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颜色具有纯粹的美,它是“道”的颜色

民俗道艺 腾讯道学凝玄子2016-06-17 15:51
0

[摘要]青色,确是介乎于热与冷、干与湿、积极与消极等多方面对立性之间的中性颜色。它在美感范畴中属于“纯粹的美”。

文/凝玄子

青色:“道法自然”的颜色

这种颜色具有纯粹的美,它是“道”的颜色

鹤鸣山道观三圣宫 资料图

在中国道教发源地——鹤鸣山三圣宫下方,有一巨幅匾额,上书“道法自然”四字,皆着青色。

道法自然,传递着既非属于谐和现实,又不近于出世超然的一份不卑不亢、不偏不倚的东方哲学观。介于宗教之表现多以建筑这一艺术形式为依托,故,在道教建筑上尤其是一个道观的核心大殿部分用青色体现这四个字,想必是极为讲究且颇有道理的。

从颜色和象征意义的角度看青色

这种颜色具有纯粹的美,它是“道”的颜色

蓝色和青色墨迹 资料图

青色,为东方色,介乎于绿色和蓝色之间。世人有“青山绿水”一说。当我们站在都江堰离堆公园旁南桥之上,面对大自然(宝瓶口方向),视觉若从下至上,顺序便依次是绿水、青山与蓝天。这似乎也能传递出青色确是连结绿色和蓝色之间的一种颜色(从“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顺序中,我们也能看出青色居于绿色和蓝色之间),是属于大自然自有的色谱。

如果说蓝色代表天空,那么蓝色联系着的便是上天的力量,是永恒的颜色。它代表着精神方面的品质,比如冷静、理智。但它是大而远的,有无边无际之感。而绿色则是自然界中离我们较近的颜色,是生命的颜色,只是它代表着的是万物生长(复苏)的萌芽阶段,所以是青春的色彩,尚未成熟。

那么,从绿色迈向蓝色的青色,便是介于中间的一种适宜的颜色了。它似以一种成熟的姿态、完全的中立站立于所有极端之间。

听张大千再传弟子谈青色

这种颜色具有纯粹的美,它是“道”的颜色

赵夜白作品

书画,也是宗教所依托的艺术形式之一。众所周知,道家书画代表之一的国画大师张大千,尤喜荷花,一生画荷无数。而赵夜白——张大千再传弟子中颇具影响力的一位,则最喜青莲。莲含四色——青、黄、赤、白,但他的作品中最喜以青色作为主色。

问及原因,赵夜白这样说道:“大家都知道,红、黄、蓝三色是三原色。对于这三种颜色,我个人较喜欢蓝色。因为以前以黄为尊,不足以体现散淡的情绪。而朱红色则太过热烈,不够安静。只是纯粹的深蓝,又毕竟太过忧郁与深邃了。”提到自小便钟情的青色,这份结合了三原色之一的蓝色与绿色的颜色,道不出感性因由的他,给出了理性方面的解释:“青色属于明快而安静的颜色,呈现出一种动静相结合的状态。且青色不吸光,蓝色和黑色则感觉深邃,有点吸光。吸光,在物理学和色彩学上是比较普遍的词,意思是并不使人完全安静,有一部分反射给人使人燥动,比如红色,另一部分则吸人的光泽,使人感觉消耗神和气。”

由此我们可以再度印证,青色,确是介乎于热与冷、干与湿、积极与消极等多方面对立性之间的中性颜色。它在美感范畴中属于“纯粹的美”,即是一对象能引起内心最适当的一种情感状态或精神活动,“又能极满足,无丝毫不愉快或烦闷可言,又无实际生活之压迫(如占有情绪)等现象之矛盾”(请参考宗白华《艺术学》)。

唯纯粹化即符合“纯粹的美”的颜色可施行于和平事物与和平真理,由此具备效能变为宗教上的象征化,比如道教建筑、与老子学说相关的文字(如“道法自然”)或宗教艺术品(如张大千和赵夜白等皆喜绘的莲花)。因为青色这一看似形式上的颜色,与上述三者的内涵是相调和的。内容与形式上顾全一致,传递着的也是阴阳的和谐共生。所以我想,如果我们能常常带着这样的方法去参访名山道观,必能让内心每每富足而归了。(编辑:行云)

这种颜色具有纯粹的美,它是“道”的颜色

(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凝玄子 腾讯道学签约作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blanca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