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从中国“圣典”到世界“圣经”——回看《道德经》的国际化之路

[摘要]基于雷慕莎在翻译上做出的努力,他学生斯达尼斯拉·于连(Stanislas Julien,1797-1873)在1842年终于完成了老师的心愿,公开出版了法文版《道德经》全译本。

文/清虚道人

《道德经》在国际上的影响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败国德国皇帝威廉二世说:“我要是早些读到这本书,也许我就不会失败了。”他口中的可以改变战争结局的“这本书”,便是在中国流传了千古的圣典之作——《道德经》。

从中国“圣典”到世界“圣经”——回看《道德经》的国际化之路

治大国若烹小鲜(资料图)

历史不会重来,但以史为鉴却是最佳的治国方式。曾连任两届美国总统的里根先生在1987年的《国情咨文》中引用了老子《道德经》中的一句话“治大国若烹小鲜”,他以此句来阐述自己的施政纲领,并解释说“在别的宪法中,政府告诉人民怎么做;在我们的宪法中,人民告诉政府怎么做,而且只能按照宪法上规定的去做。”里根总统是持保守派政见的共和党成员,其核心执政观是坚守自由经济的主张,反对政府对市场进行过多的干预。这一观点同老子“无为而治”的思想不谋而合。也正是因为里根总统的这一次引用,《道德经》一书在美国瞬间跃升为畅销书,其版权价值一度超过了13万美元。

早在里根总统和威廉二世皇帝执政之前的数百年,《道德经》这本东方智慧书就已经引起了西方人的重视。从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来华开始,中国的传统文化就已经受到了这些基督徒的高度关注。当时,很多来华传教士们都肩负着一个秘密任务,他们要在中国的古典文明中寻找上帝存在的证据。这些传教团体中有一个“《旧约》索隐派”,该派的核心思想是用中国历史来验证《旧约圣经》的可靠性,其研究的核心问题包括中国的上帝、中国的起源、文明的年代、美德根于宗教、信仰源于基督等等。在儒家的四书五经中寻找无果后,他们意外发现了《道德经》中论述的“天下之母”、“人类之始”、“天地之源”等“道”的思想以及道生万物的理论与上帝创世的概念非常类似。基于此,在这些传教士中很快掀起了一场翻译《道德经》的热潮。

《道德经》的译本

最终取得一些成就的是一位叫让·弗朗索瓦·富凯(Jean Francoise Foucquet,1665-1741)的法国耶稣会会士。他曾经对《道德经》做出过部分译注,并提出“道”的概念相当于基督教中的最高神“上帝”的结论,并且在“上帝”“天”和“道”这三者之间展开了关系讨论。这一时期,有相当一部分来华传教士都试图把《道德经》翻译成本国语言,但因为语言、习俗等方面的障碍实在太大,最初的翻译只能是部分内容的传译本。根据李约瑟考证,最早的传译本有三个不同的版本,分别是:17世纪末比利时传教士卫方济的拉丁文译本;18世纪初法国教士傅圣泽的法文译本;18世纪末德国神父格拉蒙特的拉丁文译本。

从中国“圣典”到世界“圣经”——回看《道德经》的国际化之路

外文版《道德经》(资料图)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位名叫雷慕莎的法国汉学家终于成为集大成者。他在1823年发表的文章《关于老子的一生及其作品的报告》中试图翻译了《道德经》的第一、二十五、四十一、四十二等4章,并对“道”做出了释义,认为“道”是一种最高的存在(即上帝),是具有理性和体现的双重性的存在。雷慕莎对“道”及《道德经》中部分哲学理念的翻译直接影响了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思想。黑格尔曾提起“哲学的起源就是空无”,这一概念正是来源于老子秉有的“无”的世界观。

基于雷慕莎在翻译上做出的努力,他学生斯达尼斯拉·于连(Stanislas Julien,1797-1873)在1842年终于完成了老师的心愿,公开出版了法文版《道德经》全译本。这个译本是在汇总了几种不同版本《道德经》的基础上完成的,其中包括在中国最具有知名度的河上公版和王弼的注释版本,因此绝大多数汉学家都把于连的译本视为最佳译本之一。可惜是的,这版译本如今只能在巴黎国立图书馆偶得一见了。

鲜为人知的是,这次的翻译还曾引起过一次版权之争。在斯达尼斯拉·于连出版法文版《道德经》的同时,有一位叫布吉耶的《道德经》爱好者也在从事同样的工作。其实布吉耶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已经完成了《道德经》的翻译工作,但当时没有任何一个出版社愿意为他出版。更令人不解的是,斯达尼斯拉·于连还曾坚决反对过这个版本的译文。在斯达尼斯拉·于连正式出版了自己的《道德经》译本后,布吉耶曾向他提出过抗议,他认为斯达尼斯拉·于连抄袭了自己的译本。双方针对该译本的版权之争持续了十几年,最后的结果却是不了了之。斯达尼斯拉·于连依旧凭借自己的学术正统地位让这套《道德经》的法文译本成为其他译文的范本,此后英文版、德文版等版本的《道德经》多是以此为蓝本而相继问世。吉布耶的译本却只能在民间私下流通了。

从中国“圣典”到世界“圣经”——回看《道德经》的国际化之路

水利万物而不争(资料图)

斯达尼斯拉·于连的《道德经》译本影响范围非常广,著名文学家托尔斯泰正是通过斯这版译本知晓了老子的思想,他个人的处事方式也由此影响。1884年3月10日,托尔斯泰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做人应该像老子所说的如水一般。没有障碍,它向前流去;遇到堤坝,停下来;堤坝出了缺口,再向前流去。容器是方的,它成方形;容器是圆的,它成圆形。因此它比一切都重要,比一切都强。”

老子的思想种具有的空前超越性,是可以突破民族和国家的界限而引起了全世界关注、重视的。《道德经》的翻译之路走得虽然艰辛,却也恰恰验证了老子“九层之台,起于累土”的千古名句。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表明,《道德经》的印刷量和翻译版本的数量堪称世界之最。美国《纽约时报》曾经做过一次遴选,老子因《道德经》这一著作被评为世界十大古代作家之首。这微微五千言的大义,也必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影响到更远的地方。(编辑:忆慈)

本文源自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清虚道人。如喜欢本文欢迎转载,但请务必请注明作者与文章出处。

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