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野鹤孤云 清风明月:丘处机笔下仙鹤也许就是他自己

[摘要]丘处机对鹤的喜爱是对其自身的一种隐喻:鹤之形是修炼的象征,鹤之心是诗人的意志,鹤之行止是诗人的追求。鹤之意象也就成了丘处机对自己的可以实践的希望,总体来说是自喻。

文/赵洋

丘处机(1148年—1227年),字通密,道号长春子,登州栖霞(今属山东省)人,道教主流全真道掌教、真人、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养生学家和医药学家。丘处机为南宋、金朝、蒙古帝国统治者以及广大人民群众所共同敬重,并因以74岁高龄而远赴西域劝说成吉思汗止杀爱民而闻名世界。在道教历史和信仰中,丘处机被奉为全真道“七真”之一,以及龙门派的祖师。1227年(正大四年),丘处机在长春宫宝玄堂逝世,享龄80岁,元世祖时,追尊其为“长春演道主教真人”。

长春观(资料图)

丘处机虽早年流浪,但在王重阳与马钰的教导下,悉心读书,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而丘处机诗歌代表了宋金元时代同类道士诗歌的最高水平。而通过对丘处机诗歌意象的具体分析归纳分类,可以找出若干个意象团,这些意象团则反映了丘处机的创作思想。本文从文学鉴赏的角度入手,目的在于让大家增广见闻,并抛砖引玉,不作为正式的道教修炼之参考。

一、“鹤、鸟、笼”相关意象分析

(一)“鹤、鸟、笼”相关意象统计:

关于丘处机诗歌中的鹤意象的具体诗句,现统计如下:

《磻溪集》卷一:

“瑞草不容凡客见,灵禽唯有道人呼”(《磻溪凿长春洞》)

“洞口时闻三岛鹤,天涯来访一蓑衣”(《春晓雨》)

“饮食高呼天外鹤,摩云仰看峡中雕”(《山居》)

“三界十方功德备,彩云仙鹤自回还”(《福山县黄箓醮感应》)

“看看跨鹤乘风去,海上人间影迹遥”(《赞丹阳长真悟道》)

《磻溪集》卷二:

“野鹤孤云闲活计,清风明月道人家”(《述怀》)

“放去欲齐支遁鹤,笼归宁效右军鹅”(《放雁》)

《磻溪集》卷三:

“白鹤高飞失行止,苍龙偃卧无精神”(《陇山松》)

“玉帝传宣行大赦,仙童骑鹤下南昌”(《登州修真观建黄箓醮》)

《磻溪集》卷四:

“舞鹤夜初晓,游仙梦始惊”(《清晓》)

“鹤性还山好,云峰当夏奇”(《复归陇山》)

“夜骑朱顶鹤,时访白云仙”(《复归陇山》)

丘处机笔下的仙鹤

酷爱无人境,高飞出鸟笼(资料图)

除此之外,丘处机《磻溪集》卷一中另有一首咏鹤诗,题名为《鹤》,全诗吟咏鹤意象,全篇录于下:

一种灵禽体性高,丹砂为顶雪为毛。

冥冥巨海游三岛,矫矫长风唳九皋。

洒落精神超俗物,飞腾志气接仙曹。

搏风整翅云霄上,万里峥嵘不自劳。

这是关于鹤意象的统计。与其相关的还有鸟意象和笼意象,如“酷爱无人境,高飞出鸟笼”(《答虢县猛安镇国》)等

尽管三者互有关联,但无论是数量上或是意义上鹤意象是占有主体地位的。

就此鹤意象与鸟意象以及笼意象的分析看,可分为两大类:神仙意味和文人情趣。

具有神仙意味的诗句有:

“瑞草不容凡客见,灵禽唯有道人呼”

“洞口时闻三岛鹤,天涯来访一蓑衣”

“三界十方功德备,彩云仙鹤自回还”

“看看跨鹤乘风去,海上人间影迹遥”

“玉帝传宣行大赦,仙童骑鹤下南昌”

“舞鹤夜初晓,游仙梦始惊”

“夜骑朱顶鹤,时访白云仙”

另外,《磻溪集》卷一的咏鹤诗全体具有神仙和修炼意味。

而具有文人情趣的诗句有:

“饮食高呼天外鹤,摩云仰看峡中雕”

“野鹤孤云闲活计,清风明月道人家”

“放去欲齐支遁鹤,笼归宁效右军鹅”

“白鹤高飞失行止,苍龙偃卧无精神”

“鹤性还山好,云峰当夏奇”

“酷爱无人境,高飞出鸟笼”

当然这只是简要分析,详尽分析请见后文。

(二)“鹤、鸟、笼”相关意象分析:

在梳理了丘处机诗歌中“鹤、鸟、笼”意象文本并确立了鹤意象的中心地位之后,我们应该对其诗歌中的鹤意象做一个具体的分析:丘处机笔下的鹤意象具有多重属性和意义,而这多重意义之间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

丘处机笔下的仙鹤

一种灵禽体性高,丹砂为顶雪为毛(资料图)

首先,鹤意象最常被丘处机用来形容修炼和神仙的境界,即仙鹤,而这种仙鹤的意味又常常指向了丘处机自身,即是他的自喻。丘处机《磻溪集》卷一中就有一首咏鹤诗,这是丘处机唯一一首专门吟咏鹤意象的诗歌,是对鹤意象的总体概括,在研究鹤意象的时候应该受到高度重视,现将全文录下:

一种灵禽体性高,丹砂为顶雪为毛。

冥冥巨海游三岛,矫矫长风唳九皋。

洒落精神超俗物,飞腾志气接仙曹。

搏风整翅云霄上,万里峥嵘不自劳。

在丘处机看来,鹤是一种体性高“灵禽”,即肯定了仙鹤的超凡脱俗和具有灵气的特征。从外形上看,仙鹤当然是“丹砂为顶雪为毛”,这既是对仙鹤形态的描述,也是一句修炼的隐喻。在丘处机的另一首诗歌中,有“只恐丹砂脐下去,重教白雪耳边来“一句,在道家的内丹修炼之中,“丹砂”和“白雪”都是另有所指的,可以理解为:要防止精气神通过情欲泄露,而应该将其向上提练升华而成就内丹。从此反观“丹砂为顶雪为毛”一句,其修炼的意义已经赫然在目,仙鹤是超俗的,它摆脱了世俗的情欲而走向了生命的升华,而这何尝不是诗人对自身的比喻呢?《金莲正宗记》卷三记载丘处机“年未弱冠,酷幕玄风”甚至达到了“非长生久视之道不道,非驾鸾跨凤之语不咏也”的地步,丘处机自己也说“佩服丹经自早年”、“遁迹岩阿方十九”之语,可见丘处机自幼就对神仙的超俗自由的境界充满向往之情。而在丘处机看来,想要达到这种神仙境界则必须通过内丹修炼,所以其内丹修炼与其理想世界是具有连贯性的,即内丹修炼是手段,而神仙的超俗自由是修炼的成果。所以丘处机借着鹤来表达自身的意志,即“洒落精神超俗物,飞腾志气接仙曹”,借鹤之行止来表现自身对仙境超脱和自由的追求,即“冥冥巨海游三岛,矫矫长风唳九皋”及“搏风整翅云霄上,万里峥嵘不自劳”。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丘处机对鹤的喜爱是对其自身的一种隐喻:鹤之形是修炼的象征,鹤之心是诗人的意志,鹤之行止是诗人的追求。鹤之意象也就成了丘处机对自己的可以实践的希望,总体来说是自喻,也可多角度来分析其某一方面,而其中的某些方面又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相对独立性。

究其单方面来说,丘处机诗歌中的鹤意象在不同情况下拥有神仙、修炼、隐逸自由、自喻的单独意义,需要说明的是,现在所说的自喻与之前总体的自喻是不一样的:之前所说的自喻是总体所指即丘处机的鹤意象均具有自喻性,这是所有的鹤意象的共同点(而其他意义不见得是所有鹤意象都具有的)。而此处所指的自喻性是在诗句中明显表现的专门的代指丘自身的意象属性,换句话说,在某些诗句中,鹤意象的主要意义是自喻,而其他意义是次要的。如“白鹤高飞失行止,苍龙偃卧无精神”一句,这句出自磻溪集卷三的《陇山松》。这是一首叙事抒情的古风体诗歌,所叙述的是丘处机很喜欢磻溪修炼之地的一棵大松树,而当他准备下山进入红尘之时,这棵松树竟被农夫砍伐,对此丘处机表达了无奈和惋惜之情。“白鹤高飞失行止,苍龙偃卧无精神”是对松树被砍后诗人眼中的磻溪修炼地的描述,既有对客观自然景物的描写(如被比喻为苍龙的山脉),同时也具有较强的主观观照性:丘处机准备离开磻溪进入俗世而言“白鹤高飞失行止”,显然丘处机是将自身比喻为白鹤的,鹤意象在此的主要意义便是自喻,而其他意义是次要的。再如“野鹤孤云闲活计,清风明月道生涯”,就如一位老者平静的讲述自己的经历一样,丘处机对自己磻溪一段时间的生活的评价是清静的,是不受尘世打扰更加接近于大道的状态。而这句评价的主体是“野鹤”、“孤云”、“清风”、“明月”,可见丘处机使用了四种意象标志自身,而鹤意象是参与其中的。

丘处机笔下的仙鹤

白鹤高飞失行止,苍龙偃卧无精神(资料图)

此外,鹤意象也常被丘处机用来指代神仙境界,这不是丘处机的专利,但丘处机使用的很灵活。如“洞口时闻三岛鹤”,三岛指方丈、蓬莱、瀛洲,是古时方士口中的的仙山,将三岛作为鹤的定语,足以见得鹤意象在此是与三岛神仙境界等价的。又如“舞鹤夜初晓,游仙梦始惊”、“夜骑朱顶鹤,时访白云仙”等,直接将鹤意象与神仙在诗句中对偶起来,相辅相成。本来在神话中仙人就是骑鹤而行,鹤与仙的组合是有文化渊源的。而骑鹤、跨鹤等也自然是神仙所为了。“玉帝传宣行大赦,仙童骑鹤下南昌”、“何当仙去也,跨鹤上平陵”等中鹤意象,也都是神仙的代表了,象征着丘处机心中的仙境和无限美好。

而与此同时,鹤还具有另一重重要意义,那就是对隐逸与自由的象征,这一点是具有相对独立性的。“鹤性还山好,云峰当夏奇”,自比为鹤点明了丘处机追求隐逸自由不喜束缚的性格,很有些陶渊明“性本爱丘山”的味道。在“放弃欲齐支遁鹤,笼归宁放右军鹅”中,丘处机化用了支遁放鹤的典故,支遁即南北朝高僧支道林,支道林放鹤之时感叹道:“既有凌霄之姿,宁为人作耳目近玩乎!””换句话说,支道林肯定了鹤具有翱翔于天空不受束缚的天性。丘处机对此典故的化用,其用意也是类似的。无论是“鹤性还山好”还是“支遁鹤”,所论及的只是诗人的性格因素,虽然这与丘处机的修道生涯有一定联系,但却不是必然的。同样追求隐逸的陶渊明便感发了“帝乡不可期”的感叹,这与邱处机的人生理想是截然相反的。丘处机在教导弟子的《邱祖训文》中将修道的动机分为上中下三乘:“夫上乘者,修真养性,苦志参玄,证虚无之妙道,悟金丹之大理,发天地之正气,出尘世之冤愆……中乘者礼忏诵经,秉烛演教,诵太上之玄科,拜天尊之宝号……下乘者盖宫建观,印经造像……”,由此可见,修道不一定需要出尘之志,中下乘者为了俗世的善果也可修道,但丘处机本人则是苦志“出尘世之冤愆”的,可见追求隐逸出世的自由和修炼二者关系十分密切,但却是互相既不充分也不必要的条件。正因为此,丘处机笔下的鹤意象一定程度上具有了相对独立性。在对“鹤性”的吟咏中,我们依稀看到诗人俨然是一位充满浪漫情怀追求自由的隐士,而暂时脱离了道人的形象。

这种相对独立性不仅表现在鹤意象的不同意义之上,与此同时,丘处机也喜爱用鸟意象象征对自由追寻。“酷爱无人境,高飞出鸟笼”。丘处机使用了鸟来表征自由,而鸟笼则是世俗世界的象征,这与陶渊明“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可见,丘处机是一位“文人化”的修道者,他的作品具有悟道和文学的双重特征,这也是丘处机诗歌作品更具魅力的原因所在。而对“自由主义”的形容上,丘处机无论是意义和形式都较为灵活,从而形成了“鹤”、“鸟”、“笼”的相关意象,这些相关的意象中的要素各个关联却侧重不同,这也是丘处机诗歌意象的特色之一。

(三)小结

简单地说,在“鹤、鸟、笼”的相关意象中,鹤意象居于主体地位,它代表了丘处机对自身的期许以及修道生活(即具有神仙意味)的双重追求,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对自由的象征(即文人情趣)。鹤意象本身就具有双重性,即神仙修炼和追求自由,二者高度相关,却内涵不同,不可以相互替代。鸟意象代表了世俗层面上追求自由的情怀,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鹤意象文人情趣部分的分支。而笼意象则是鸟意象或鹤意象的对立面,代表世俗对于修道和自由的制约。这是对“鹤、鸟、笼”的相关意象的简要分析。(编辑:忆慈)

本文源自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赵洋。如喜欢本文欢迎转载,但请务必请注明作者与文章出处。

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