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法术追魂,为的是一段放不下的恋情;道法精妙,放手也是一种慈悲

[摘要]重回厢房,大家心里都一肚子的疑惑,而罗长子此时才将事情慢慢地道出,原来床上躺的是某位大帅的姨太太,一位大帅的姨太太和你有什么关系,看你也不是缺钱的人,想必不是为了钱……

文/解人颐

人生忙忙碌碌,很多时候为的是糊口生存,正所谓日求三餐,夜求一宿,其实人的需求就是这样的简单,只不过在这简单的追求中,自己又横加了许许多多的额外,于是就横生枝节,演化出了许许多多的悲欢离合。美好的人与物,人人都喜欢,古诗云“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有时候比起求之不得,曾经拥有而失去更让人难以割舍。

枯骨观之邀

那天庙里突然来了一个人,急匆匆地敲开大门,懒道人正在大殿上上香,等到下殿之后,来人已经不见了,说是还要赶着去别的地方通知其他人,只留下了一块黑色的玉牌,下面的小道童递上玉牌,懒道人看了玉牌,并没说什么,只是收入袖中,转身就去后面房中背上一个袋子,吩咐道童看守门户,就直接出门去了。像懒道人一样收到玉牌的还有好几位,他们此刻都在朝着同一个地点赶去——枯骨观。

法术追魂,为的是一段放不下的恋情;道法精妙,放手也是一种慈悲

枯骨观旧影(资料图)

枯骨观位于三省交界之地的一座山上,现在早已成为了历史,半点废墟都找不到了,可是在当时却是过江湖上大名鼎鼎之地,观里道众众多,其中原先一大部分是清末一支团练的残余,大清完了,民国到来,这些人官不收,军不要,有些人就又投靠在各地大帅的手下,而一些年老或厌倦了打打杀杀的则独自上山,靠着之前军中的一些留下的军饷,修成了这个道观,至于为什么要取名为枯骨观,则是因为他们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百战余生,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所以以枯骨二字命名,时时告诫自己,莫再沾惹这刀头舔血的事情,平时生计靠着自己开垦的一些田地,种田种茶,不过后来听说,这些其实只是一个幌子,他们这支团练在几次剿匪的战役中,拿到了大量的金银财宝,应付这观里的日常开销绰绰有余,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才以田、茶为业。

那么这样一个深山古怪又为何会在江湖上出名,且和懒道人拉上关系呢,那有点从观里的当家说起了,观里的当家原先是团练队伍中的军师,姓何,所以人们尊称为罗先生,因为人长得特别长,背地也都叫他罗长子,小小年纪二十多岁就出道,到了军中,据说除了谋略过人之外,奇门遁甲,天星演卦也都无所不精。原先刚到军中,年轻的娃娃自然难以服众,但是几次仗之后,整支队伍对他是心服口服,当年正在湖南一处剿匪,懒道人正好行脚到了此地,土匪之中也有一老者善用巫法,布了一个不知道什么阵,团练被困在一个山谷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那时正是六月大热的天气,暑气蒸腾,而又连天不雨,缺水断粮的。

眼看就是危在旦夕,而这个山谷地势险峻,外面罗长子带领的援军打不进来,里面被困的也出不去,而懒道人恰好来到山谷的另一头,刚一靠近,就发现这谷口有军队驻扎,且各处都不规则的堆了许多石头,树木,懒道人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蹊跷。兵荒马乱的本不应该随意招惹这种事情,懒道人那天不知道是一时技痒,还是有心要助团练官兵一臂之力,于是就闯到团练的军中,见到了罗长子,教了一个破阵的路线和时刻。

罗长子也是此中的高手,只不过一时未能相通,这次被懒道人这么一点拨,顿时恍然大悟,第二天按照预定的时间,杀入谷中,果然一仗大胜,成功救出了自己的部队。自此之后,罗长子和懒道人也就结下了不解之缘,罗长子是以前一个秘密组织的首领,这个组织多是网罗江湖上的奇人异士,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其中几个重要人物,都有一枚玉牌,罗长子也给了懒道人一枚玉牌,说是只要以后有任何需要,只要根据暗号,找到他们门里的人展示这枚玉牌,无论是出人出力出钱,都一贯承担绝不推辞。懒道人这几十年来从没用过这玉牌,自从罗长子上山盖了道观,做了当家之后,也曾请过懒道人去庙里小住几日,这次出动玉牌来见,必定是观里出了什么大事。

经过了好几天路上车马奔波,懒道人在一天的半夜时分赶到了山上的枯骨观,敲开门后,一名中年道人带懒道人来到了一间厢房,厢房内已经有了三个人坐着,却并不见罗长子的踪影,等了片刻,庙里的另一位清瘦的道人出来对大家说,罗先生正在后堂办事,稍等片刻就来于大家见面,懒道人鼻子里却一直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他来到了厢房,和以往大家常看到的神采奕奕的样子不同,这次的罗长子面容青黑,一脸疲惫,而他一进来,这臭味就更浓郁了,还没等大家开口问,罗长子自己先说了:这次请诸位来,并非有意叨扰,实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小弟一人力有不逮,所以特地来相请大家帮忙。

帷幕后面的女人

至于什么事,先请大家去后堂看了再说。四个人跟着罗长子穿过一条弯弯曲曲,长长的走廊,来到一间石屋面前,愈靠近而气味愈浓。推开石门里面除了一张挂着重重帷幕的大床之外,别无他物,大床的床脚处,放了一缸水,水内有阵阵臭味传出,大床之内还时不时的发出呻吟的声音,明显有人在里面。撩开第一重帷幕,罗长子让懒道人一人跟他进去,第二层帷幕撩开,从里面伸出了一个干枯发黑的手出来,罗长子指着手对懒道人说,道兄,你看这是怎么回事,懒道人接过手一看,这是一个已死之人的手啊,手上尸斑黄水都已经开始出现了,怪不得前面会闻到这么浓烈的臭味,但是明明床上的人还活着。罗长子将最后一层帷幕一拉开,赫然看见床上躺着一个面容娇好的女子,虽然可以看得出已经有了些年纪,但是年轻时必定是位出众的人物。罗长子问懒道人看清了吗?懒道人点了点头,罗长子端起床头的一碗药汁,灌床上的女子喝下,接着请懒道人和其余四人出外细谈。

法术追魂,为的是一段放不下的恋情;道法精妙,放手也是一种慈悲

一座大床(资料图)

重回厢房,大家心里都一肚子的疑惑,而罗长子此时才将事情慢慢地道出。原来床上躺的是某位大帅的姨太太,一位大帅的姨太太和你有什么关系,看你也不是缺钱的人,想必不是为了钱,那为啥搬到观里来呢,直到说出了她的另一个身份,大家才恍然大悟。她是罗长子少年时青梅竹马的玩伴,罗长子当年还在师父门下学道的时候,她是附近镇上中药店掌柜的女儿,因为师父常常差遣罗长子去药铺买药,所以一来二去两个人也都熟了,二十岁的时候罗长子曾想向她家提亲,好说歹说央求了师父上门去说,人家只说了一句话,你这穷小子,一穷二白的拿什么来养我家女儿,虽说我们也只是小门小户的,但是从小就当作掌上明珠,娇生惯养,跟着你不是白吃苦吗?听到这话,罗长子的师父也坐不下去,只得道了声叨扰,带着罗长子离开了药铺。那天是罗长子平生第一次哭得这么伤心,当然也是罗长子最后一次落泪。

罗长子回来后不久,就向师父告了假,一个人要下山去闯荡,师父知道强留不得,就给了他一点川资盘缠,放他下山,也就才有了之后的罗长子投军的故事。投军之后的罗长子专打土匪一是为了除暴安良,不可讳言,也是为了多攒金钱。而世事弄人,等到罗长子有了钱,女孩却被一个大员,娶了过去。有缘无份,也只能徒叹奈何,这之后也有好些人给罗长子拉过媒,但都被罗长子一一婉拒了。

等大清完了,大员摇身一变成了大帅,罗长子就更没希望了,只得带领一些兄弟上山,原本想的是清心祝祷,以度余生,可谁知去年一个消息又让他心底波澜再现。大帅前几年战场失利,下野回家,虽然官没了,但是钱财还是大把,生活无忧,不过郁郁寡欢,就在去年生病去世了。人一死,家里的几房姨太太和子侄辈就开始分家产,罗长子的心上人因为没有生育一儿半女,自然就占了下风,被排挤打压,最后只拿到了一套院子还一点生活费,就被赶了出来。好在姨太太平时存了一些私房钱,生活还过得过去,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半年前不幸中了别人的圈套,自己房产和仅有的一些钱全都被人卷包骗了去。从此便一病不起,等罗长子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是病入膏肓。

法术追魂

罗长子将人接到山上,请了好几位名医来看她,都药石无效,在三个月前终于撒手人寰。罗长子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自己也推算,觉得心上人阳寿未尽,是横死疾病,用自己特有的追魂法门或许还有一线还阳的希望,于是就在道观内的艮位,修建了这座石室,除了配置药汁护住尸身之外,还日日催咒行法追魂,一连三日。到了第三日的午夜,竟然真的又活了过来,不过这个活,并不是恢复如初,而是只是有了呼吸,叫也叫不醒,喊也喊不应,罗长子原本以为自己哪里还没做好,又继续催咒。可是日复一日,除了有了呼吸,其他都和死人无异,更为严重的是身体渐渐有了变化,开始出现尸斑,逐渐腐烂了,道门之中有封丧掩臭之法,罗长子之前也曾学过,不过似乎只能延缓不能控制,臭味还是一天一天的盛了起来。

法术追魂,为的是一段放不下的恋情;道法精妙,放手也是一种慈悲

追魂(资料图)

眼看这个情况越来越坏,罗长子自己也没了主意,只好请动自己四个好友一起来看看是不是还有回旋的余地,大家一听,没想到罗长子用兵狠辣,法术霸道,竟然还是个多情的种子,不禁一阵唏嘘。懒道人首先开口,这个追魂重生之法,我所知道的成功者只有一位,不过也只多活了几天半个月而已,你这必定只是守住了魄,没追到魂,所以只有呼吸,而无生气,魄是要散的,所以尸身在怎么做,都是保不住的,这里有封丧的高手,不信你让他试试,懒道人所指的是一位黑衣老者,阴沉的脸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罗长子依旧不死心,想请黑衣老者再来尝试一把。

封丧断魄

老者看罗长子心意已决,也不再多劝,只是让罗长子取来一只大公鸡和一个布袋,以及一块黑布。道观里这些东西不难置办,不一会儿就都准备齐了,老者问了一下姨太太的八字,掐算了一番,现在行法不冲,于是罗长子又带了他们重回石屋,老者看了看床脚的水缸,淡淡一笑,这种程度靠掩尸水已经保不住了,瞧我的吧。说完让人将水缸撤去,就在水缸的位置,摆下香案,将鸡装在布袋里面,然后在黑布上用白笔画上一道大符,盖在姨太太身上,接着就自顾自的绕床转了起来,没转一圈,就在布袋上撒一把米,刚开始布袋里面的鸡还有动静,两圈之后,鸡就没声音了,一连七圈,最后黑衣老者对着床上喝了一声,一口水喷在黑布上,原先的臭气,就这样一下子都不见了,接着黑衣老者就将装鸡的布袋提出门外,让罗长子明天才揭开黑布,应该可以恢复原样。

法术追魂,为的是一段放不下的恋情;道法精妙,放手也是一种慈悲

封丧(资料图)

罗长子第二天打开布袋一看,一股臭气就冲了出来,原先还活生生的鸡,竟然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了,蛆虫都在爬。罗长子揭开黑布符后,原先手上的尸斑竟然都褪去,又恢复了原来的皮肤颜色。不过黑衣老者说,这个最多也只能保半年,再做的话,只能三个月,以此递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罗长子说有这半年还可以想想其他的办法,懒道人和其他几个人劝了半天罗长子还是不听,这样大家也就不再多话了。众人在山上玩了几天,就也都下山了。

后面的事情,据懒道人的徒弟说,半年之内,罗长子又请了几次懒道人上山去看,懒道人也试了很多办法,不过依旧无济于事。黑衣老人说得不错,果然只保了半年,不过半年之后尸身坏得更快。最后罗长子实在不忍心,这样简直是令人生不如死,还是请来黑衣老者动手用银针封了身上的几处大穴,送魄入地。才算了断了这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不舍之恋。

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已经很久了,懒道人的徒弟传出来,又传了好几代的老人,其中许多的细节和过程已经不可知了,世上之事,顺其自然,纵然有千般不舍,该放手还是要放手,不然与人与己都未必是好事。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慈悲。

(编辑:玄朴)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解人颐,腾讯道学专栏作者。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