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葛洪卷:天灾初显,战乱频发,英雄梦悄然而生

[摘要]更多的百姓过着流离失所、饱受迫害的生活。回到家的葛洪更加勤勉的读书。悄然之间,他读书的动机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的探索未知,进发为探求解决人间疾苦的办法。

文/梁持远

天灾初显

年轻男子在农户家已经借宿两天了,他有些烦躁地在纸上写划。此时虽然是白天,室内却很昏暗,窗外的雨下个不停,乌云遮住了阳光。乡村的道路多是泥土夯的,雨季里很容易就变得泥泞。农家的主人正守在田里,这场降雨猛烈而持久主人显得很紧张。农田和稻子是要精心呵护的,过多的降雨有可能把庄稼冲得东翻西倒。田里的水不及时调整,又有可能将稻子淹死。排水过急,又会带走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肥沃泥土。因此,农家陈老汉只得守在田边的棚舍里。

葛洪出门了,农家人托他给陈老汉带午餐。老汉本不姓陈,早年战乱的时候跟着流民逃难到了此地。随着曹魏、西晋的建立,天下战乱逐渐减少,然而国家税收与徭役却渐渐变得严苛。老汉因此依附当地的陈老爷,改了姓氏以求养家活命。魏晋时期司马氏为了争取士族阶级的支持,允许、甚至封赏士族佃户和衣食客。农民们为了逃避国家残酷的赋税徭役依附士族,而这些举动只不过是从老虎的嘴下逃到了狼的爪子下,被剥削的命运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变。

葛洪卷:天灾初显,战乱频发,英雄梦悄然而生

家庭美满(资料图)

田边的棚子里,老汉见后生衣衫被打湿了,赶忙往火盆里加了把柴。“后生,那日你来借宿时说自己姓葛,可是丹阳葛氏家的少爷?”外面稀稀落落下着雨,老汉的提问打破了棚里的沉默。

“是的,学生是丹阳葛氏出身。老先生如此相问,可是自丹阳流落自此?”葛洪回过神来,赶忙答道。

“呵呵,我原来是徐州彭城人,并非句容人士。”老人家笑着说:“当年路过丹阳时葛家施粥给我们这些流民,我们才活了下来。当时还曾去地肺山脚拜过神仙,求来了几个乖巧孩子。”

葛洪观察老人神色变化,似乎还有话想向他倾诉便附和道:“善缘,善缘。”

“乱世人,犹如浮萍、好似草芥。老汉我该死啊!”老人家叹了口气:“当年路过丹阳,听说三茅兄弟在此得道升天,老汉便去求一双儿女。老神仙慈悲,后来便有了两个大儿子,前几年老婆子又怀上了小女。也算是家庭美满。”

“可谁知!可谁知!”老汉越说越激动,棚外雨倾泻也愈发猛烈:“我那可怜的老大啊!怪老汉我没本事,请不来医生也抓不起药啊!我可怜的老大就这么去了....”

望着老汉双眼留下的浊泪,葛洪手足无措。十六七岁的他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只能学着以前照顾父亲的手法给老汉拍背顺气。

老汉仿佛魔怔了一样,自顾自的说道:“不晓得那些当官的怎么想的,我那次子也被抓去当了劳力。听说派到南边去了,这一去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回来的机会。”

葛洪卷:天灾初显,战乱频发,英雄梦悄然而生

这场雨好生大(图源:梁持远)

“这场雨好生大,今年怕是要欠收。”老汉说完便往外走。他径直到了水田东边,恨恨地凿出一个排水口。这场雨,下得是愈发大了......

古代社会信息传播得非常缓慢。田头的一老一少并不知道,这场大雨竟然笼罩了大半个西晋。这一年,河流一改往常的平静,山里传来轰隆的塌方声。大自然在这场暴雨中积蓄着能量,仿佛在某一个时刻要把人类社会冲垮.....

葛洪卷:天灾初显,战乱频发,英雄梦悄然而生

防止将领带兵反叛,给予的军粮很少(资料图)

人祸已至

西晋时北方、东北和西北,尤其是并州和关中一带居住着许多处于不同社会发展阶段的少数民族。江流曾说“西北诸郡皆为戎居”,关中百余万口“戎狄居半”。晋朝对于少数民族的剥削是残酷的,连年的自然灾害使得关中地区粮食锐减,中央对于此地的苛捐杂税却未曾减少,反而增加。于是,少数民族的叛乱是可以预见的。历史上西晋在平吴以前(270~279年),凉州鲜卑族人秃发树机能起兵反晋。可以看出,少数民族对于晋的统治是不认可的,而起兵反晋也存在先例。

西元296年,秦(甘肃甘谷)雍(陕西西安)两州氐氏部落和羌氏部落起义共同反对西晋政权。氐氏部落酋长齐万年受到氐氏和羌氏部落人民的共同推举,自封为大帝。而略阳(甘肃天水)氐氏部落酋长杨茂搜避齐万年之乱,带着4000族人跑到仇池避难去了。少数民族内部并不统一,杨茂搜跑到仇池建立了仇池国被晋慜帝封为骠骑将军,左贤王。

次年,西晋朝廷决定排建威将军周处处理齐万年。但面对坐拥十万大军的齐万年,西晋朝廷却只给了周处五千兵马,以及少量粮食。周处知道这是个必死之局,但为人忠孝的他并没有推辞。

朝廷为了防止将领带兵反叛,给予的军粮很少,每到一城、县都要补充。对于周处这样一个得罪了绝大多数皇亲国戚的人,官员们除了冷嘲热讽的为难外,甚至暗中克扣了军队的口粮。

这一年,秦、雍两州大旱。田地裂开口子,禾苗干枯倒在田地里无人看管。大湖水域面积大减,鱼虾的尸体曝露在淤泥滩上发出难闻的味道。人民流离失所,为了活命渐渐集结成流民队伍分别向益州、豫州、冀州、南阳方向进发。周处的军队行进路上遇上了这些难民,却无法向难民提供帮助。朝廷下令遣返、甚至杀掉流民。

周处看着面黄肌瘦的难民暗自流泪,他原本是吴国的臣民,魏晋灭吴后吸纳进了西晋朝廷。当年战乱之时吴民也曾四处流散,老人、儿童、受伤者多死在流亡的途中。道旁黄土堆斜斜的插着枯木片削的墓碑。没有名字,没有后人,没有祭品。将军默默提来一壶浊酒,扶正了墓碑,敬上酒,守在墓前久久不起。

小兵端来饭菜,太阳不知不觉间已经落山,军队不许进城已经在城外扎寨。周处看着端盘的手,稚嫩却磨出了老茧,猛地抬头发现是个未满二十的孩子。将军抓起孩子的手,怒目圆睁:“傻孩子,你在这干什么!不知道我们是去送死的吗!”他艰难地站起来,拉着小兵就要往城里去:“你今晚就逃,混入难民的队伍。老爷我会给你个战死的身份,其他的你不必担心。”

“将军。我不走!”小兵止住将军接着说:“我本就是此地人士,两年前官府抽调进了军。如今家乡大劫,父母兄长怕已归天。我心中没了牵挂,请将军准我上阵杀敌。”

周处看着小兵坚定的神色,甩甩手。“罢了,罢了。随你去吧。”说完便起身回帐。

葛洪卷:天灾初显,战乱频发,英雄梦悄然而生

大雨冲垮了葛洪前进的路线(资料图)

劫难

西元295年,荆、杨、兖、豫、青、徐、六州大水。关中(陕西中部)饥荒严重,饿殍千里。

西元297年,秦、雍两州大旱,米每斛万钱。齐万年作乱,晋出兵讨伐。梁王司马肜督战,下令建威将军周处、振武将军卢播、雍州刺史解系攻齐万年与六陌。时敌强我弱,梁王却下令强攻,周处军队上下未曾饮食却被迫往前线应敌。此战从早晨到日暮,杀敌万余,弓箭兵马用尽。卢播、解系不救,周处战死。

西元298年,荆、豫、徐、杨、翼五州大水。大雨冲垮了葛洪前进的路线,他无奈返回丹阳的老家,等待明年的机会。老汉的水田保下了,可许多禾苗的根系被雨水冲毁,减产已成必然。老汉只能期待下一轮的播种能给他带来足够的收获。

初闻人间疾苦,葛洪意识到自己的家境在当时竟然算得上好的。更多的百姓过着流离失所、饱受迫害的生活。回到家的葛洪更加勤勉的读书。悄然之间,他读书的动机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的探索未知,进发为探求解决人间疾苦的办法。

十六岁的葛洪志气高远,他幻想着完成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也未曾完成的丰功伟业,做着所有青少年同样的“英雄”梦。《论语》《孝经》等官员必修课程也加入他的读书计划表。只要他才华足够,丹阳天师世家葛氏的招牌势必会成为他进入官场的敲门砖。

然而,一切会如他设想的那么美好吗?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未来依然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可能性,他的命运仍然是个未知数。(编辑:若木)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梁持远。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