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情蛊:得失不过皆刻意

民俗道艺 腾讯道学凝玄子2016-01-04 15:15
0

[导读]巫蛊中有一种情蛊,此蛊乃是花蛊的一种,以养蛊女子的血肉培植,三月开花,极其艳丽。养蛊者采下蛊花做成情蛊,在自己钟情的男人身上下蛊。

文/凝玄子

《芈月传》中,被魏夫人和武后下蛊的芈月,在其毒被解后,对她的小狼弟弟白起提到了其儿时在楚国所知的楚地的一种用花放蛊的巫蛊,也就是世间最毒的蛊——情蛊。

苗族情蛊:得失不过皆刻意

楚地用花放蛊的巫蛊就是世间最毒的情蛊。(资料图 图源网络)

情蛊,属苗族特有,是苗族女孩子用十年的“心血”喂养,加“蛊”(将上百种毒物放在一起,让它们互相残杀,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蛊[the most poisonous insects who survive after fighting each other])所练成。苗族女孩子都以此“情蛊”下在自己的情郎身上,以防止对方变心。因为,身中情蛊之人一想到自己心爱的人,就会撕心裂肺。只有见到心爱之人,疼痛才会停止。而情蛊之毒唯有养蛊人本人可解,只是情蛊解除之时,即是养蛊人命丧之时。简单地说,情蛊是用女巫师的血炼出来的,代价,是生命。

世间最毒终非情蛊

剧中,芈月对白起所述,即是出自《古蛊经》中所记载的内容:“巫蛊中有一种情蛊。此蛊乃是花蛊的一种,以养蛊女子的血肉培植,三月开花,极其艳丽。养蛊者采下蛊花做成情蛊,在自己钟情的男人身上下蛊。中蛊者不得思情欲,否则蛊虫就会啃噬他的心,叫他痛楚难忍,每思一次,心痛更甚,九十九日后,心痛至死。蛊者必是个用情至深的人,同时要以命饲蛊,蛊方能成,故此蛊世间罕见。”

《神雕侠侣》中,杨过也曾身中一种与“情”有关的剧毒,即“情花毒”。中此毒者不可动情丝毫,一动亦会心痛难当。

苗族情蛊:得失不过皆刻意

杨过身中“情花毒”(资料图 图源网络)

只是,不管是蛊中至毒——情蛊,还是情花剧毒,先不论其动情之对象,二者都是因“情”引起毒性发作。故若是情起即毒发,情,便业已成毒。

“情”构成“毒”的原理,在《龙门心法》之“舍绝爱缘”篇中有较为详细的论述。此篇开篇即写道:“大众,障碍为害。既得知矣,爱缘之害,比障碍又更狠。如何见得?障碍之心,不过遇境而有,境过即空。其害暂来暂去;至于爱缘两字,是无始劫前以至今生种下的孽根,所以圣贤仙佛,只劝众生不可着相、不可粘缚、不可贪恋。三教书中,具劝天下后世,莫为爱缘缠住。这个爱缘,是诸魔之祖,万害之根。”只是,这样的“诸魔之祖,万害之根”,并非仅仅局限于动那“男女之情”。篇中指出:“一切大小精粗之物,一切远近眷属之人,一切内外邪正是非之事,一切圣贤三教儒释道之法,一切经书文献典籍之理,一切天地阴阳造化之妙,一切神奇元幻之术,一切清微灵宝全真道路。以至名山洞府,天宫圣境。以至七宝八珍,河图龟瑞。及自己身心五脏六腑,齿舌精气。山河大地,草木禽兽昆虫。若念之所贪,意之所在,心之所想,神之所注,情之所恋,性之所喜,口之所欲,身之所乐,梦之所游,悉系爱缘。有一存念,便遭牵惹,不能得清静解脱之道,终为沉迷忧苦之徒。”(腾讯道学独家稿件)

是“蛊”是“毒”皆刻意

情蛊与情花毒,不过欲以己之力,强夺自然之造化。一言以蔽之,刻意而已。其人与庄子《南华真经》“刻意”篇中提到的“山谷之士,非世之人”、“平世之士,教诲之人”、“朝廷之士,尊主强国之人”、“江海之士,避世之人”以及“导引之士,养形之人”,皆是同样的病根儿——“有为”。

而正确的途径,压根儿不是下个蛊或者毒就万事具备的,反是“不刻意而高,无仁义而修,无功名而治,无江海而间,不导引而寿”,即“不下蛊/毒而爱”,此即“道法自然”。由此,方可众恶不生,众美从之。

苗族情蛊:得失不过皆刻意

赢驷深爱芈月,便是因为这样的“无为”之下深藏的“坤德”(资料图 图源网络)

刻意,是“有为”,有心为之。对治之法,乃是“无为”,无心而为。在“无为”面前,任何“有为”都是愚蠢的。那就像用一个固定形状的模具,来模仿陶工无意制作出的造型,只不过是一份压根儿无法获得自由的机械式制造罢了。《南华真经注疏》中对此解释道:“夫玄通合变之士,冥真契理之人,能唯物与我,无不尽忘,而万物归之,故无不有也。斯乃忘而有之,非有而有之也。”这样的“尽忘”,便是“复归婴儿”、“返璞归真”了。

《芈月传》中,我们也可以找到对应的“喻”来帮助理解:代表“女德”的,如芈月;代表“女祸”的,则如芈姝。芈月是秦后宫中唯一一个不争不抢的女子,秦惠文王赢驷看重并深爱、真爱着芈月,便是因为这样的“无为”之下深藏的“坤德”。而芈姝,为了争宠,三番四次要置芈月于死地,最后却以失败告终。由此看来,爱,终究不是通过手段就可以获得的。反其道而行之,最终不过害人害己罢了。毕竟,有“道”而无“德”者,“道”亦不会久长。一个人即使在某些因缘聚合下看似获得了某些现实利益,但是因为无德,总是会导致利益体的全盘夭折的。

“舍绝爱缘”篇末写道:“缘从爱起,爱逐缘生。缘爱相缠,永无了澈。转父为子,转祖为孙,转男为女,换面改形,移名换姓。颠倒凡夫,认为真实,可怕可怜,大众知之。”由此看来,你与那个你以命相搏的下蛊对象,实在是不知道已因为多少生世的改头换面而相缠相续了多少时间长度了。细细想来,确实是很可怕也很划不来的。

无意间看到有个很不错的广告词:“It's never too late to have a happy childhood.(任何时候开始拥有幸福的童年,都不算晚)”。既然过往的方法用错了,那就不如掉个头,返回去重新拥抱我们的幸福童年吧。

(腾讯道学独家稿件,编辑:孟淅)

苗族情蛊:得失不过皆刻意

(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凝玄子,腾讯道学专栏作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taoismy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