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陆西星《方壶外史》篇目提要丨第二、三卷

[摘要]魏伯阳著《参同契》时所据的古《龙虎经》,大约是一本外丹黄白著作,其精于金丹术,因此便将大易、黄老、炉火三家通同契合起来,著成此书,经徐从事、淳于叔通传注问世。

文/盛克琦

二、第二卷坤字集

《老子道德经玄览》

陆西星《方壶外史》篇目提要丨第二、三、四卷

道德经(资料图)

《老子道德经玄览》,成书于嘉靖四十五年乙丑(1566年),题名“淮海参学弟子陆西星长庚撰”,昆丘外史赵宋、遵阳子赵栻给予作《序》,太华姚更生作《读〈老子〉宗眼》。《老子》又称《道德经》,是老子所作。老子,名李耳,字伯阳,又称老聃,唐朝时被尊为“太上老君”,是我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是道家学派创始人。出生在西周时期楚国楚苦县厉乡曲仁里。

嘉靖四十四年陆西星四十六岁(1565年),居灌河之滨,开始悉心研读《老子》,叹《老子》一书为“圣人之微言而性命之极致也。”翌年,陆西星通过深入研究《老子》,“参以丹经,质之师授,恍然似有所得其要领者”,历时三月而成《老子玄览》。

陆西星讲:“昔老圣为周柱下史,以道不果行,乃西游出关。关令尹喜,有道人也,望气而知,迎谓之曰:‘夫子殆将隐乎,强为我著书。’于是乃著灵文五千,名曰《老子》。汉之景帝,遵崇其道,始名曰经。至唐玄宗,始加道德,分为上下两篇。何谓道德?道者虚而无有,德则一而不分。《庄子》云:‘性修返德,德至同于初。’初,即无名之始,道之谓也。‘道德’二字,世人罕知,汉兴以来,笺疏《老子》,代不乏人,略记百有余家,得其旨者,庄子《南华》之外,指不可以多屈。盖自河上之说,已属可疑,其散焉者,则狃于儒说之支离,而于所谓妙徼重玄之秘,则概乎其未有得也。星启窾寡闻,晚遭圣师诲谕,命读《阴符》、《参》、《悟》之书,沉潜反覆,溯源穷委,观其递相祖述,言近指远,迥出思议之表,乃知是经根极性命,八十一章的非即事曼衍之谈。于是尽废诸说,不敢分裂章句,同欣戚于矮人之场,僣为测疏,名曰《玄览》,贵在得其君宗,中其肯綮,读吾书者,当作别观。”“八十一章老圣之言道德,其肯綮实在于此,学者苟能得其宗旨,则其后所言治国用兵与取天下,皆属寓言,吾可以曲畅旁通而得意于文辞之外矣!”其在注中多借《老子》发挥丹道性命之理。

三、第三卷离字集

《魏伯阳周易参同契测疏》

陆西星《方壶外史》篇目提要丨第二、三、四卷

魏伯阳(资料图)

《魏伯阳周易参同契测疏》,成书于隆庆三年己巳年(1569年),题名“淮海参学弟子潜虚陆西星测疏,同志遵阳赵栻、太华姚更生校阅”。 《周易参同契》是东汉魏伯阳所著,被历代内丹家尊为“万古丹经王”。后蜀彭晓《参同契解义序》云:“魏伯阳,会稽上虞人,修真潜默,养志虚无,博赡文词,通诸纬候,得古人《龙虎经》,尽获妙旨,乃约《周易》撰《参同契》三篇,复作《补塞遗脱》一篇。所述多以离言借事,隐显异文。密示青州徐从事,徐乃隐名而注之。桓帝时,公复授与同郡淳于叔通,遂行于世。”淳于叔通为后汉桓帝时人,袁宏《后汉纪》及陶弘景《真浩》等书均有记载。葛洪《神仙传》还记述了魏伯阳和其弟子虞生炼丹得仙的故事,其云:“魏伯阳者,吴人也。本高门之子,而性好道术。”又云:“伯阳作《参同契》、《五相类》凡三卷,其说是《周易》,其实假借爻象以论作丹之意。”《抱朴子内篇·遐览》又录有《魏伯阳内经》一卷。《周易参同契》载于《旧唐书·经籍志》,《北堂书钞》、《颜氏家训》、《真浩》俱有征引,陆德明《经典释文》还记载虞翻曾注过《参同契》,足证《周易参同契》确为后汉之书。何况《参同契》正文中早已隐有“魏伯阳歌”的廋词(《颜氏家训·书证篇》解为“魏伯阳造”),据此《参同契》为桓帝时魏伯阳所著,殆无疑义。

魏伯阳著《参同契》时所据的古《龙虎经》,大约是一本外丹黄白著作,其精于金丹术,因此便将大易、黄老、炉火三家通同契合起来,著成此书,经徐从事、淳于叔通传注问世。张伯端《悟真篇》云:“叔通受学魏伯阳,留为万古丹经王。”高先《金丹歌》亦云:“又不闻(淳于)叔通、(徐)从事、魏伯阳,相将笑入无何乡,准《连山》作《参同契》,留为万古丹中王。”由于《周易参同契》是用隐语写成的,其中丹诀仅靠口诀秘传,《参同契》的抄本亦珍藏在少数人的手中,世人难得一见,因之《参同契》的学说至唐代才流传到社会上,而且版本杂错,文句惑乱,注释亦歧义百出。萧天石在《重刊古本周易参同契集注序》中说:“《周易参同契》一书,汉魏伯阳著,世尊为'万古丹经王',历代丹家祖之,为我国古典哲学书中之最深奥义书。”“尤以其书难读,其辞难解,其理难明,其诀难彻,其法多秘,其术难传,此所以数千年来,流派纷陈,正统圣脉,不绝如缕,而其道术,亦暗而不彰也。”因此能读懂的人微乎其微,宋代著名学者朱熹都称其“词韵皆古,奥雅难通”,虽曾为研读此书“终夕不寐”,却叹息“眼前见得了了如此,但无下手处”。后世注家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歧论百出,莫衷一是,正如元代陈致虚所说:“此书解者,百有余人,少能深造其奥”。

陆西星《方壶外史》篇目提要丨第二、三、四卷

周易参同契(资料图)

陆西星撰《周易参同契测疏》,盖因《参同契》注家虽多,认为以陈致虚之《参同契分章注》“得夫立言之旨”,但陈注“特其学问渊深,议论闳博,初学之士,骤尔读之,未免厌多而废,苦难而止”,于是“会文释义,以义从文,剪去枝蔓,直见本根,详略相因,义由一贯。其宗旨则上阳也,其文则己也。”陆西星此注力主人元阴阳丹法,多所发明,清·仇兆鳌推之为“发挥丹诀,疏畅条理,得吕祖亲传。”(仇兆鳌《周易参同契集注》)陶素耜则极赞之为“暗室之巨灯,迷津之宝筏。”(陶素耜《参同契脉望》)陈撄宁亦谓“古今所有《参同契》注解,余读过四十余种,应推潜虚子陆长庚之《测疏》、《口义》两种为最善。”

陆西星指出:“魏公首章,铺叙作丹之旨,药物火候,大段分明。学者于此,诚能句句精透,字字贯串,则以后诸章,皆如破竹,数节之后,可以迎刃而解矣。”因此其对该章注解很是详尽细致。

(编辑:玄朴)

本文为盛克琦授权腾讯道学编辑发布,文/盛克琦,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