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走进钦安殿 朝礼真武帝:故宫皇帝的御花园竟是道教场所?

[摘要]钦安殿位于紫禁城中轴线北端,是北京中轴线上唯一的神殿。崇殿修庑,气势恢弘,精美绝伦,同时佳木葱郁,松柏参天,鸟语传响,似有仙鹤驾临,如真武大帝居住的真庆仙都一般。

文/王子林

钦安殿位于紫禁城中轴线北端,是北京中轴线上唯一的神殿。崇殿修庑,气势恢弘,高大的须弥基座,精美绝伦的丹陛、栏板石雕,同时佳木葱郁,松柏参天,鸟语传响,似有仙鹤驾临,如真武大帝居住的真庆仙都一般。《真武灵应图册》记载:真庆仙都:玄帝所居之宫,则曰天一真庆宫,在紫微北,上太素秀乐禁上天,太虚无上常融天。二天之间宫殿巍蛾,皆自然妙炁(气)所结,琳琅玉树,灵凤自鸣,皆合宫商之韵。红光紫云常覆其上,此处则玉虚无色界矣。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钦安殿建于永乐十八年(一四二〇年),《明世宗实录》记嘉靖十四年)1535年十月十八日:上又以文祖建钦安殿祀真武之神,诏持(特)增燎垣,作天一门及大内左右诸宫,益加修饬,至是皆告成。上亲制祀文告列圣于内殿,仍具皮弁服祭真武之神于钦安殿。钦安殿是永乐皇帝供奉真武大帝(玄天上帝)的地方,嘉靖皇帝于嘉靖十四年增建了燎垣(外院墙)和天一门,把钦安殿围了起来,形成了独立的活动空间,其格局和建筑保存至今。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嘉靖十五年,又于钦安殿南侧东西建对称式的供奉道教神像的万春亭和千秋亭,东北角〇建四神祠,清雍正九年(一七三一年)于澄瑞亭前增建抱厦供奉斗坛。经过这样一番增建,御花园逐渐成为了以钦安殿为中心的道教场所。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钦安殿旧影

玄天翊助——朱棣修造钦安殿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永乐帝画像轴

《明史》记载,朱棣起事之时,天气异常,建文元年六月,燕府护卫百户倪谅上变,诏逮府中官属。都指挥张信输诚于成祖,成祖遂决策起兵,适大风雨至,檐瓦坠地,成祖色变。道衍曰“祥也。飞龙在天,从以风雨。瓦坠,将易黄也。”兵起,以诛齐泰、黄子澄为名,号其众曰“靖难之师”。明朝规定,皇帝的宫殿用黄瓦,亲王则用青瓦。道衍说朱棣有上天护佑,不久的将来就会当上皇帝,改易黄瓦。道衍如此说是想稳定军心,但是他只说这是天意,并没有把真武神抬出来,说成是真武神显灵。到嘉靖时,这则记载则变成了真武显灵的神话,嘉靖时人高岱的《鸿猷录》和李贽的《续藏书》都有这样的记载,《鸿猷录》记:初,成祖屡问姚广孝师期,姚屡言未可。至举兵先一日,曰:“明日午有天兵应,可也。”及期众见空中兵甲,其帅玄帝像也,成祖即披发仗剑应之。显然,真武化现天兵助朱棣是后世的杜撰。但人们相信此说,万历时人王世贞作《武当歌》,直接把朱棣的帝王须(即胡须)说成是玄天上帝横飞长垂的头发:“不闻成祖帝王须,曾借玄天师相发。”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不过,朱棣靖难,利用真武神为自己造势却是事实。永乐四年(一四〇六年),因武当山之前久未结果的榔梅两次结果,朱棣认为是真武神在保佑自己,特派道士陈永富到武当山答谢真武神,其答谢敕文中提到了真武翊卫国家一事:矧兹二年,两见其实,皆由高真翊卫国家,尔辈精意祝釐所致。兹特遣道士陈永富斋香诣高真道场,以答神灵。永乐十三年二四一五年)八月十三日,北京地安门东北佑显宫真武庙竣工,永乐皇帝在《御制真武庙碑》

一文中记述了真武神于靖难之时“阴翊默赞”自己的经过:“肆朕肃靖内难,虽亦文武不二心之臣疏附左右,先后,奔走御侮。而神之阴翊默赞,掌握枢机,斡运洪化。击电鞭霆,风驱云驶。陟降左右,流动挥霍。濯濯洋洋,缤滨纷纷。翕欸恍惚,迹尤显著。”继北京地安门真武庙建成后,武当山真武神道、宫观于永乐十六年十二月落成,赐武当山名大岳太和山,永乐皇帝亲撰《御制大岳太和山道宫之碑》(现存武当山),碑文中再次提到了真武于靖难时翊助他的事迹:肆朕起义兵,靖内难,神辅相左右,风行霆擎,其迹甚著。

永乐皇帝朱棣利用真武神稳定军民之心,鼓舞士气,使自己获得了成功,故把真武神从武当山请到了北京。朱棣说:“顾唯北京天下之都会,乃神常翊相予于艰难之地,岂可无庙宇为神攸栖,与臣民祝祈倚庇之所?遂差吉创建崇殿修虎,缔构维新,亢爽高明,规模宏邃。”报答真武神的翊助之功,这是永乐皇帝创建钦安殿、供奉真武大帝的真实动机,并借此证明自己乃是天命神授。

玄武空间——北方神的意象

永乐皇帝创建紫禁城时,于宫城北为玄武方位留下了一个广阔的空间,以为真武神的栖止之地。御花园是后来的景泰六年(一四五五年)夏四月增建的,之前这里的建筑只有钦安殿、东西七所和玄武门(神武门)。

供奉着玄武神的钦安殿建于玄武门内,此布局古已有之。《唐六典》记载:“殿(指紫宸殿)之北面曰玄武门。”原注曰:“其内又有玄武观。”永乐时编纂的《玄天上帝启圣录》称:“上帝命玄帝曰:卿可当披发跣足,蹑踏龟蛇,建皂纛玄旗,躬披铠甲,位镇坎宫。”按八卦,坎为水,位于北方,故北方神玄武居于钦安殿。

据永乐时大学士杨«皇都大一统赋》记载:“六宫备陈,七所在列。”六宫指东西六宫,七所指东西七所,位于钦安殿两侧。东西七所的设置,源于司马迁《史记•天官书》北宫玄武之说,北宫是指北宫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是北方天空的星宿,其形呈龟状,故于钦安殿左右建七所以象征北方天宫七宿。

钦安殿与玄武门、东西七所,共同组成了宫城内北方建筑的格局,使宫城内北方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区域——即以玄武为命意的建筑区域及空间意象。

但是在弘治年间,西七所发生火灾,弘治十年(一四九七年)十二月重建西七所。嘉靖八年(一五二九年)十月西七所又被烧毁,嘉靖十四年因增建钦安殿燎垣和天一门、嘉靖十五年建金香亭(今凝香亭)和統翠亭(今玉翠亭)时,原西七所的建筑格局被打破,故只恢复了其中的五所。东七所也因嘉靖时建钦安殿围墙和围墙外的观花殿(今御花园东侧的假山位置)而拆除了二所,保留其中五所。钦安殿两侧的东西七所遂成为东西五所,即现如今乾清宫的东西五所。

气度非凡的真武铜像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明永乐 铜鎏金玄天上帝像

永乐时,钦安殿所供真武铜像位于明间正龛中。正龛为楠木雕金漆龙龛,下承须弥座,座为青白石外作地仗涂漆绘画。龛为单檐庑殿顶,正脊中为五龙捧日,两端为回首行龙。四垂脊上各雕刻一条行龙,龙首上翘。四柱下部雕饰海水江崖,柱身雕饰盘龙。龛四周围垂青云缎绣金龙帐幔,檐下围一圈青色锻绣连缀式彩云金龙纹走水。龛内顶部绘制太极和仙鹤祥云图。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钦安殿正龛玄青缎绣太极八卦仙鹤纹内顶

神龛前供有真武的四位捧印、捧册、执旗、执剑鞘从神,亦做工精细,比例匀称,面部刻画栩栩如生。其中铜执旗侍从神像呈怒相,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头戴天丁冠,身着锁子甲,腰系勒甲斗牛纹銬带,足踏云头履,飘带飞舞,威风凛凛。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明永乐 铜龟蛇

内置石制宝座,供玄天上帝铜像,像前上悬明角灯两盏,座前置铜龟蛇和玄天上帝神牌。神像通身鎏金,呈休息坐姿,左脚踏在云朵上。神像高约两米,比例匀称,面相端正,宽额阔面,是典型的汉人面相。神像面容为丹凤眼,卧蚕眉,八字胡须横飞,中须长垂,是汉人中最受人喜爱的美髯公的典型形象——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神像披发,赤脚,仗剑,身披飘带,着大袖锦袍,外罩全套锁子金甲,这是这位北方神玄武典型的造型标志。锁子金甲的样式如同佛教天神韦陀身穿的金甲,如软甲一样附着于身体上,隐约可见肌肉的起伏与力度。两肩缀兽头护肩以掩膊,颈系勒帛以束紧衣领,胸背缠勒帛以束紧铠甲,勒帛上系有一根黄丝编成的绦子再缚环甲。护腹兽头咬皮带与颈部相连,斗牛纹絝带紧系兽头和护腰甲。銬带即腰带,上嵌玉,计二十块,正面的中间带扣处为三桃形銬,合称三台,三台两侧各排三枚桃形銬,一枚小方銬,一枚宅尾,其后为七方銬。肩甲和腿甲边缘饰鹘尾叶片,鹘鸟即海东青,是一种猎鹰,象征英勇无敌。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钦安殿正龛内铜鎏金玄天上帝像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清乾隆 铜鎏金玄天上帝像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明永乐 铜执旗侍从神像

萨满教的融入——令牌龛与关圣帝神龛

雍正时,把司掌四季尊神的神牌和关圣帝神像及神牌也被供于钦安殿,使本来纯粹供奉道教北方神玄武的钦安殿融入了萨满教神系。早在清入关前,满洲人已崇拜关羽,视之为战神,并纳入萨满教的信仰之中,王嵩儒《掌故零拾》记载:“本朝未入关之先,以翻译《三国演义》为兵略,故其崇拜关羽。其后有托为关神显灵卫驾之说,屡加封号,庙祀遂遍天下。”《奉天通志》亦载:“又南檐下偏西,供长木匣,内藏关帝及观音像,皆绢画者先请关帝像悬之,前设几,陈酒三杯,列长方木炉,撒达子香烧之……自立神板乃祭,三日为节,第一日早晨起,先祭关帝,如常祭。”

雍正七年(一七二九年)八月二十五日,雍正皇帝造铜镀金字石青地金龙边牌位八座,其中两座书春令,两座书夏令,两座书秋令,两座书冬令,其牌位高宽照需用的黄纸牌位,做得时取春夏秋冬四座神牌配龛安供于钦安殿,另四座安供于圆明园。雍正十二年二月初十日,宫殿监副侍李英传旨:“将景山东门内庙里供奉骑马关夫子即关羽像照样成造一份,其像要如意法身一尺一寸,先拨蜡样呈览,准时再造。于三月初十日拨得蜡样关夫子一尊,关平、周仓从神等六尊。”宫殿监副侍李英、首领萨木哈呈雍正帝御览,雍正帝指出:“关夫子脸像拨得不好,照圓明园佛楼内供的关夫子脸像拨,其从神站像款式亦不好,着南府教习陈五指式拨样。”三月二十日,首领太监萨木哈同总管太监李英将改拨的关夫子及从神蜡样呈雍正帝御览,雍正帝又指出:“关夫子脸像要仰起些来。腿甚粗,收细些。马鬃少,多添些。廖化的盔不好,重新拨好样式盔。”三月二十六日,又将改拔的关夫子及从神蜡样呈览,雍正帝看后仍觉不满意,指出:“关夫子腰带勒得甚紧,再拨松些。身背后无衣褶,做出衣褶来。鞋大蹬蠢,俱收小些。膝膀放高些。持刀的从神手并上身做秀气些。”四月初二日,雍正帝对改拔的关夫子及从神蜡样再次提出修改意见:“帅旗往后些,旗上火焰不好,着收拾。马胸及马腿亦不好,亦着收拾。”四月初四日,对改拔的关夫子及从神蜡样,雍正帝看后终于说:“甚好,准造,旗作绣旗。”

如此一番周折,关夫子及从神像配红漆描金木龛终得以安供于钦安殿内。

钦安殿西梢间所陈设冬令牌神龛

钦安殿西梢间所陈设冬令牌神龛

新增大龛两座

钦安殿建筑及内部陈设由于没有受到人为的破坏,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更难得的是乾隆、道光、宣统三朝又给今人留下了七部《钦安殿陈设档》,为研究钦安殿内部陈设提供了文献支持。根据乾隆二十一年(一七五六年)所立《钦安殿陈设档》记载,乾隆二十一年时钦安殿内靠近北墙处已供有九龛:中间一龛为正龛,内供玄天上帝铜像一尊;前供四尊铜镀金从神像和两尊手持金阙化身荡魔天尊琉璃珠子幡香胎从神像,东西均供有四龛。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清雍正红漆描金关圣地神龛

东西四龛中,东边为:第一龛供春夏令牌,第二龛供铜镀金玄天上帝像和四尊铜锻金胎从神像,第三龛供瓷胎玄天上帝像一尊,第四龛供香胎伏魔大帝像和六尊从坤西边为:第一龛供秋冬令牌,第二龛供铜镀金玄天上帝像和四尊铜镀金胎从神像,第三龛供铜镀金胎玄天上帝像一尊,第四龛供香胎伏魔大帝像和六尊从神。北墙上的壁画五龙捧圣图、西南角的大钟、供桌上的雍正款古铜五供、地上供的带楠木座的白地青龙瓷缸等重要的陈设在乾隆二十一年已有了。

北京中轴线上的唯一神殿——真庆仙都钦安殿

清雍正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关圣大帝之位

据《奏案》记载:“乾隆三十二年(一七六七年)四月二十日,遵旨粘补修饰见新旧铜佛十六尊内,钦安殿供奉镀金真武大帝二尊,从神四尊,旗剑二份,龟蛇二份。”玄天上帝铜像铸造镀金完工后,于九月十五日供奉于钦安殿中,乾隆二十一年所立《钦安殿陈设档》后亦补写道:“乾隆三十二年九月十五日,总管内务府大臣三和奉旨,钦安殿殿内配供玄天上帝二尊,系镀金铜。龟蛇大小三份,大二份系镀金,小一份系烧古。玄天上帝神牌二座,铜镀金从神四尊,石青妆缎坐褥三个,青缎绣十团金龙袍三件。青白玉半硒地行龙花纹黄缎鞋带二条,计玉大小四十块。青罗缎绣金龙帐幔三份。”

这段记载表明,乾隆三十二年钦安殿内新增了两座大龛,对原有龛及所供进行了调整:东第二龛所供的铜镀金胎玄天上帝像和四尊铜镀金胎从神像、第三龛所供的瓷胎玄天上帝像,在乾隆三十二年时合并为一龛(即东夹衾);西第二龛所供的铜镀金胎玄天上帝像和四尊铜镀金胎从神像、第三龛所供的铜镀金胎玄天上帝像,乾隆三十二年时也合并为一龛(即西夹竟);原春夏令牌合供于东第一龛,乾隆三十二年时则分别供于东一龛和东三龛;原秋冬令牌合供于西第一龛,乾隆三十二年时亦分别供于西一龛和西三龛。

乾隆朝时期,钦安殿形成了以正龛为中心、向东西方向伸展陈设的格局。

清雍正朱漆“供冬令司掌至德尊神”神牌

清雍正朱漆“供冬令司掌至德尊神”神牌

向东依次为东重檐龛(即东夹龛,内供玄天上帝铜像一尊,执印、卷、剑鞘、皂旗四尊铜胎从神及瓷胎玄天上帝一尊)、东大龛(乾隆三十二年增供,内供玄天上帝铜像一尊,铜龟蛇一份、玄天上帝神牌一面)、夏令神牌木龛(内供夏令司掌至德尊神牌一面)、关圣帝木龛(内供关圣大帝香胎一尊、从神六尊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关圣大帝之位神牌一面)、春令神牌木龛(内供春令司掌至德尊神牌一面)。向西依次为西重檐龛(即西夹龛,内供与东夹龛相同)、西大食(乾隆三十二年增供,内供与东大龛相同)、秋令神牌木龛(内供秋令司掌至德尊神牌一面)、关圣帝木龛(内供与东关圣帝木龛相同)、冬令神牌木龛(内供冬令司掌至德尊神牌一面)。(编辑:鸥鹭)

本文由腾讯道学编辑整理,图文均来源于刊物《紫禁城》,故宫出版社出版,2015年5月号,总第244期。如喜欢本文欢迎转载,但请务必请注明作者与文章出处。

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腾讯网社区
诚邀您加入腾讯网社区 参与社区调研活动
就有机会获得q币或公仔奖励
忽略 参与调查

视频推荐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