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摘要]这些在仙境的山民们平时干些什么呢?顾璘想象异常丰富,颇有谐趣。山民种下云子,这种神仙服食之物,等待来年五谷丰登,到那深深涧底,去汲甘美之泉。

文/温明、温桂林、温至锴

明朝湖广巡抚顾璘是张居正的主考官,勤于仕途,颇有才气。这是小子我等后进向往的人生旅程。他在郧阳右都御史任上游览武当山,写下了名篇佳句。遂不揣浅陋,提笔成文。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月下见小舟泊断桥(资料图)

一、《明史·文苑传》中顾璘的生平记载

顾璘,字华玉,上元人。弘治九年进士。授广平知县,擢南京吏部主事,晋郎中。正德四年出为开封知府,数与镇守太监廖堂、王宏忤,逮下锦衣狱,谪全州知州。秩满,迁台州知府。历浙江左布政使,山西、湖广巡抚,右副都御史,所至有声。迁吏部右侍郎,改工部。董显陵工毕,迁南京刑部尚书。罢归,年七十余卒。

璘少负才名,与何、李相上下。虚己好士,如恐不及。在浙,慕孙太初一元不可得见。道衣幅巾,放舟湖上,月下见小舟泊断桥,一僧、一鹤、一童子煮茗,笑曰:“此必太初也。”移舟就之,遂往还无间。抚湖广时,爱王廷陈才,欲见之,廷陈不可。侦廷陈狎游,疾掩之,廷陈避不得,遂定交。既归,构息园,大治幸舍居客,客常满。

从弟瑮,字英玉,以河南副使归,居园侧一小楼,教授自给。璘时时与客豪饮,伎乐杂作。呼瑮,瑮终不赴,其孤介如此。

初,璘与同里陈沂、王韦,号“金陵三俊”。其后宝应朱应登继起,称四大家。璘诗,矩矱唐人,以风调胜。韦婉丽多致,颇失纤弱。沂与韦同调。应登才思泉涌,落笔千言。然璘、应登羽翼李梦阳,而韦、沂则颇持异论。三人者,仕宦皆不及璘。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顾璘(资料图)

古文有些佶屈聱牙,我们翻译成现代语体:

顾璘(1476—1545年)明代诗文家。字华玉,号东桥居士,先世吴县(今属江苏人)人,徙上元(江苏南京)。弘治九年(1496年)进士,授广平知县,擢南京吏部主事,晋郎中。正德四年(1509年)出为开封知府。正德八年,以得罪太监,被逮问,谪官至广西全州。秩满,迁往台州知府。历浙江左布政使,后改工部,董理显陵工毕,修造嘉靖生父的陵墓有功,迁南京刑部尚书。罢归。他虚己好士,在浙时,慕孙一元,于湖上结交;抚湖广时,爱王廷陈才,侦其狎游,疾掩之,遂定交。既归,构息园,大治馆舍居客,客常满。据《明史·文苑传》称之,与同里陈沂、王韦号“金陵三杰”,后宝应朱登继起,号“四大家”。顾璘著述甚丰,计有《浮湘集》、《山中集》、《凭几集》、《息园诗文稿》、《国宝新编》、《近言》等。

由以上叙述可知:顾璘官做得不错,是一位通达世情的士大夫。同时,又有些士大夫的通病,不待见皇宫内的太监,认为他们是“刑余之人”,实质上皇帝非常信任这些太监,经常被派到全国各地重要的地方办理公务,侦探藩王和大臣们是否有不忠于朝廷和皇帝的行为。当然,读书人、士大夫和太监互相制衡,两个群体之间基本上水火不容。

顾璘也深谙做官之道。嘉靖皇帝以藩王的身份入继大统,动用手中至高无上的权力,镇压反对他为本生父修建皇陵的一干大臣,即明朝历史上有名的“大礼仪”之争。顾璘经手修建显陵(嘉靖皇帝父亲的陵墓,现在湖北钟祥),是很卖力的,嘉靖皇帝还是满意的,这由顾璘事后升迁为南京刑部尚书就可以推测出来。

顾璘骨子里是个读书人,这从他的文章、诗歌就可以看出。他还爱结交读书人,愿意为他们创造良好的成才环境。他在任职湖广时,爱惜王廷陈的才情,想去拜访他。王廷陈避而不见。顾璘私下得知王廷陈素有狎游之举,须知,作为读书人这是不允许的。顾璘就急忙为王廷陈掩饰,王廷陈躲不开了,于是二人成为好朋友。现在的人不太明白为什么古人那么惺惺相惜,那是因为古人信奉“独学而无友,孤陋而寡闻”呐!

璘少负才名,与何、李相上下。虚己好士,如恐不及。在浙,慕孙太初一元不可得见。道衣幅巾,放舟湖上,月下见小舟泊断桥,一僧、一鹤、一童子煮茗,笑曰:“此必太初也。”移舟就之,遂往还无间。由这段记载可知:顾璘少年时就甚有名气,谦冲自牧,结纳贤士。在浙江时,仰慕孙太初,一直没有机会相见。一日,顾璘身著道袍方巾,放舟湖上。月下见小舟停泊于断桥,一僧、一鹤、一童子煮茗,顾璘笑曰:“此必太初也。”于是移舟就之,二人以后就经常往来,过从甚密。士大夫与和尚、道士来往,一方面在古代和尚道士是文化人,另一方面寄托着读书人在内心深处,仕途失意时,对和尚道士了无牵挂的生活羡慕之神往之。正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二、憧憬武当山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对武当山的向往是唐宋后文人雅士之常情,历经明朝朱元璋、朱棣到朱厚熜数代,似乎更受人推崇。顾璘善文亦善诗,而作品中也大多反映出他有寻幽访古嗜好。任湖广巡抚期间,在武当山留下了不少诗文,计有《山行绝句十三首》等。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石髓(资料图)

自襄阳谷城将游太岳时,他做了一首诗歌《十一月二日自襄阳谷城将游太岳》。文中表现出将远游崇山峻岭前的兴奋心情,“天乎惜良辰,人世谐宿好。明登崒嵂间,千里骋遐眺。”入得山来,作者仿佛看到了远古的生活情趣。

万山西来高武当,灵区物物非寻常。

溪边石黛转争碧,霜后草花犹自黄。

栖岩人共鸟鼠穴,行空鸟逐鹓鸿行。

不知王烈在何许,明朝可逢石髓尝。

赏析:作者想到了什么呢?他想到了晋代嵇康与王烈的一段有趣故事。嵇康与王烈一次入山,王烈得到了一块石髓(石钟乳),自己吃了一半,留下半块给了嵇康。食石髓,往往会有远离人世的情调,故唐刘禹锡《桃源行》有“筵羞石髓劝爹食,灯燃松脂留客宿”句。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小溪似带轻束山腰(资料图)

三、拾趣武当山

在《山行绝句十三首》中,作者不惜笔墨尽情倾吐对武当山的一腔情感,如:

开户霜如雪,登车日胜春。

举目见千里,独慰游山人。

寒霜如雪,历历在目千里之外。

天如碧玉版,群山各写形。

高空无障翳,龙凤互骞腾。

天如碧,碧无遮蔽;山有形,各呈龙凤之姿。

高低度岭频,清浅涉涧屡。

恐已入天宫,山空无人语。

天宫已入,更无人语声,“仙气”似更逼人。

涧口架飞梁,山腰来微洛。

悬崖有茅屋,尽是斋粮户。

赏析:涧口孤木飞架,而小溪似带轻束山腰,那悬崖砄着茅屋的人,一定都是吃斋念佛,心地纯朴的人。

开山种云子,汲涧探乳泉。

可羡岩穴民,得食龟鹤年。

赏析:这些在仙境的山民们平时干些什么呢?顾璘想象异常丰富,颇有谐趣。山民种下云子,这种神仙服食之物,等待来年五谷丰登,到那深深涧底,去汲甘美之泉。这种生活实在令人羡慕,居住在远离人世的岩穴之生民,可以享受到神仙般的生活。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遇真旧景(资料图)

四、遇真宫前发思古之幽情

唐皇礼果老,汉帝延河公。

金门一遗步,玄圃渺烟鸿。

冥冥三丰子,轩圣慕其凤。

使轺穷沧海,灵岳虚瑶宫。

青鸟竟不来,鼎湖恨何穷。

赏析:在《遇真宫》一诗中,对先皇们礼遇贤士又是一番感叹。在明帝朱棣敕建的《遇真宫》前,顾璘发思古之幽情,汉武帝作“皇谓河公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人”对河伯之期待的故事,他又想起唐玄宗开元中礼迎张果老入东都,那面前金门遗步中,玄圃烟鸿,玄远而又飘渺无踪的张三丰名师,却让帝王慕其大家风范。沧海历尽无从寻起,作为灵岳的武当,空有瑶宫。青鸟作为信使却无回报的音讯,给先皇留下多少遗恨!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玉虚岩(资料图)

五、踏险寻幽玉虚岩

顾璘从九渡涧(现名逍遥谷)跋山涉水到元朝时修建的玉虚岩踏险寻幽。

玉虚岩,本人曾经去过,那是一处幽静的所在,九渡涧溪水潺潺,青藤植物在水里生长,鲜花怒放,鸟儿啁啾,恰是被遗忘的好景致。玉虚岩需要攀援而上,不是很陡峭,玉虚岩在一块平坦的高台上,有些像陕西人说的“塬”。有元朝时雕塑的神像,煞是威猛。

《玉虚岩》

九渡越清涧,七盘转层崖。

高树落余雪,阴壑青夏苔。

云龛举步险,风穴流音哀。

方隅问屡眩,俗驾何因来。

赏析:渡涧攀崖,尚知高树余雪,清壑夏苔,一步一险,山风鸣咽,不仅如此。山上的温差,四季难辨变化,尚留先人古风。

作者又在玉虚岩上题上四句:

苍云快肤,碧玉琢肋。真宰运斤,成此仙宅。

赏析:真宰(天地万物之主宰。庄子《齐物论》必有真宰,而特不得其朕。“杜甫《遗兴》诗云“吞声勿复道,真宰意茫茫。”)运斤,即运斧,以难以想象的创造威力,将武当山雕琢,造化得如此仙气十足。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紫霄宫(资料图)

六、钟情紫霄太子岩

《紫霄太子岩》

王子炼神鼎,乃逃高岩居。

金银结真气,天人传玉书。

磨针悟志苦,插梅知化殊。

千乘虽云贵,九霄乐有余。

长冬电露子,怅望龙鸾年。

赏析:神鼎,乃道家炼丹药鼎也。诗中说那王子不受国命,为求道家之最高境界,不惜千里,来到此处,寻求一切解脱,几经多年苦行,方于磨针井前悟出真谛,插上榔梅造化神殊,达到了最高境界。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雷神栖何所(资料图)

七、震撼南岩雷神洞

《南岩雷神洞》

雷神栖何所,岩洞深杳冥。

幽林蔽日影,寒涧余龙腥。

经年尚留雪,当午仍见星。

石奇出变相,境胜通神灵。

谲怪山海事,流传信前经。

赏析:在南岩绝壁之雪神洞前,高山夹壁,雪洞森森不可探,日影皆无,寒涧之中仿佛还留有龙的踪迹。来到这个仙境,才明白山海经中的故事的可信度很高呢。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五龙宫今貌(资料图)

八、逡巡五龙宫及五龙隐仙岩

日出雪仍积,林深路不分。

行过千涧道,来谒五龙君。

仙人余故宅,玉简空灵文。

对此烟雾窟,徒然惭垢氛。

赏析:《五龙宫》更有一番感叹。五龙宫始建于唐贞观年间,宋改为观,元改为宫。作者冒着天高地寒,林深路稀,行几十里道来拜谒会给天下带来祥瑞之雨的五龙君。然仙人已去,不知何方所在,留下一腔遗憾。

寻真极玄览,访古穷荒遐。

载凌青虚界,遥扣洪家崖。

往古列仙人,悉此练丹砂。

经台照白日,石洞空桃花。

何时逐辟谷,漱齿来餐霞。

赏析:还是访古,这里是古代上真们炼丹的地方,那种生活多令人想往,我何时也来辟谷呢,服食日霞,来享受到那美妙的境界。

让张居正落榜,难道是嫉妒,看看他的诗就知道了——顾璘与武当山

人与神的杰作(资料图)

九、游历之感悟,当世之珍宝

顾璘《游太和山记》准确反映武当山建筑及道教群体状况讯息,对于我们来说弥足珍贵。

除了对太和山山光水色,道家仙境的赞叹外,还表现出了作者对武当神仙世界的一往情深,颇能曲折深致地表现作者的精神境界。

在文章开头,作者写到,听很多人说,太和山高且奇,宫观伟丽,天下所无有。顾璘大人从襄阳出发到谷城界山道中,一路上,只见山峦连绵起伏。将到遇真宫时,老少道士几十人,提香、鸣乐、打着信旗前来当向导,悠悠然行进在灌木、溪桥只见,使人如临仙界。从此,顾璘每过一个宫观都受到这样的待遇。一个宫观就有几十名道士,看来嘉靖朝武当山有一万名道士完全有可能。当天,顾璘住在玉虚宫。

嘉靖朝1538年冬十月五日清晨,顾璘顺涧边小路寻访玉虚岩,走了三里才到,道路险峻狭窄,灵草异木郁郁葱葱,不像人间去处,是平时人迹罕至的地方。五日晚,顾璘住在紫霄宫。六日,顾璘开始攀登天柱峰,拜谒真武君金殿,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金顶。金顶是武当全山的中心所在,海拔1612.48米,七十二峰朝大顶,上金顶是个体力活,古人和今人一样。石蹬道弯弯曲曲,两边有石栏,铁锁,朝拜的人攀附石栏,铁锁一步一步走上去,有时累了,就收起旗幡相互搀扶着,需要休息十多次才登上峰顶。

啊,终于见到真武神的真容了。金殿深阔约有三尺多,以铜作为材料,鎏以黄金装饰,栋、柱、门、脊等齐备,真武及四天兵像都是铜质,精密工巧超过土木塑像。如果不是竭尽天下之力不可能作成。塑神像是俗人道士积累功德的修行,朱棣塑神像必穷极壮丽,朱厚熜也复如是。这两位藩王都信奉道教,动用国家财力修建武当山。当然,武当山是明朝皇室家庙,当政的明朝皇帝都对武当山给予了足够的关心。顾璘站在峰顶向四周望去,莽莽苍苍,诸山都在脚下,“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顾璘驻足南岩宫,看到了当时少傅夏言写的“福寿康宁”四个大字,极为雄伟,就是书法家说的榜书吧。

顾璘还饶有兴致地参访了五龙宫,这里景致幽奇深邃,涧泉清冽有声,悦耳动听,有时从高崖流过,有时从涧道低走,逶迤而去。飞鸟从青石绝壁上翩然落下,令人兴奋又恐惧。荒茂密林之间,听说往日有老虎,现在人多,也不见了。那时武当山的植被树木和生态好得很呐!苍杉参天,大的有十数围,成为一片广阔无垠的森林,也使得顾璘这位走过祖国大好河山的高官开了眼。

那时山上有不少岩居道士,顾璘向他们询问前朝清修得道的地方。道士们大都指出汉钟离、吕洞宾、孙思邈、陈抟等仙人曾修炼居住的地方。顾璘感慨道:道士们所指的那些地方,正所谓没有仙人则罢,如有仙人不住这里还能住哪里呢?

顾璘这次在武当山盘桓共五天,游历九宫,宫殿都精妙绝伦,工巧壮丽,坚实壮观,像天庭帝居一样肃穆庄严。看来,顾璘的美学眼光甚好,体味到的建筑审美效果符合那个时代的气息。

顾璘最后给出了这次游览的总体感受:太和山宫观建筑“聚南方五省之财物,用人二十一万”。依真武之书所传,真武本是清修得道的道人,其后竟有大威力显灵于宋、元以及明朝。只有文皇朱棣大圣,致力于垂训后世,立碑建庙为天下礼法。如果不是真武神有大功于国,大惠于民,依典奉祠堂,如何能够做到这样呢?

武当山,人与神的杰作!(编辑:若木)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温明、温桂林、温至锴。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