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一):西派溯源

丹道养生腾讯道学陈毓照 传授,盛克琦 整理2017-05-18 18:01
0评论 收藏

[摘要]西派李涵虚既得吕洞宾的真传,又受张三丰的丹法口诀,因此西派更是汇合了东华、文始二派的丹法精华,独树一帜,极具特色,直至近代传承不衰,支分派衍,遍布海内外矣。

传授/陈毓照,整理/盛克琦

西派,是道教内丹诸流派中的一个重要流派,开创于清朝中叶道光、咸丰年间四川乐山县人李涵虚。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一):西派溯源

遇张三丰先生于绥山(资料图)

得遇两位祖师

李涵虚(1806-1856),名西月。据载得遇吕洞宾和张三丰两位高真亲传丹诀,并得到明朝孙教鸾(1504-1612)《金丹真传》一脉门人郑朴山先生丹道口诀。清·李道山在《李涵虚真人小传》中记载说:李“奉母命至峨嵋县养病,遇郑朴山先生。先生康熙(1662—1723)时人,孙真人讳教鸾之高弟也。同寓与之治病,……遂传口诀。……后至峨嵋山,遇吕祖(吕洞宾)、丰祖(张三丰)于禅院,……密付本音。潜修数载,金丹成矣。三师复至,叮咛速着书救世,”遂创立“大江西派”。

李涵虚在其亲自编辑的《张三丰全集》之“道派”篇中也隐晦记载其师承:“道光(1821-1851)初,遇张三丰先生于绥山(绥山,二峨山,即峨眉山第二峰,峨眉山叫大峨山,是峨眉山的姊妹山,又有三峨,名为美女峰。),传以交媾玄牝、金鼎火符之妙。既更遇纯阳祖师,得闻药物采取之微。”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一):西派溯源

李涵虚真人像(图源:盛克琦)

其编辑的《吕祖全书·纯阳先生诗集》之《壶庐草自引》中也谓吕祖游岷山,“予偶过其间,行至一处,遇有少年逸士,荷锄朗吟:入其山,摩崖者,一卷也。临其水,铭池者,一勺也。造其庐,额屋者,一壶也。其寓意广矣。问姓不言,指火为姓。诘名不答,指月为名。予知其有夙根者,火为汞龙之子,月乃铅虎之精,遂授以龙虎大丹,及卦象河洛,嘱其飞锄江畔,觅侣同研,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焉。”此歌谓是吕祖所作,是示给“火二”者。“火二”,就是李涵虚。“李”拆字为“木子”,木之子是火,所谓“火生于木”,因此“火”就是“李”,故李西月又谓“火西月”。李涵虚,排行居二,所以称“火二”。

李涵虚在《三车秘旨·道情诗词杂着》中记曰:“平时心慕的果系何师何仙?纯阳处士老陈抟,五代逍遥世外仙。”又云:“又师事哪位仙师?大元遗叟号三丰,元末逃亡不见踪。”在《吕祖题词》中又诗曰:“大江初祖是纯阳(吕洞宾),九转丹成道气昌。今日传心无别语,愿君个个驾慈航。”民国年间玄静居士徐颂尧(海印子)在《天乐集》中也记载:“涵虚真人初遇三丰仙师,次遇纯阳道祖,汇文始、东华两派之心传。道成,创立大江西派”(《天乐集·西派要诀》)。

李涵虚在自己的着作中多次提到“吾山老师”和“保和老师”,《太上十三经注解·纯阳先生序》载:“予闻而访之,托名吾山道士,携潜虚相随,以观其志气。僻居在峨峰东崦,闲静少言,不乐荣利,常以一琴适其志而已。予与相见后,复相俱者有年,时以重玄语之,言下辄悟。”在《黄庭外景经注解》中称:“若非吾山、保和二师频频指点,谁知致意于三关之间哉!”在《吕祖年谱·序》也讲 :“有一老人,长须五绺,号吾山先生。携一扬州俊士,同称南中人。声欬若洪钟,见《年谱》而悦之。云得吕祖实际,并为旁批数十行,飘然而去。月时方炊炉煮酒,拟待幽人,及排尊候教,已不知其所之矣。或以吾山者,五口一山也。南中者,终南颠倒之语。又词名有南中吕,必系吕先生也。”“吾山道士”和“保和先生”二位导师传授李涵虚丹道口诀,指导具体修炼,并不是通过扶乩所伪托传授。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一):西派溯源

四川在长江之西,故李涵虚宜称“西派”之祖也。(资料图)

一东一西,同注大江

西派,全称“大江西派”。“大江”是吕祖一派的别称。题名吕祖的《江上看云歌》云:“有客将予比大江,从今便衍大江派。”在《大江吟》之后记中明确称吕祖开创了“大江派”:“先生大海也,而以江自喻,弟子沟渠也,不敢以沱居,然沱乃大江一派耳。虽非沱而窃愿为沱,遇灌则分,逢泸则合,而今而后,皈依先生者,即称为‘大江派’也可。”所以皈依吕祖者,即广义的称为“大江派”。然而大江一派,乃众水之所依附,故必万流之来归。大江自西而东,皖江既受淮河西流水,后来又归长江,暗喻陆潜虚仍归宗于吕纯阳。四川在长江之西,故李涵虚宜称“西派”之祖也。而陆潜虚系淮海人,乃在大江之东,允称为“东派”之祖也。东有淮河皖江之来归,西则有沱江诸水之共趋,淮者固为陆西星,沱者即是李涵虚。淮也沱也,一东一西,同注大江而去,陆东李西,即所谓“星月交辉之谶,宿有因缘”[1]也。亦由此可知,“大江派”乃是以尊奉吕祖为创始,而“西派”乃是“大江派”之一支,故谓之“大江西派”。

西派传代有九字:“西道通,大江东,海天空”(按:《三车秘旨·道情诗词杂着·大江西派九字》)。据《吕祖全书》“大江派偈并引”所载,此传代九字系纯阳吕祖所题,云:“余前作《大江吟》,人多以‘大江’称我,怍良深矣。今诸子诵之,同然心喜,请开‘大江’一派,纯阳苦不敢辞。因按《禹贡》经文,‘岷山导江’八句,书九字曰:‘西道通,大江东,海天空’。以此循环,合九转之义。偈曰:大江初祖是纯阳,九转丹成道气昌。今日传心无别语,愿君个个驾慈航。”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一):西派溯源

育乎天地而无穷无涯(资料图)

考《吕祖全书·纯阳先生诗集》之《壶庐草自引》所云李涵虚之居地:“入其山,摩崖者,一卷也。临其水,铭池者,一勺也。造其庐,额屋者,一壶也。[2]其寓意广矣。”其所指出的“寓意广矣”是指什么呢?不妨顺便分析一下。“卷山”、“勺水”,语出儒书《中庸》,其云:“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广大,草木生之,禽兽居之,宝藏兴焉。今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测,鼋鼍、蛟龙、鱼鳖生焉,货财殖焉。诗云:维天之命,于穆不已!……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优优大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在《卷山歌》中也说:“观倒景兮步高峰,览霞光兮万丈红。峨嵋西峙兮,新月如弓。兹山无名兮,卷石云封。及其广大兮,养育无穷。”《勺水歌》说:“凿岩阿兮成小池,鉴天光兮萍草移。抱瓮灌园兮,随取随携。此水无多兮,一勺自怡。及其不测兮,涵育无涯。”这可以说是李涵虚对所创立的“大江西派”一个美好的憧憬和热切的希望,非常自信的用“谶语”的形式昭示“大江西派”的初创虽然是“卷山”、“勺水”,仅仅是“一卷石之多”、“一勺之多”,但在这微小中却孕育着“广大”、“不测”的生命力,会“养育无穷”、“涵育无涯”,因为“大江西派”的道法是“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一定会枝繁叶茂,必然会人才济济,将“大江西派”流于道统而不衰败停滞,育乎天地而无穷无涯。据史料记载,在李西月住世之时,是以“大江西派”“隐仙派”等自称。该派源出西蜀,其最初成立之际,除了作为领袖的李西月外,尚有活跃人物三十余人。依《张三丰先生全集》、《吕祖全书》和《乐山县志》所载来看,主要有刘卓庵(光烛,道愚,明阳)、刘遁园、刘光泽、杨蟠山(道果,培阳)、李岱霖(字云石,道霖,济阳)、藏崖居士、李迦秀(字西来,号遁叟,别号翩翾散人,东方生,皈虚,圆阳)、董承熙(字葆光,号槲园)、张君瑞(字辑五,号凤洲,自号凌云叟,别号半一居士)、张其相(号松亭,道相)、王筠(持平)、董江(字醒凡,号洗凡居士)、杨钟涛(字春平)、李朝华(号秦峰)、李朝拔(号萃岩)、张升鸿(号鹤亭)、李退谷、李元琏等。他们大多籍属四川乐山,或隶同省他县,而其本身的活动范围亦以乐山、西蜀为中心。

南、北、中、东、西五大丹道流派,都是吕祖洞宾门下一脉真传法派,均是传承了金丹大道正传丹法。而西派李涵虚既得到吕洞宾的真传,又得受张三丰的丹法口诀,因此西派更是汇合了东华(又称少阳派,即钟吕一派)、文始(陈抟、张三丰一派,又称隐仙派)二派的丹法精华,独树一帜,极具特色,直至近代传承不衰,支分派衍,遍布海内外矣。

参考文献:

[1]见李涵虚《吕祖编年诗集序》。

[2]《壶庐歌》:“一壶庐兮一壶天,庐中人兮壶中眠。”《玄关一窍歌》:“玄关一窍通真诀,乾坤辟破蓬壶阔。黄庭有个元翁客,抱琴待守天边月。”《天仙引五首》:“谁知静里乾坤大,我爱壶中日月长。任你人间是非谤,披云衣鹤氅,捧丹书玉章,紫府神仙齐庆赏。”

(编辑:若木)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传授/陈毓照,整理/盛克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