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摘要]夫六经定于至圣,舍经则无以为学;学道要于好古,蔑古则无以见道。此书出,而穷经之彦焯然有所遵循,向壁虚造之辈不得滕其说以炫世,学术正而士习端,其必由是矣!

文/古人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经籍籑诂》简介

《经籍籑诂(zhuàngǔ)并补遗》百六卷,清代阮元撰集,扬州阮氏琅嬛仙馆刊本,汇纂古代经籍的文字训诂(注释)而成的大型训诂字典,为研读古代经典的必备工具书。(按:籑,正字當作䉵。《正字通》:“籑,同䉵,譌(é)省。”譌,同訛。)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经籍籑诂》

阮元(1764-1849),扬州仪征人,字伯元,号云台、雷塘庵主,晚号怡性老人,谥号文达,清代嘉庆、道光间名臣,著作家、刊刻家、思想家,在经史、数学、天算、舆地、编纂、金石、校勘等方面都有着非常高的造诣,被尊为一代文宗。他刊刻的《宋本十三經註疏》,一直是此后儒家“十三经”阅读研究的经典之作。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阮元

清陈澧《东塾读书记·小学》:“诂者,古也。古今异言,通之使人知也。盖时有古今,犹地有东西、有南北,相隔远则言语不通矣。地远则有翻译,时远则有训诂。有翻译则能使别国如乡邻,有训诂则能使古今如旦暮,所谓通之也,训诂之功大矣哉!”

《经籍籑诂》全书106卷,按平水韵分部,每一韵为一卷。共收录字头23710个,凡14655个单字(包括异体字,但实际收字不止此数)。单字不注音。义项之间用“○”隔开,所释本字用“—”代替,异体字则仍其旧。注释中亦收录词组。

《经籍籑诂·凡例》:

归字谨遵《佩文韵府》为主。一字数音,则各审其反切归之。如有重见,则详前而略后。归字以所训之字归韵。《佩文韵府》未载之字,据《广韵》补录;《广韵》所无,据《集韵》补录。凡一字数体,通作、或作之类,皆据《集韵》附归。同一诂而文有详略者,俱仍其旧,不加增减;重见者虽数十见,皆采以证字有定诂,义有同训。诂以本义前列,其引伸之义展转相训者次之,名物象数又次之。此书讹舛之处,在所不免,凡取用之,宜检原书,以期确实。复因正书多所遗漏,于每卷之后,继刊补遗一百六韵,以备检查。

名家对《经籍籑诂》的评论

梁启超谓:“唐以前训诂,差不多网罗具备,真是检查古训最利便的一部类书。”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经籍籑诂》

郝懿行谓:“是书体例甚精,而又聚通人之手而成,故能芳漱六艺,囊括百家,洵著述者之潭奥,学览者之华苑,所谓悬诸日月不刊之书,而懿行于《尔雅》,幸得猎其艳词,拾其香草,以攘臂振腕于其间者也。”

王先谦谓:“余雅爱阮氏《经籍籑诂》,博而不杂,以为虽不以韵书名,而于声音训诂,使人藉以会通音韵学之指归,莫近乎是。”

焦循谓:“训诂之学,遂集大成,嘉惠学者,以牖群经。”

段玉裁谓:“《经籍籑诂》一书甚善,乃学者之邓林也,但如一屋散钱未上串。拙著《说文注》成,正此书之钱串也。”

王引之《序》谓:“展一韵而众字毕备,检一字而诸训皆存,寻一训而原书可识。后之览是书者,去凿空妄谈之病而稽于古,取古人之传注而得其声音之理,以知其所以然,而传注之未安者,又能博考前训以正之,庶可传古圣贤著书本旨,且不失吾师籑是书之意与!”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经籍籑诂并补遗》百六卷,清代阮元撰集,扬州阮氏琅嬛仙馆刊本

臧镛堂《后序》谓:“可谓经典之统宗,诂训之渊薮,取之不竭、用之无穷者矣!”

钱大昕《序》谓:“夫六经定于至圣,舍经则无以为学;学道要于好古,蔑古则无以见道。此书出,而穷经之彦焯然有所遵循,向壁虚造之辈不得滕其说以炫世,学术正而士习端,其必由是矣!”

《故训汇纂(zuǎn)》出,《经籍籑诂》可废乎?

或许有人会问:现今已有《故训汇纂》这样“后出转精”的工具书,这本《经籍籑诂》已属古旧过时,何必在意呢?事实果真如此吗?可以读一读武汉大学文学院的李开金、易竹贤两位教授撰写的《也谈〈故训汇纂〉与〈经籍籑诂〉——并与宗福邦教授商榷》一文,就会明白: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故训汇纂》

笔者也曾使用过《汇纂》。某年,读曾国藩的日记,道光二十一年(1841)九月初二日末署“初度日识”。“初度日”怎么讲?搬来《汇纂》,查到第223页“初”字下第②注项,“—始也”。后引《楚辞·离骚》“皇览揆余—度兮”,王逸注,仅顺同一注项释“初度”为“始也”。这显然不能解决疑问。而《汇纂》的列目书《山带阁注楚辞》,注谓“初度,初年之器度”;《汇纂》却未采录。只好再去翻《籑诂》,在影本第89页上平声六鱼“初”字下的注项,基本为《汇纂》所沿用,但“始生也”一项,却被《汇纂》抄录者漏掉了。王逸注为屈原降生的年月日;钱澄之《屈诂》谓“初度,犹初生也”;吴世尚《楚辞疏》称“初度,始生之日也。在天为度,在历为日”[12](P227);王夫之《楚辞通释》注为“初生之日”,最简明。由此,后世即以“初度”指生日。曾国藩的日记,九月初二后间断月余。他生于辛未(嘉庆十六年1811)十月十一日,至辛丑(1841)十月十一日三十岁生日这天,再续写日记,多自责自勉的话,故有“初度日识”云云。次日即是十月十二日的日记了。

再者,有书才有义项或注项;缺了某一种书,就必定会缺少某些义项或注项。《籑诂》列目书共260多种,其中的180多种书,是《汇纂》所没有的。例如,《汇纂》“中”字下尽管有多达528个注项,因为没有《孟子章指》这一种书,也就缺少了“履其正者乃可为中”这一个重要的注项。又如,《籑诂》卷二“冬”字下,共32注项,《汇纂》沿用8项,漏收的约20项,几占三分之二;而因没有《初学记》《洪范五行传》等书,缺的即达4项。因此,笔者与吴金华先生有同样的感觉:《经籍籑诂》还是有用的一本好书;碰到《汇纂》上找不到的,不妨查查《籑诂》,幸或亦有收获。

《经籍籑诂》电子版

今有白云深处人家的创办者,宁波蒋门马先生整理制作的《经籍籑诂》,能检索全部字头及相关异体字共15007个,并提供相应图像的查阅。图像为djvu格式,必须安装DjVu浏览器插件才能显示。另有一些不对等的繁简字和易混淆的汉字,可关联检索。这个图像查阅系统,极便利用。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电子版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检索页面

《經籍䉵詁》电子版(http://www.byscrj.com/jmm/Classic/index.html

李开金、易竹贤《也谈〈故训汇纂〉与〈经籍籑诂〉——并与宗福邦教授商榷》(http://pan.baidu.com/s/1gfBOmOz

论训诂,谁都赢不了这本博而不杂的《经籍籑诂》

本文源自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古人。如喜欢本文欢迎转载,但请务必请注明作者与文章出处。

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