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五):睡定剖讲

丹道养生腾讯道学传授/陈毓照,整理/盛克琦2017-05-26 09:55
0评论 收藏

[摘要]孔子云:“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乐者,睡中神息相抱,精神冥合,百脉冲和,而畅于四肢,真睡眠三昧之大快乐也。

传授/陈毓照,整理/盛克琦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五):睡定剖讲

不知不觉中缩短了时间空间(资料图)

“一觉千年”

心息相依,放在外面虚窍中,就是真炉鼎,是得定的初基。能身心意兀然不动,忘人忘我,忘物忘怀,彻底打破时空、物质的界限,就是大定真空的效验。

一个虚空是独立的,两个阴阳或四个阴阳,都是对待的。把独立与对待转成一个统一体,则三家相会结婴儿矣。夫定者,即是促使三家相会结婴儿统一体之微妙方法也。

破体之人,一身上下都是阴气,故须招摄虚空中之真阳以续命。陈抟(或云是钟离权)恐人不知,故特意指出:“四大一身皆属阴,不知何物是阳精。有缘得遇明师指,得道神仙在只今。”那么又如何去招摄呢?张三丰说:“无根树,花正微,树老将新接嫩枝。梅寄柳,桑接梨,传与修真作样儿。自古神仙栽接法,人老原来有药医。访明师,问方儿,下手速修犹太迟。”(《无根树词》)心息相依,神定虚空,以我之阴阳,接天地之阴阳,如树之以嫩枝插入老枝,以类入类,牝牡相衔,妙土打合,而后返老还童,岂不是一模一样,同一道理。世间的人,都不知道这个方儿,非访明师不可。既神息两定,又得虚无真土的打合,到于虚极静笃时,天地之虚空,即我之虚空,空中真阳,自然续续而来,如何不复童,不长生哉,岂不是“得道神仙在只今”乎?缘督子所谓:“一点阳精,秘在形山,不在心肾,而在于玄关”者之言,亦指此也。迷者千万里,明者一步超,如此而已。

夫定有长短,工夫纯熟,一身畅快,直至一定三四点钟,以至一定至七日之大周天。如能久定在外面,则定极即能离定出神矣。学仙之法,不过一“定”字耳。能定得一分,即去得一分呼吸;去一分呼吸,即去一分阴;去一分阴,即添一分阳;添一分阳,即元神得一分明。是故心愈定则神愈旺,神全则自然脱胎矣。

睡是定的前奏,可见“睡诀”不离“定诀”。故每当睡前,都必须做到“心息相依,神定虚空”,然后睡熟。此即陈抟老祖一觉睡千年(《无极图》)睡功之大旨也。虽然一觉睡千年之说,未免夸张。但心入虚无,便能超脱一切,无天无地,无人无我,无来无去,不再为三维世界所囿。“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实在亦不足为怪。实践出真知,非切身体会的人,是无法理喻的。

大定之中,自然在不知不觉中缩短了时间空间,物质也可能变成了透明体,又怎么能不千年如一息,身貌形象,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呢?故我认为,舍虚无而求无极玄牝之门者,是诚缘木求鱼,以黄金为沙砾,珍珠混鱼目也。尚何道之足言哉!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五):睡定剖讲

无极图(资料图)

睡眠三昧

相依之法纯熟,必须转入神气相忘,才能入定。不然就不可能进入定境。故此“忘”字诀最重要,入睡乃心息相依最初效验。苟或心息不能相忘,即不能入睡,“睡”尚不能,况“定”乎?此心息相依法门,是古今真仙真佛真修之功,是最简易最高效的微妙法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万两黄金无处买”的修真秘诀,请勿等闲视之,陈抟之所以能一觉睡千年,亦不过如此而已。

凡初做心息相依,若能勿忘勿助,绵绵若存,片刻之久,即能睡去。一觉醒来,百骸调理,气血骨肉融和,精神舒适,其妙难以形容也。若功夫稍进,自然由睡着而转为入定。睡为定之嚆矢,定从睡中产生。初学有睡无定,久修有定无睡。是故初修之人,能睡着即是效验,能自然速睡尤妙。此睡眠三昧之境界,号称“相似定”,与常人昏睡情形,迥不相同。禅客坐禅,惟恐其睡;玄宗心息相依,惟恐其不睡。妙兮哉!此睡眠三昧,乃初学入手之通途,“大定真空”之前导也。

人生百岁,日作夜息,全赖睡眠调剂生活,恢复精神。凡入睡前,必须做到心息相依,神定虚空,因心息相依而睡着,睡中心息自然合一,故能有不同的自然效应。凡常人夜间睡熟,至静极时,只能感召天地之真阴,不能感召天地之真阳。若心息真依而获睡,则两者能同时获得感召。以我心息之和,感召天地之和,此为天人合发之机,其为利益,岂有量哉!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五):睡定剖讲

真人本无睡,睡则浮云烟。(资料图)

获睡眠三昧之效者,古今代不乏人,尤以陈抟之有陈希夷老祖《睡诀》之杰作为最,名“蛰龙法”。陈抟能一睡千年,有睡神仙之称,千古传为佳话。陈抟之《无极图》,本是直示“虚空一着”,谓“心息相依”之地,是睡眠三昧之绝妙真诀。陈抟学何昌一之锁鼻术,明显表明丹诀返还之要,应从鼻孔外之虚空锁之。与《无极图》同出一辙,同属一理,实即心息依虚之法也。陈抟赠金励君《睡诗》云:“常人无所重,惟睡乃为重。举世皆为息,魂离神不动。觉来无所知,贪求心愈浓。堪笑尘中人,不知梦是梦。至人本无梦,其梦本游仙。真人本无睡,睡则浮云烟。炉里近为药,壶中别有天。欲知睡梦里,人间第一玄。”由此可知,陈抟之睡,非真睡也,乃以定为睡耳。定则时空变窄,千年犹如一息,未足奇也。心息相依,神气交融,非“睡则浮云烟”之象乎!心即是火,息即是药,炉与壶是虚。心息同定于虚,鼎炉火药俱全,先天虚无真一之炁,至为切近。故云“炉中近为药,壶中别有天”也。此睡岂同于常人之睡哉!真人间第一玄妙之诀法也。

其《睡诀》不云乎:“龙归元海,阳潜于阴。人曰蛰龙,我却寂心。默藏其用,息之深深。白云高卧,世无知音。”心息相依之旨,跃然纸上。无极丹旨,数语泄露无余。龙即木性也;阳即火也神也。元海为元始祖气的海洋,阴为坤母之象,即指虚空宝地。是知龙归元海,阳潜于阴者,非即心息相依之叠义词乎!蛰龙寂心之说,藏用息深之旨,非即心息相依之妙用乎!心息相依,以神驭气,如人高卧于白云之上,优游惝恍,其乐为何如也。

大江西派丹诀次第详指(五):睡定剖讲

五龙飞跃出深潭(资料图)

睡诀剖析

再观吕祖之题词,对陈抟的《睡诀》的解释,尤为剖皮见肉。诗云:“高卧终南万虑空,睡仙长卧白云中。梦魂暗入阴阳窍,呼吸潜施造化功。真诀谁知藏混沌,道人先要学痴聋。华山处士留眠法,今与倡明醒众公。”万虑皆空,而长卧高卧于终南山白云之中,白云为肺气白金之象,常笼罩于终南山下虚无谷中,人卧其间,非心依于息,神潜于虚之法象乎!空虑长卧,非大定乎!简言之,即大定真空是也。“梦魂暗入阴阳窍,呼吸潜施造化功”,更是“心息相依”绝妙注脚。魂者心神意识也,形象化的笔法,阴阳窍是神气穴,是虚无玄关的别名。因此窍是阴阳二气必由之路,是两重天地、四个阴阳聚会之所。元神暗藏于阴阳虚窍之中,随息出入,天人交感,乾坤阖辟,非呼吸潜通造化机之密旨乎!“心息相依”之真丹诀,谁能知道就藏在这神气交融的混沌之中。不知学道之人,果能闭塞耳目口之三宝,学此道人之痴聋否?这就是住在华山的处土留传下来的睡眠妙诀,我今特为明白说出,藉以觉醒众位诸公耳。

张三丰《蛰龙吟》云:“睡神仙,睡神仙,石根(混元石之根即虚无之地而言)高卧忘其年。三光沉沦(即精气神三宝同定于虚之旨)性儿圆。气气归玄窍,息息任天然(二句不忘不助之旨),莫散乱,须安恬,温养得汞性儿圆,等待他铅花儿现(此静极生动,一阳来复之象),无走失,有防闲,真火候,运中间(一觉复依,即为防止走失、防危虑险的真口诀),行七返,不艰难,炼九还,何嗟叹,静观龙虎战场战,暗把阴阳颠倒颠(神定虚中,内则七返,外则九还,无不自然而然。龙虎之战,阴阳颠倒,都于静定中观之,任其自然之默运)。人言我是朦胧汉,我却眠兮未曾眠(此言照而常寂,寂而实照之旨,此正惺惺寂寂时也)。学就了真卧禅,养就了真胎元,卧龙一起便升天(此言功足胎圆,脱胎神化之象)。此蛰法,是谁传,曲肱而枕自尼山(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故引以为喻),乐在其中无人谙。五龙飞跃出深潭(五龙捧圣,即五炁朝元之意)。天将此法传图南(陈抟别名),图南一脉谁能继,邋遢道人张丰仙(张三丰自称)。”

又三丰《渔父词》云:“蛰法无声且有声,声声说与内心听(即心息相依,以心听息之旨),神默默,炁冥冥(神气冥合),蛰龙虽睡睡还醒(即寂而常照之定境)。”

一吟一词,“心息相依”之睡功秘诀,剖露无馀,综前诸述,实可不解自明。孔子云:“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乐者,睡中神息相抱,精神冥合,百脉冲和,而畅于四肢,真睡眠三昧之大快乐也。

《大洞经》云:“长眠太无外。”太无,即太虚无极也;长眠,即大定之意,外即身外。非即“大定真空”之义乎!与吕祖的“睡仙长卧白云中”同一旨趣。一则直示定之所在,一则直示定处的象征,呼吸出入之处,终日冒着白气,像白云一样真不免有飘飘欲仙之感。可见《睡诀》即“定诀”也。学定必先学睡,入睡未必皆定,入定睡如未睡,必能了了常知。总要明白,必须做到心息相依而睡耳。(编辑:若木)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传授/陈毓照,整理/盛克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