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道学专访:伍虎勇道长带您走进国家级非遗之无锡道乐

[摘要]以前没有道教音乐的概念,实际上还是属于礼乐方面的一种,就是说中国古代音乐它也是追求天人合一的。

文/伍虎勇

世居江南正一道述说:拥有怎样的气质方能称为道士

主持人:大家好,我们今天很荣幸有请到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无锡道乐唯一传承人伍虎勇道长,欢迎伍虎勇道长。

伍虎勇:大家好,祝腾讯道学的道友们、网友们三无量:无量观、无量寿、无量福。

主持人:谢谢伍道长。其实伍道长您很有意思,就是说好像是在诗人汪国真去世的时候,您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他的代表作品《热爱生命》,您很喜欢这首诗吗?

伍虎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这两句话也体现了一个道士孜孜以求,不管在求道的道路上遇到了多少艰难险阻,他总是朝着这个目标在前进的,所以我特别喜欢这两句话。

主持人:其实就是说这个诗和您有共鸣的?

伍虎勇:对的。

主持人:好像您的祖父是一位道士?

伍虎勇:对的,我祖父伍鼎初是道士,然后我的曾祖父也是道士。出生一个道教世家,以前江南祖传很多道教(世家),以前的江南,由于这种环境就孕育了江南道教独有的就是说习惯,比如说我们在,我们江南的科仪里面,哪怕现在娄真人编的那个《黄箓斋醮科仪》里面也写到了“恭按家传上道”,实际上这个家也能指自己的家。

主持人:家族的传承。

伍虎勇:也能指大上清宫(龙虎山历代天师供祀神仙之所)。所以他在这个里面,就是说“恭按家传上道”,拜进表文。

主持人:是不是说因为出生于一个道教世家,所以您才会成为一个道士呢?

伍虎勇:这个也不是的,就是说万法随缘,第一个要跟道教有缘,我们讲“缘生缘灭,缘去还无”,就是说第一个要跟道教有缘,第二个就是说做道士还是要有一个标准的,有些人他就是,比如说品德、品德方面,文学修养方面,都是要考虑的。也不是说,你比如说我父亲,我爷爷当时就说有很多那个,就是说师兄弟吧劝我爷爷就是说:“你儿子也可以带带的,带带他赚些钱。”然后你知道我爷爷怎么讲吗?他说:“他就他不具备这个气质。”

主持人:不具备道士的气质。

伍虎勇:然后他这个修养,他这个各方面不具备道士这个气质,将来说他要是做了道士,他是用我们无锡话讲就是要丢他脸的。

主持人:要丢您爷爷的脸。

伍虎勇:对,所以我爷爷没带他,他说,这个孙子倒是有这个气质。

主持人:您是有这个气质。

伍虎勇:对的。

主持人:那您父亲听了之后有没有不开心呢?

伍虎勇:没有没有。做道士的话,就是说我们老一辈的在选择道士的时候,他还是有很多标准的。

腾讯道学专访:伍虎勇道长带您走进国家级非遗之无锡道乐

伍虎勇道长(左一)

民国时期,美国艺术家将无锡道乐及瞎子阿炳等十位道士推向巅峰

主持人:据我们了解,您是尤伍忠先生唯一承认的弟子。

伍虎勇:对的。

主持人:您爷爷所生活的那个年代,无锡的道教或者说无锡的道乐,当时的现状是什么样的,能跟我们讲一讲吗?

伍虎勇:民国的时候无锡的道乐实际上达到了一个顶峰。

主持人:很兴盛。

伍虎勇:很兴盛,创造了一个辉煌。实际上跟无锡周围的环境,跟这个人文环境有关系的。第一个,民国的时候,就是说无锡作为全国四大米市之一,全国的粮食都是在现在叫北堂大街,以前叫三里街,都在那边上岸然后发往全国各地。

主持人:由这条运河发往全国各地。

伍虎勇:对,然后全国四大米市之一,无锡又是鱼米之乡,所以经济也是比较富裕的。第二个就是说当时中国的民乐是走在,无锡的民乐也是走在前列的,民国的时候出来那个学院派的刘天华音乐家,又出了瞎子阿炳,我们也要叫师爷吧。

主持人:这样一个传承关系。

伍虎勇:瞎子阿炳。这个里面为什么说他达到了一个顶峰呢?因为第一个,有瞎子阿炳的关系,第二个是有“十兄弟”,又称为“十不拆”。

主持人:“无锡十不拆”。

伍虎勇:我先生的父亲尤墨坪也是在十兄弟里面,包括我爷爷伍鼎初,包括南鼓王朱勤甫,支廷祯,王士贤,谢濂山,就是一大批民乐高手。为什么说达到了一个顶峰呢?第一个就是在民国的时候,无锡有个就是说在全国音乐界里面排的上很前列的,叫天韵社。

主持人:天韵社?

伍虎勇:天音社当时的当家人就叫吴畹卿,吴畹卿这个人他办了天韵社以后,里面有很多班,就是梵音组、古琴组、昆曲组,它里面分了很多的,就是当时的梅兰芳也拜吴畹卿为师的,然后音乐家杨荫浏先生也是拜吴畹卿为师的,所以当时有这个人文环境。然后第二个就是,吴畹卿先生他办了这个天韵社以后,他是向全国交流的,当时有个美国的指挥家叫爱希汉,爱希汉当时也是挺喜欢音乐的,他在上海住在租界里面,有时候在英文报纸上也发表一些对中国民乐、对中国道乐的看法和研究。当时由于他闻名吧,久闻吴畹卿的大名,就叫吴畹卿安排一场音乐会,这个音乐会是怎么安排呢?就是爱希汉弹钢琴,他来表演一首曲目,然后由吴畹卿那边说弄一个组出来,也表演一首,这样大家相互交流了。当时就是“无锡十兄弟”也参加了,当时就表演完了以后,爱希汉在上海的英文报纸上就盛赞,现在就说这十兄弟的音乐很精湛,十个人的演奏等于我们一个三、四十个人大型的交响乐的演奏。

伍虎勇:他然后就到印度去了,印度去了以后,他当时在印度把这个老婆、孩子又放在印度,他又当时又乘船回来,他想再听一遍道乐的《十番锣鼓》,这在当时是很难想象的,因为当时交通很不便的,民国的时候,当时他又没飞机,他不远万里再回过来听一遍《十番锣鼓》,然后他就是写了一篇文章,他说在这几个月听了以后,在我魂牵梦萦的,一直魂牵梦萦的是这道乐的《十番锣鼓》。所以由于他(爱希汉的推崇),无锡的道乐音乐就是“十不拆”(因此)名声鹊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