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葛洪卷:悠扬的琴音已歇,热血少年即将启程

[摘要]十三四岁的葛洪也正经历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叛逆期。他喜欢读书,几乎什么书都读,对书的特殊爱好使得他能够不远千里跑去亲戚家借书。砍柴补贴家用省的零花钱用来买纸写笔记、草稿。

文/梁持远

一手遮天的皇后

贾南风抚摸着身边的男子,沉醉在他宽广的胸怀里。自从把司马衷推上皇帝的位子,接着又除掉杨太后,皇宫里贾南风便是说一不二的人物。紧接着,她淫乱的性子也愈发显露出来。

中华文明进入封建社会后,女性地位是逐步降低的,并非一步跨入我们熟知的裹脚老太太时代。所以历史上才能出现例如李清照、武则天、鱼玄机、葛洪的妻子鲍潜光等等这样伟大的女性。但随着历史的进程,封建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毒害日益严重,才使得名留青史的女性越来越少,而且形象也多是愚昧、死板的三从四德代言人。

贾南风无疑是可恨的,她一手造成了八王之乱,间接导致了五胡乱华。她的放荡与强硬影响了整个西晋社会,造成她这复杂个性的根源出自于她的家庭。

贾皇后成长的环境非常复杂,而复杂的原因出自她的母亲郭氏。郭氏是贾充续弦,也就是第二个老婆。这个二老婆可了不得,嫁来的时候直接当了原配生的两个女儿的后妈。而且郭氏如同我们在影视作品上见到的后妈一样,善于嫉妒、手段阴险。一天郭氏看到乳母带着贾南风的弟弟贾黎明在门口玩耍,贾充路过便慈爱地摸了摸孩子。但在郭氏眼里却变成了乳母与贾充有关系,一怒之下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乳母打死。贾黎明失去了乳母,缺人照顾的三岁孩子不久也得了病随乳母而去了。贾黎明是贾太后的亲弟弟,郭氏的亲生儿子。

有这样一个嫉妒、狠辣的生母,贾南风从小就学会了一个封建女人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地位,获得所想要的权益所需的一切手段。因此我们也不难想象晋惠帝上台之后,贾南风是如何废杨太后、伪造诏书杀害反对自己的大臣,将国家权利一步步揽入自己手中。随着枕边的男人换了又换,贾皇后从他们的眼里看到的只有恐惧、贪婪、迷茫等等,全然没有一点爱意。天生矮黑丑的贾南风心灵一步步扭曲:她嫉妒,不准任何女人接近她的司马衷;她残暴,通过一次次的杀戮稳稳地掌握着晋朝的命脉;她孤独,享受权利却又不能承担这份权利所带来的责任。于是,她开始了自我放逐。从偷偷摸摸地与人偷情,到派人上街抓年轻帅哥,最终演变为乔装进入青楼卖淫。

葛洪卷:俯仰天地之间,汇集真理的光芒

铮铮的琴音悠扬地飘散在洛阳的街道(资料图)

好友的不同选择

西晋在历史上存在的时间很短,造就西晋灭亡的原因也很多。但魏晋却是个极有意思的朝代。例如灭亡的很大部分原因在于,这个时期的第一个统治者是个广开后宫的种马。第二个又是个傻子,实际的掌权人是丢了节操的皇后。接下来可谓一代不如一代,很快司马家族就玩完了。

例如在男色的审美追求上,魏晋可谓是达到了顶峰。当时的人们甚至还专门为帅哥们制定了宣传用小册子,从容貌、才艺、情操等各个方面宣传帅哥们的形象。到了南宋期间,刘义庆专门组织文人整理了出了短篇小说集《世说新语》。记录了魏晋时期文人墨客的生活趣事,是我们今天体验1700多年前人们生活最佳文字载体。当时的妇女们甚为开放,相传十大美男之一的潘岳(即潘安)年轻时拿着弹弓在洛阳街头闲逛,妇女朋友们都竞相手拉着手前来围堵他。一千七百多年前追星行为已经在魏晋出现了,恐怕我们如今粉丝疯狂的行为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

而《世说新语》中的美男子们不仅只有美好的容貌,他们也是才华横溢的风流名仕。例如爱喝酒的阮籍,还有爱好弹琴、打铁的嵇康,正是那个时代的明星人物,也是推动中国文明发展的重要人物。

谈到魏晋我们就不得不说“魏晋玄学”。这是个不亚于西方文艺复兴的时代,是上承两汉经学、下启宋明理学的重要思想发展阶段。嵇康与阮籍早了葛洪半个世纪,但人类的神交是时空所不能限制的。半个世纪后的葛洪也深受“竹林七贤”思想的影响,甚至葛洪最好的朋友嵇含也是嵇康的孙子。魏晋的人士有一股天生的狂傲和任诞。他们狂傲不羁的性格不仅仅只是一种风度,更是对假礼教和黑暗现实的激烈反抗。

这些文化的先驱,如同近代的梁启超、鲁迅一般,清醒地认识到了封建改造后的儒学、礼教、名教都是对人民的毒害,对思想的侵蚀。也如鲁迅喊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一样,魏晋的风流才子也喊出了“利岂为我辈设也”,“越名教而任自然”的响亮口号。

以今人的标准,魏晋时期的名士大多是不愿面对现实的酒鬼、吸毒者。相比而言,近代新文化运动时的革命家要勇敢得多。但历史的风浪总能淘洗出真正的英雄,新文化运动的先辈用鲜血唤醒了国人,而嵇康用他宝贵的生命证明了魏晋文人的风骨!

葛洪卷:俯仰天地之间,汇集真理的光芒

选择了麻痹自己(资料图)

阮籍在天下纷争、司马氏与曹氏争权、儒学变成思想毒药的年代。选择了放逐形骸、选择了麻痹自己,放弃了“兼济天下”的儒者追求。在入朝为官与隐遁山林之间,选择了沉溺酒精。这也就意味着,他做不了儒者,也没成为道士。想要做道士是有标准的,首先要虔诚侍奉神明,其次要用行动广度众生。而个人的修行与成就,是要在前两者中实现的。所以,尽管阮籍后期的思想更偏向于道教,但他始终没有道士的身份。

阮籍的好友嵇康就比他要刚烈得多。

嵇康是有名的大帅哥,按照今人的标准来看可是绝对国民老公。有一天嵇康打铁累了,中午下山买酒喝,被一个樵夫遇见了。结果,樵夫以为是碰到了仙人,不仅回去的一路上迷迷登登的,到了家还和邻里四处宣说。也不怪樵夫,谁让嵇康天生长得一张帅脸,一米八八的大长腿,最气的还是没事喜欢穿宽松的衣服露出八块腹肌。这等男神要是开个微博,没事直播弹弹古琴、打打铁,绝对生活得比在魏晋时代开心。

可惜啊,身为曹魏宗室的女婿,又是文坛领袖而且有一定的政治声望,企图篡权的司马昭可把他视作眼中钉。偏偏男神还刚正不阿,为了保全好友写下《与吕长悌绝交书》并毅然出面作证对抗司马政府。于是司马集团强行逮捕,并决定处死他。到了行刑那天,洛阳的百姓自发为他送行。三千太学生与文人墨客们,在反复与政府抗争无果后也来到了刑场。他们与百姓们默默站在街头,谁都没有说话,仿佛经过事先排练一般。嵇康被官兵押运至了刑场。就算饱受牢狱之苦,年近四十的嵇康只是消瘦了一些。他仍然风度翩翩、衣冠得体。他仍然精神饱满,俊俏的面孔上没有绝望,没有愤怒。他的到来使得整个现场的人们仿佛不是来参加葬礼,而是赴一场盛会。他的平淡、他的视死如归,感染了人们,告诉了所有人什么是魏晋风骨!什么是真正的风流!

他目不斜视,走向他生命终结的地方。学生们和民众站在道路两旁,有几个还用袖子遮住脸偷偷抹眼泪。他忽然来了兴致,问哥哥要了心爱的古琴。嵇康坐在刑场的台阶上,琴就架在膝盖上。学生们从人群中走出来,恭恭敬敬地跪坐在他面前,就像回到了学堂。嵇康环顾四周,平静地和众人说:“以前孝尼总想跟我学《广陵散》,我吝惜不愿意交给他,今日过后《广陵散》怕是要成为绝响了。” 铮铮的琴音悠扬地飘散在洛阳的街道。曲毕时众人拱手,嵇康放琴整理衣冠静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直至行刑完毕,众人才回过神来。止不住的悲伤伴随着抽泣声,为这位美好的文人送行。嵇康死后归葬到了他的家乡。中国人对家乡的思念是千年不变的,直至今日我们仍然遵守着“埋骨归乡”这样古老的安葬风俗。

葛洪卷:俯仰天地之间,汇集真理的光芒

葛洪的个人追求是简单的,却又是叛逆的。(资料图)

叛逆的追求

葛洪一家将葛悌的遗骨护送回了家乡句容。回归江南葛氏,虽然没有使得这一家子摆脱贫困的套子。但却为葛洪读书、自学提供了便利。

后来的学者经常认为葛洪一家子作为士族阶级,并没有史书上记载的那么贫苦。但我们应该理解失去了家庭顶梁柱,又没有谋生手段的这一家在经历了多次的搬迁之后,恐怕米缸都要见底了。更别提父亲做了一辈子清官,并未留下多少家底。

魏晋时期人们的追求是极端的。贾皇后追求权利、男色;贵族阶级追求奢华、享受;文化人追求变革与解放天性。在这杂乱的社会洪流中,葛洪的个人追求是简单的,却又是叛逆的。

葛洪追求的是真理!

葛洪卷:俯仰天地之间,汇集真理的光芒

砍柴补贴家用省的零花钱用来买纸写笔记、草稿。(资料图)

十三四岁的葛洪也正经历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叛逆期。他喜欢读书,几乎什么书都读,对书的特殊爱好使得他能够不远千里跑去亲戚家借书。砍柴补贴家用省的零花钱用来买纸写笔记、草稿。特别省,正反两面用,写到一片漆黑才放弃纸张。葛洪年轻时养成了实事求是的作风,他对所有的事物都秉持着怀疑的态度。书本和大人们说的话只有经过思考与验证,才会吸收进他的知识体系之中。正是因为他的思考与研究,他很小就开始写笔记,写读书心得,甚至写他自己的“巨着”。这么不断的读写,积累下了百卷巨著。但是这些“巨著”在后来成为了葛洪心中的黑历史。这个时期的葛洪也是个有点“二”的少年,和我们后来认知的光辉形象扯不上半毛钱关系。而这时他写的东西估计和我们90年代朋友的QQ空间,80年代朋友的日记差不多。

葛洪“抱朴子”这个称号的由来是十里八乡的邻居起的。大致是大人们觉得这个年轻人懂得多,有礼貌,还很谦虚、朴素。于是就以《老子》里“见素抱朴”的“抱朴”给他取了个外号,可见家乡人对葛洪的喜爱。也正是因为葛洪的好学,家族里的长辈给了葛洪一个特别的机会。 “去马迹山(如今安徽庐江内),跟随博士后导师郑隐先生学习吧!年轻人!你会有个好前程的。”有志气的葛洪得到消息就跟母亲兄弟们告别,孤身一人跑去外地上学去了。

下节预告:

受到战争的冲击,魏晋的道教被拆散到各地,衍生出了许多不同的版本,其中甚至有许多邪教。我们将简单聊一聊魏晋时期的道教。

葛洪顺利地赖上了郑隐,包吃包住包学的三包政策下顺手弄到了导师的真传——炼丹术。下节我们还将聊到神奇的炼丹术。而炼丹和我们今天了解的大火烧矿物有什么不同呢?

如果有空,麻烦各位给我一些建议。上次那篇读者和我说没有趣味性,读起来像百度百科。小道在此先谢过各位。(拱手)(编辑:若木)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梁持远。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