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哉张子——老子徒孙“小霸星”芈月出师记

民俗道艺 腾讯道学凝玄子2016-01-08 17:33
0

[导读]张仪,乃战国时期纵横家、外交家、谋略家,师承春秋战国时期道家代表人物、纵横家鼻祖鬼谷子,属老子的徒孙。而张仪所承所使,并且授之于芈月的,便是此“帝王之道”。

文/凝玄子

《芈月传》中,有一个非常有趣(超级萌萌哒)但十分重量级的角色,他,就是“霸星”芈月的老师——张仪。

妙哉张子——老子徒孙“小霸星”芈月出师记

芈月之师——张仪(资料图 图源网络)

张仪,乃战国时期纵横家、外交家、谋略家,师承春秋战国时期道家代表人物、纵横家鼻祖鬼谷子,属老子的徒孙。鬼谷子之核心思想,乃是潜谋于无形,常胜于不争不费。而张仪所承所使,并且授之于芈月的,便是此“帝王之道”。

一、师徒之缘,千载难逢的一份“心有灵犀”

张仪得芈月相救时,年庚已过四十,自称“一事无成,度日如年”。究其原因,用他初见秦王赢驷时的话来说,不外乎要“辅的是贤君明主,图的是江山社稷”,只是“可惜呀,这点不是人人都能懂的”。

对于“不懂之人”,便不可辅佐之,不可共图之。如同张仪受芈月和黄歇相邀一同面见秦王赢驷时所说,“行医看病讲究对症下药”,专门写给楚王的文章自不可献给秦王,献也是无用。可见“契合”的重要性。剧中,每每秦王误会张仪,张仪都不予解释,他人都将张仪此等行为视作“桀骜不驯”,但个中,却确实有着深奥的道理。

剧中,张仪曾将秦王赏给自己的位于商于之地的六里土地起名为“六百”。在出使楚国时,面对贪得无厌、见利忘义的楚王,为了让其看到些许好处,自愿与齐国断交,便出让了自己这份“有权私自授受的”“六百里”。他让楚王以为此“六百里”是彼“六百里”,即大秦商于之地的六百里肥沃土地,以此换来了秦楚结盟。可是归秦后,秦王并没有读懂张仪之意,盛怒之下要割其舌头,幸而被芈月撞见,会意了张仪的“我的六百里”,才消除了这场误会。

即将被割舌的张仪,对芈月说过这样的话:“我张仪为秦国立下不世之功,可惜世人见识鄙陋,赫赫之功换来了百般羞辱。明明是占了大便宜,糊涂人永远都算不清这笔账。”在芈月问张仪何以不向秦王讲明时,张仪答道:“大王若是圣明,自然知道我张仪就是掉了脑袋也不会把秦国的土地轻易交给楚国;大王若是糊涂,多说又有何用。明君贤臣,心有灵犀,尽在不言之间。”张仪的话里,有一些我们可能容易忽略的关键词,比如“自然知道”,比如“尽在不言之间”。其中传递的,不过“上士闻道”与“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之理。(腾讯道学独家稿件)

《道德经》有讲,“上士闻道,勤而行之……”。对此,《道德经释辞》解道:“上士闻道,心领神会,释然无疑,勤而行之也;中人之资,可上可下,操之则存,舍之则亡,故若信若疑也;惟下愚之人,昏敝偏执,其智不足以知道,其心不足以明理,道听途说,误求盲师,以迷指迷,或执旁门小术,或落顽空,或流房中一言半句,谓之口诀。虽圣人以大道晓之,其亦不信者,下愚钝根,遮障深厚,不能明了。且以先入之言而为之蛊,是以信不足也。非惟不信,而及诋谤,大笑之。”《南华真经》“秋水”篇也有言:“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墟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即是说:“夫物之所生而安者,趣各有极。夫坎井之蛙,闻大海无风而洪波百尺,必不肯信者,为拘于墟域也。夏生之虫,至秋便死,闻玄冬之时水结为冰,雨凝成霰,必不肯信者,心厚于夏时也。曲见之士,偏执之人,闻说虚通至道,绝圣弃智,大毫末而小太山,寿殇子而夭彭祖,而必不信者,为束缚于名教故也”(出自《南华真经注疏》)。张仪遵循的,不过此理此道罢了。对于张仪的“六百里”,秦王的反应便是“信不足,大怒之”。而那个与张仪之间达到了心有灵犀的芈月,已就此呈现出她未来得以执政四十余年的“明君”属性了。

二、那些“霸星”芈月所继承的

芈月继承或者说呼应张仪这份“出让我的六百里”的体现,便在于武关秦楚会盟一事。当时,秦王赢稷下令私自扣押楚怀王并押送至咸阳,之后,为了向诸侯国说出一套秦国大王扣押楚王的道理,芈月出让了自己身为女人的那份“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芈月的说辞是:“此事并非秦国大王所为,只是太后一意孤行。因为楚王与太后是兄妹,早年在楚宫中曾有恩怨,此次武关会盟,太后把国事当家事办了。此举确非君子所为,但太后本来就是一介女流,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就无需用君子之道衡量了。好在他们兄妹相见说长道短,等到恩怨分明,就会放楚王回去了。”樗里子感叹道芈月“完全是为了大王着想,不计个人荣辱”,芈月却轻飘飘地复道:“朕是一妇道人家,有什么荣辱可言。”

妙哉张子——老子徒孙“小霸星”芈月出师记

秦楚会盟后,芈月表现出的“辩才无碍”(资料图 图源网络)

在“六百里”的故事里,张仪顺应的,是楚王的贪婪。而秦楚会盟中,芈月所依托的,则是世人的偏执。此二人的说辞,针对的是楚王也好,诸侯也罢,外界对此多以各种是非好坏作为论断。但对张仪和芈月来说,却是宠辱不惊,从根本上超离这些是与非的。

《南华真经》“应帝王”篇有言:“夫以所好为是人,所恶为非人者,唯以是非为域者也。夫能出于非人之域者,必入于无非人之境矣,故无得无失,无可无不可”。张仪和芈月能够打破是非荣辱的境域,便在于深知那“帝王之道莫若忘知”,深知“世事之迹,非所以迹者也。所以迹者,无迹也。无迹者,乘群变,履万世”(出自《南华真经注疏》)。这,便是老庄之道,亦是鬼谷子思想的精要所在。

妙哉张子——老子徒孙“小霸星”芈月出师记

芈月和张仪的这段千载师徒缘(资料图 图源网络)

只是,芈月和张仪的这段千载师徒缘,其实仍旧是走过了从最初的“不解”再到后来的“全面继承”甚至“超越”之路:政治棋子魏美人被割鼻后上吊自杀,芈月曾痛斥张仪卑鄙并放言不再与其来往;后为相助芈姝,又前去向张仪讨教,遂开始渐渐与张仪相知,逐步通晓张仪之道;假和氏璧事件,张仪又遭秦王赢驷的“不信”,被圈在家中,芈月前往晓以大义解其心结,张仪向芈月行礼,道芈月业已出师;后张仪辞世,芈月延续着他的“辩才无碍”和“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一手操持秦国统一大业,让满朝文武一点一点心服口服。赢驷的梦想,和张仪的抱负,就这样在芈月身上一一开启了。

妙哉张子——老子徒孙“小霸星”芈月出师记

大争之世月儿终圆(资料图 图源网络)

《芈月传》主题曲《满月》中,哼唱着这样一句:“我愿上苍,在我之后,让天下骨肉相守”。因为这样的大愿,让芈月突破了连黄歇都突破不了的家国之情——通过周天子之后诸侯国变迁的历史,读到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大势所趋。而这样的大势,也是张仪曾经引导秦王赢驷所看到并确认的。所以,对于芈月这样的女丈夫,已然配得上张仪的那句“知我者芈月也”了。(腾讯道学独家稿件,编辑:孟淅)

妙哉张子——老子徒孙“小霸星”芈月出师记

(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凝玄子,腾讯道学专栏作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taoismy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