腾讯道学专访道教第一位女方丈吴诚真

如何选拔方丈

腾讯道学:吴方丈您好!我们知道您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道教的女方丈,我们的网友在这个问题上有点疑问,就是每个庙观里面都有它的当家人,但是有的叫住持,有的叫方丈,那么方丈跟住持相比,是如何选拔出来的呢?

腾讯道学专访道教第一位女方丈吴诚真

吴诚真方丈

吴方丈:方丈呢是有几个根据。2008年,我们中国道教协会关于全真派丛林升方丈,和正一派升住持,那么这也是我们道教协会加强教制建设(的举措)。长春观是十方丛林,像北京的白云观、西安的八仙宫、崂山太清宫,楼观台,这都是十方丛林,主要是我们城市当中的十方丛林。这些地方呢,历史上就传戒,就有这个传承。那刚才你问的,有的地方为什么叫监院,叫住持,那这里为什么叫方丈?丛林里就有这个传戒,像升方丈、升监院。过去像我们的闵爷,他就是八仙宫的监院。当然,方丈的条件是按过去传统和现在的制度,在选的过程中,一个是要道众民主推选,第二个,还要政府部门层层地去备案,这是道教内部的事,民主推选,然后公示,层层去报批,比如我们向市道协(报批),武汉市道协向省道协(报批),省道协向中道协(报批),政府这一条下来,就一直报到了国家宗教局。当时我升座,中国道协的会长和副会长,来了好几位,以及国宗局的副局长、宗教司一司(司长),他们都过来了,选的过程当中,还是按照传统和现在的一些要求、程序去做的。首先是要民主认可、道众认可。当时在选的过程中需要投票,无计名投票,有一个弃权,其他的都是满票,这很符合事实。

腾讯道学:投票是全国范围的吗?

吴方丈:不,这是丛林,是宫观的全体道众出头,就是这样。

选择信仰道家的原因

腾讯道学:您接受了三坛大戒是吗?

吴方丈:是的。

腾讯道学:您认为遵守戒律跟修行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吴方丈:我呢,可以说是十一届三中全会这一代出家的青年人,当时我出家也经历了家庭的不允许。虽然说我家庭都信教,我没出家以前,在学校我就看了很多书,其中呢,我家里,几种信仰、几种文化交合在一起,当时我选择道教,因为道教是爱国的、爱教的,再一个是尽忠尽孝的,讲孝道的,多少也有儒家的思想在里面。所以,我觉得我是一个中华儿女,更有责任去弘扬自己本民族的文化,本土的宗教,去有所担当,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呢,我年轻的时候就看了很多观音菩萨,我们道家叫圆通自在天尊,还有孙不二、何仙姑、麻仙姑,看到这样一些人,她们都是可以说是坤道,女性,你看魏华存夫人。我说道教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的一个宗教,真是注重人性的宗教,没有男尊女卑,这是第二个,我还是先在道教。你看从远古的,王母(西天王母)、九天玄母,是帮助皇帝战蚩尤的,所以道教它是一个注重修真的宗教,也是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丰富的宗教,是一个智慧的宗教,是一个注重天人合一,很包容、很慈爱,还不是务虚的,更多不是务虚的(宗教)。

我就基于两个因素,一个(是作为)中华儿女,道家有很多符合我的(因素),我就入了道家。

道家信仰支撑着走过艰苦岁月

出家以来,长春观因为文革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和破坏,这块就被很多单位占领了,在落实政策当中,就增加了我们发展的难度。我是80年往这里跑,一直到81、82、83年,我看到这里很破落,很荒旧,还有很多单位占领,我说我能在这里添砖加瓦,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所以一直就是这种信念,我就不弃不舍的。83年,他们说你去把会计退了吧,所以84年3月13我正式进入这里,但是82年、83年一直在这里跑。我们当时进来还要去任教的,不了解我们,比较紧张,没有住房,所以我们的条件都很苦很差。我在这里说,我们昨天宗教局有位领导说那个时候吃油还要用个什么限级的,当时很艰苦,那么很多年轻人在这里留不下来。我们一块儿,我是新招,一块儿来了8个,6个男生,2个女孩,所以他们7个分别地离开了。要么还俗,太艰苦了,又没钱。但我就是信仰,这种信仰支撑了我。那么戒律自然就是我修行很重要的一部分。

戒律是我修行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觉得看了那么多书,既然下决心要去毕生奉献道教事业,奉献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事业,总是要有付出,要有人去担当,当然不在乎当不当什么。我那个时候做厨房、做客堂,什么事情,都是让年轻人做,打杂,我做不到的事情我也去。师傅们,这里的老人们要求我做,我都要去做。因为我在家里是老幺,最小的,什么都不会做,但是到这里什么都要学着做。尽管如此,我觉得我心里很快乐,我实现了我的梦。那个时候有很多人给我安排工作,我本来高考也是很有条件的,去考大学,那个时候,我就没有去。我觉得修行不要那么多的知识,照说“修行不要文章挂,了道不要语言多”。那个时候就是打坐、修行、成神仙,我说何仙姑也是人,麻仙姑也是人,孙不二祖师也是人,她们都是人修成的,我们不去体验,不去修,怎么就知道我们修不成呢?那个时候是十几二十岁的想法了。所以到庙里来自然如此。出家不几年,就是89年,我在这里没担任什么职务,我就是去北京,中国道协第一次传戒,解放后的第一次传戒,就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在北京白云观传戒,整个只有74个人。我还是其中比较年轻的。那时候,32岁,就去受戒,受三坛大戒20多天。一个是接受道教的一些法,一些例,例就是条例,先讲道戒律,再条例,哪些应该做,哪些不应该做,这是规范人的行为的,规范人的身心的,所以道教也讲身、心、口、意,道教从源头上就不要有不利于别人的想法,你想都不要去想,你一切从源头上,心愿上,要去做有利于教门的事情,有利于国家的事情,有利于别人的事情,有利于社会的事情,所以戒律也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是道教慈爱合同,重视以人为本,敬畏自然,敬天敬祖这样的一些思想,这是受的三坛大戒。

我们受戒之后,就是不断地完善自己,为什么叫“修”呢?“修”就是有个完善,有个自我的完善,修行人,行是行动、行为;修心人是关于内心的精神和品质。修身,那是身体的,但是我们道教不是说只是修身,还是没有全面的,我们经常是说身心同修,道教实心见性,明心见性,所以佛教有《心经》,道教有《清静经》,《清静经》不是身体的清静,而是内心的清静,思想的清静。

没有戒律是否就不能修行

腾讯道学:我们现在也有很多的道友是信奉道教的,但是可能平时的修行没有什么戒律,这样的话对他们的修行有影响的吗?还是说没有戒律就不能修行?

吴方丈:这个话它是怎么说呢?这是在于每个人,可能有些人他不在于戒律。过去说上士之人,人是分上中下,当然还有五种境界,后来这些大哲学家,比如季羡林,都把人分五种境界,但是呢,每个人他修的法门不一样。有的人呢,可能认为我不需要戒律,我有我的法门,我也会道,我要到逆向的地方去。但有的人,我觉得更要有戒律。上士之人不在戒中,因为上士之人是不会犯什么戒的,不会有什么忧愁,他已经有很高的境界,他随心所欲。但是他的心呢,一切都是与人为善的心。

中士之人呢,就要戒,就要用戒来约束。中士之人,他要没有戒的话,他也可以左,也可以右,所以还是要有戒的。但是上士之人有几多呢?张三丰祖师。像我们的吕祖这些,得道成仙的,那我们邱祖,他们那个时代的人,他们哪儿有素菜吃呢?万里西行,哪儿有人专门给他弄素菜呢?那你是不是说他是在犯戒呢?他每天规定你化七家,超一家就不行,化到他就先打坐,再呢就是去干活。像麻城有一个老道,43年没有衣服,他就下面去帮人做活,做了活就吃,一次吃很多,有时候半个月不吃,不穿衣服,现实生活当中都有这样的道人,大山里面的奇人。所以他已经不在戒中了。当然这样的人,他是真正大修行的,那不是像很多人,芸芸众生里面的人。我在这里不怎么好说,那就是还是应该有戒律。人性还没有到上古人的时候,没有到上士人的那种境界的时候,人还是要有戒律,有戒律,才有约束,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是吧?有戒律才有警醒的作用,提示的作用,警示的作用。有社会道德层面,它还要有法律的层面,是吧?所以这两者我认为都要有,光是有法律,那是制人的行动。我们道家的戒律还是从人的源头去制起。有些人不守戒嘛,道教呢,在这个方面注重个人的修炼多一些,注重其戒律方面,他们没有地方传戒,也没有地方受戒,受了戒不守戒那也是不好的,不守戒用我们的话说,那也是犯了我们的戒律,那他也是要受到一定的因果惩罚的,还是要有戒的,没有戒不行。现在十几年没有地方传戒了,但是有很多人是倾向受戒,我们出家人首先是皈依,皈依就是你信奉,你皈依了三宝,道经师三宝;第二步就是冠巾,它差不多了就应该冠巾,冠巾才是一个正式的出家人,你就脱了手链了。皈依若不能遵守还可以掐出去。再就是受三坛大戒了。从信仰上来说,不守戒的话,还是一个遗憾。

腾讯道学专访道教第一位女方丈吴诚真

吴诚真方丈

生活和修行中 时时存在磨难

腾讯道学: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告诉我们您是如何磨炼自己的心性的,在修行过程中。

吴方丈:像我们那个时候,在我们修行当中,我们生活当中,无时不存在一些磨难、磨考,我经常说,由别人来磨你,由你自己的心力去磨,这是很正常的。从物理学上来说,要往前进,它就要摩擦你。从我们修行来说一样的。往往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都是说修行是有考验的。上天都是要考验的,考验你是不是真修,你考过去了。虽然《西游记》这个故事是杜撰出来的,虽然玄奘法师是取经18年的过程,但这个故事里面,整个是你要去取经,你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那么孙悟空就是人的心猿意马,你越想打坐越想静,它很多事情,你不做的时候,可能私下都想很多事情,念经的时候,已经很多思念就来了,所以说,像我当时让我们,你说人到这样,也不要说去谈过程中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困,这不叫苦,这种修行的事都不叫苦。但那时我们住的房间也小,现在我们跟他们比,方方面面感觉都挺不错的。那个时候艰难,那些老师傅,过去没有受到过太多的教养,也没有住过大的丛林。但是经历了文革,我们武汉市过去四大丛林,剩了这一个。经历了文革,那些老道长,该死的死掉了,那么就从外面请了一些回来。这老人有的他没有文化,他就很多事情,你做的对,他也要说不对。我们那个时候,要照顾几个老人。老人他也没有不对,可能按照过去的那些要求来要求你。比方说,我擦那个布子,厨房的那个时候都是用檀灰擦,我哪里做过这个事呀。我在以前家里没有做过饭,没有自己洗过头,读书当会计。因为我还有一个姐姐,大我16岁,就是个妈妈一样。父母都全,有几个姐姐,疼我都来不及。所以我到这儿来,你不会做的事情呢,他们就更要教你做。洗东西,我都全身都打湿了。这还只是身体上的一点事情,这都没什么。

师父教导:忘掉昨天 记住人恩

工作上的事情那就更多了,这不利于在这里说。你修行还记过程那些事,是不是?我经常是告诉修行人:忘掉昨天,记住人恩。这也是我的师父和我的父亲(教我的)。我的父亲是位典型的儒家人,读了一辈子书,都知道他,都是看各家文化的,四书五经,他记忆力好。他说“滴水之恩,涌泉还报”,我师父说,多看别人的长处,不要记人家的短处,对你自己也不好,修行人,你不会做的事,你要学到万事不求人。但是,我师父他的成长经历我跟我不一样。他的童年可以说是在社会的动荡、家庭的不完美(中度过的),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他小时候,他跟我说得眼泪流,就在铁路边还捡东西维持生活。后来一个不认识的恩人,把他带到了布店去学徒,那经历了很多折磨,16岁跟另外一个学徒,汉阳人,到木兰山去出家。所以养成了他的这种刚强、坚强,他做事很利落,哪怕他的针线,都有一个针线包,我当时来是不会做这个的。我当时来,他说,元真啊,那个时候我的小号,你看那个水开了没有?哎,我看了水开了没有,我一揭盖子,气一冲,烫伤了脸。你看你傻不傻,你傻不傻,那都是爱护的。关键是很多事情不会做,你到这儿从头学起。那你出家,你在乎什么?你在乎什么到这里来,做徒弟?

你不要矫情 你是来出家的

我照顾三个老人,我们的一个引进师,她姓蔡,蔡师傅,当时我来的时候,她热情嘛,我想来,她就倒水我喝,让我在她这里坐。第三次我上来,哎呀,我心里就认了一辈子,我真把她养老送终。一个坤道,我就做到了,她一病20多天,我给她倒痰盂倒了三年,这边的都知道,谁都做不了。他们后来来了几个人,一个人倒一个星期,他们还不愿意干。大便七点钟之前要完成。三官殿念经完成后去给她倒痰。我们的厕所就在灵官殿边上。特别那个时候,他们又爱干净,那个帐子都是棉纱帐子,都是大铺宽铺的,我又没有劲,我那个时候瘦,现在年龄大了,一点揪也揪不动。这个时候,我这个人,滴水之恩,什么事情你自己学会承受,你不要矫情,你是来出家的。那何仙姑她们,麻仙姑她们,孙不二祖师她们,总是这样想,过去的神仙哪个都是吃了一番苦,我们邱祖,磨性石,在龙门洞,为了磨自己的性。人都是成长的,不是人我生来就是神仙。所以,你看他还背人过河。

大家凝聚到一起才有力量

从我进庙来是一个一般的道士,那个时候,老人家他们,他们都没有文化,他们不是太团结,你跟这个在一起,你跟那个在一起,你跟这个做徒弟,那个就不便于说,这个很正常。在我手上这些年,你看我们这面呢,搞了很大活动,很多活动,09年的活动,2011年我们一年是三大活动,像我们的湖北省这些副主席,原来是武汉市市委书记,我们要表扬诚真道长,哎呀,说得我把头低下。一年三大活动,我们有时候,有资金做保证,有组织做保证,搞一个活动还搞得,他说三大活动没有任何的保证,都是他们,那年的罗天大醮、九个经坛,那是自筹资金300多万。罗天大醮你也知道,是为我们的国家,为众生祈福的一个活动。还搞了一些公益活动,台湾的人也来了。下半年也有跟水陆法会结营活动,在新洲,长春观的一个下院,很大的开光,十个国家的人来,人山人海,一年就这几大活动。长春观现在就很团结,就是我们这里和谐。只有大家凝聚到一起,才有力量,这是我说什么磨难,这个就不太记得那么多。但你说我修行的成长过程当中,是有一些磨难,但我们就不太记那么多了。

腾讯道学专访道教第一位女方丈吴诚真

吴诚真方丈

用坚定的信仰克服磨难

腾讯道学:刚刚您说刚入庙的时候,您提到了很多小的磨难,这时候您心里会有抵触的心理吗?

吴方丈:那倒没有。我说很坚强的信仰就称不上(抵触)了。所以八几年,大家都在纷纷离开的时候,就留下了我,做了很多。那个时候太苦了,长春观,几块钱,十几块钱,吃不饱,几个人住在一起。修行,你把物质的世界超脱,你把名利就超脱了。你心里只装着道,只装着你怎么去完成你的修行的这样一个过程,那你就没有什么,所以这个时候你就把你魔心降住。但是那个时候,我喜欢这两首歌,这两首歌的内涵也是概括我当时(的心境),一个是《滚滚长江东似水》,我住在江边,“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人生就是这样。

第二首歌就是《八仙过海》:“成功的背后泪多少,神仙是人做,修炼不辞劳,吃得苦中苦,正果才修到。”特别是“成功的背后泪多少”这句,我没有电视机,我就听人唱,我喜欢这些歌词,我就都记下来,甚至还都会唱。当然我们道教更多的这些祖师爷的经典。这些经典,这些思想,就激励着我,再苦再难我就往前走。我就送走了我的这几个师傅,我的印经师,后来我的恩师,还有一个师傅,88岁。我们是要讲三个师的。还有个王会长,我现在把他的住房房屋设施都改善好,大家都生活好,现在时代好了,是吧?

师父慈悲影响我一生

腾讯道学:刚才您也讲到传承,那么谢宗信大师,就是您的师傅,对您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吴方丈:他的慈悲,道家的思想。因为他是一个道医,他17岁出家,后来又学医,他跟我说,修行呢,既要修己,然后又要度人。修己,自己要去参悟,他经常讲《吕祖百字铭》,讲很多道里面的道理,其中呢,他说他为什么学医,他说……29:11,我们没有才思,但我们可以济我,这也是道教的传统。他在木兰山出家之后,21岁就当家,然后他又去参访浙江桐柏宫、上海,所以我给他用四言体写了他199句的《玄门仙踪》,就对他一生的总结,等一会儿我送一本这个书,四言体的,就是我师父他一生,他的思想境界很高,他80几岁我们来的时候,对道的理解,他有很多跟别人还不太一样。因为他当过了院长,他之前搞了医院,汉水医院就是他创立的。文革的时候,他的工资是104块,但是也没有改变他的生活,去享受社会上的(东西)。但是那个时候他也不能在庙上修行的。

所以,他保持了高尚的品德,高尚的情操,高尚的医德,他治病救人,不收人家钱,富人你给点钱;穷人有很多是别的地方来的,治不好的,身上很多包,他没办法治,他家里穷,(我师父)给他药,还安排他起居,是外地来的。这样点点滴滴的,他们经历文革,经历解放战争,他经历了日本人的侵略,他经历了人生太多的磨难。但是呢,他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信仰,他这种仁爱,对我们后辈人的培养。当时我们来了四个坤道,四个女孩子,他从道藏里面,他就叫别人复印,其他人没有给,说明他还是有慧眼的,唯独给了我,他晓得我肯定能坚守。你说我那个时候,我就是有磨难,人家都走,我能走吗?我不能走。我这个人是万分地记人恩的,我不能对不起我师父,我不能对不起我父母,我就勇往直前地走下来。师父他就希望我写字,我那个时候不写,我说我也去修医生。他说你这么忙你能修医?他就希望我写字。年轻人好玩嘛,忙,事情也多。你知道现在几个人,我们那时候一个人要做几件事情。虽然那时候经济不富裕,方方面面的,接待,会计,我在这里搞出纳会计,我还要修葺房产,那个时候没有出纳会计,现在都完善了,那时候照相、开票、收功德箱、还有搞建设的,卖他们饭菜票,照顾老人,你说累不累,十几块钱,几块钱,我是带了很多钱来出家的,这都知道的。

如何平衡政治活动与修行

腾讯道学:那您现在已经是湖北省道协的会长了,政治上的活动也是非常多的,那您是如何平衡政治活动和自己的修行实践的呢?

吴方丈:这个呢,还是在于,政治上比如我是人大常委,过去是政协常委,担任了两届,现在是人大常委,要履行一些自己的职责,过去嘛参政议政,提一些提案,过去在武昌区当人大代表,92年我就去走访,还解决了丁字桥。他们那个书记说,哎呀,在别人手上没有解决,你写的立案还真解决了,我就觉得很欣慰了。我说哎呀,在我手上能解决丁字桥路,还解决了几件事,包括武珞路四巷的电,92年的时候30多岁,不到40岁,我就觉得很欣慰,我觉得这也是功德,这也是一种修行。政协的,你像弘扬文化,打造得不够,弘扬得不够,有时候不在于这些提案,我就说这个跟修行结合起来,这个也不矛盾。在于你的心态,你不要把它当成一个包袱,你就觉得是度己度人吧。再一个是了解社会,这也是政府给我们的一个平台。虽然有时候在人大这面,它跟政协这面还不一样,这面发挥的东西多,审议的,对我们来说是有一些困难的。但是我们重在参与了,一个新的学习,心里不要太去当包袱,我说心之作恶,都是不离道嘛。有些活动,我就觉得,如果是传统文化的,比方说我们慈善,我是副主席,这些活动,都跟我们还是有相通吧,异曲同工,去参加一下,参与一下。

投身现实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腾讯道学:投身现实,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吴方丈:对。更多的,我说动,一切的心动,一切的动作,都要利于别人;静,审自己。我经常告诉我们的人:不要说是非,不要说笑话。这个嘴是两种功能:一个吃饭的功能,第二个是说话。那么我们吕祖说“养气忘言”。少说,这我就蛮有体会。佛教说身体耗气,养气嘛。那么睡觉,坐车,你心无内观,你去观心观气,神与气合,气与神合,两眼内视,两耳内听,大道至简,说得复杂,这是人做不了的。人的七情六欲,心里的悲苦太多了,还是思想的问题,心理问题。所以我们要把快乐给别人,度人,弘道,说话都是当着别人说的话,说的是有益于别人的话。除了这样的话,不要说是非话,不要去评论人。我师父也跟我说,有什么话当着人家说,指点人家。在我师父这儿,确实他是身教言传,我就看到他是这样了。以后时候来客了,师傅做饭,我做不了,师傅会做的。

腾讯道学专访道教第一位女方丈吴诚真

吴诚真方丈

当今整个道教界的发展情况如何

腾讯道学:那您认为,现在的整个道教界的发展情况怎么样呢?最大的优势或者说问题又是什么呢?

吴方丈: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作为湖北的会长,不好过多地评价。但是有几点,应该说全国道教都在积极地推动教务,培养人才,传播文化,是吧?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像归元寺,文革的时候就保护了,改革开放就在发展了。我们呢,这面恰恰都被占了,那就让我们发展滞后了,我们又要搬迁人家的,又要建设,是吧?虽然我们滞后,每个地方我认为都是不同的方式,包括这次首届大学生夏令营。过去条件不成熟,像去年,前年,长春观东边的房子没有回来。这次长春观(的活动)应该说是丰富多彩,住在庙里,我们的斋堂也是去年才完善起来的。我想全国都在用不同的方法去往前走,只是相比有的宗教滞后了一点,但大家都有兴趣做。但是我们的教理,真正也在先前的中国道协“玄门讲经”已经几届了。我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抄经,还有“国际道教文化论坛”,我们道教应该前途还是好的,我还是充满信心的。现在我们中国嘛,道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也是这样的。现在习近平主席经常提到传统文化。我们要学习外来先进的文化,但是我们也要传承和保护我们的中国传统文化。当然是优秀的,那不是说所有的。儒家的思想,过去说“父母在,不远游”,现在父母都(把孩子)送到国外去,这就是儒家思想是吧。道家思想,哪一种文化它都有摒弃的过程,都有吸取精华,那么精华的部分大家都应该学。道德、博爱、仁慈、慈悲,道教的“上善若水”,这些很好的,“虚怀若谷”,这些很好的思想。注重生态,道教最注重环保生态,道教《感应篇》就是环保的书,“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它是这样的平衡法。你把这个物种消灭掉,你在山上乱砍乱伐这些树木,这时候太上老君也在《感应篇》里早已经说了,道教叫:“行善积德,功德成身。”道教就是有深厚的基础,现在不光是我们国家,西方在寻找东方的智慧。我去年30多天到欧洲,在瑞士讲了5天,100多欧洲人,97%的人都是欧洲人,都排长队跟我们来跪,这是一个突破性的,他们都不是拜人不拜偶像的,不是我们去要他们做,是他们要这么做,我说不要拜不要拜,是我们的道门中的弟子,讲那个传承,有些还不是弟子,你就不要拜,他们非要拜。所以相片都有的,这几个展板,我这里也是有的。

满怀信心和期待 让中国的道教更加团结凝聚

腾讯道学:这是欧洲信奉道教的。

吴方丈:不光是欧洲,澳大利亚,今年是准备到美国的,中国驻美国的大使和文化参赞很重视,所以可能改到9、10月份吧。我们还是满怀信心,满怀期待,让中国的道教更加团结、凝聚。像这次就是凝聚嘛。我们做服装,500件,整个你们都不要做,他们就做袋子,形成一个合力,我还是充满了信心和期待,大家每个地方都在努力做。政府还算比较支持,现在众生的信众里还是有很多来护法的。当然任何事情我们也要找到我们的步骤,要正式我们自己的传播方法、手段、途径。我们另外有一些“行不言之教”,虽然是好,但是过去强调“不言之教”是更重视身教,你光说教不行,你光说法,你自己不修,那也是输的,但是,要改变过去那种知识,包括我们长春观,经忏丛林,那我们能不能成讲道的丛林呢?过去是私有私政收百谷,私自办的平民学校,当然改革开放以后就交到公家了,我们讲课这里都是平民学校,影响非常之大,所以我们以后就不要光是经忏丛林,也是文化丛林。马上成立长春观的道德讲堂,就会看能不能“依法布施”,真正叫大家都爱己爱人,爱自己的同时你要更爱别人。讲道德,讲诚信,讲慈善,从简易奢,我们道教说三宝,一曰慈,二曰俭,很多很好的东西,我们要慈悲,要爱好和平,主张和谐。

腾讯道学专访道教第一位女方丈吴诚真

道德宗风

如何看修行和读书之间的关系

腾讯道学:我们看到这次的夏令营吸引了很多的年轻人,包括有一个从法国来的小伙子,也是信道的,有很多北京或者说是上海的一些研究生也都来参与了咱们这个活动。那么您是如何看修行和读书之间的关系呢?因为您刚刚也说了,自己没有参加高考,决定来修行,但是后来又去念研究生。

吴方丈:华中科技大。但是这个《道德经》已经说了,“为学日益”,你还是要学很多东西,“为道日损”,最后就说,你要明白很多道理,你要明白很多知识,但是知识不等于是智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你说慧能六祖,人家可能一天书都没读,但是人家大彻大悟了,我们来修行还是要有一些知识上的东西,这样可能他去悟道了也是来得更快。但是我们道教它有的教理方面叫“绝圣弃智”,就是不要让太多的这种“智慧”,道教就说,兵强斯,兵就是兵器太尖锐,原子弹、导弹,如果这个开始那些事务,都是为了什么?都是为了针对人,针对国家,针对不同的民族,要是道家的思想它就不会这样。

但是现实是现实,我的回答是:现实呢,相互的学习是获取一些知识,然后在知识当中,你再去用道的思想去弘法,去度人。所以这次夏令营,他们在社会上都是研究生,但是他对道家的知识(不了解),我们这里好几个大学生,所以你心诚就是我师父。有时候说,我是大学生,什么什么名牌大学出来的,我在哪儿哪儿上班,他说有时候觉得师父不要拿这个来说,这是人家的师父。这些人不是没有生活着落,不是人为地好像在社会上没用的人,跑来过生活的,都是有一定的(教育),为了更高的追求。所以他就说,我来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没有什么文化,但他们境界很高,他们好多东西都很感人。所以他们学的这些知识,道教的这些文化交流,但是我说,不是让你们非去信仰,这个信仰不是非去信神,说你们道教的思想有一个认识,有一个了解,所以后来为什么要去哲学院去学哲学呢?大学和道学其实都是思考人的问题,我们从哪里里到哪里去,是这样一个过程,学习还是必要的,像我们这儿的他们都是读过书的,你不读书,像现在的科技,我们那时候出去都不行,我们那个时候都是学一日就头痛,不会ABC,一样干革命,那么学技术学物理都要学,学语文就是我们的强项一些,但是我数学还是可以。我们现在就是在这里当打杂的人,什么东西都要从我这里,建设,跟社会方方面面,文化大讲堂,好多东西,就包括大学生这次,虽然说我们洗澡的地方差了一点,都是临时在腾,在买,所有东西,全部是新的。其实我们还是欢迎他们走进来,了解道人在怎么生活。

腾讯道学:为培养新的道教人才,吸引更多年轻人做贡献。

吴方丈:这个我们倒没有这样想,这样想还有点自私的,我们就是要把道教人才这样让你们进来,那还不是这样,起码让他们了解中国道人的生活,道教的生活,还是这种心理。

学道过程中 最应该注意的问题

腾讯道学:吴方丈这次在夏令营里面也跟大学生有很多的交流,我也是全程跟踪报道这次夏令营,觉得大家学道的热情还是很高涨的,那么您觉得,他们在学道的过程中,最应该注意的问题是什么呢?应该注意什么?

吴方丈:那我就简单地说。道教它不是像有的宗教,非让你就是信道教,非要你强调怎么怎么出来,道教它是真的博大,宽容,包容,还有一个自然,顺其自然,道法自然,道法自然不是有些人我随意怎么随,道法自然是效法地的厚德,地有多少它同样存在,天也是,不能说你这块相中了,我马上把你这块招安它,你没有意见,它不是这样的,就让他们在学道的过程当中,道是什么?道是一种积极的智慧、规律、法则,庄子、老子,我们长春观真是把这些文化国粹的祖先搬上了我们的神坛。

对于我觉得道教它也可以了解佛教、了解基督教,了解其他的文化、文明,只想让他们真正来了解道的精神、道的思想、道的博大情怀、道教的这种慈悲精神或者道人的生活,他们行道不行道,我觉得这个都不是我们非要求的,当然他们信道我们是更高兴是吧?因为道教是一种博大的,道教它绝对不会教人去杀伊斯兰教、杀基督教,杀什么什么,它都是主张博大的胸怀,上善若水、虚怀若谷,慈悲济世,像水的胸怀,这样去吸纳,洗去更多脏东西,所以道教的国粹就是这样的,其它的文化经得住的话也可以,只要有个信仰有个宗教也可以,但是我觉得我就选择了道教,道教更适合于我,道教它更给予给予,它不会把人搞成极端地怎么样怎么样。

腾讯道学:这次夏令营,各种人都有,我去看,包括咱们武汉体院的老师都来参加了,这也体现了咱们道教的包容性。那么非常感谢吴方丈今天给我们的分享。

(文:腾讯道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腾讯道学听众:
    #清静心语#【云淡风轻】人生至高境界,就是在纷繁中淡定心弦。用单纯眼光看待人生,将少掉许多莫名的烦恼;用幸福脚印丈量生活,步履轻盈洒脱;用感恩的心去面对帮你的人,会发现人间真的有许多无私与美好。人生总有许多沟坎要跨越,岁月总有许多遗憾要弥补,生命总有许多迷茫要领悟。
    2014-08-12 10:13:39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blanca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