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百博回音丨“兹游奇绝冠平生”——记海南玉蟾宫国学体验之旅

[摘要]自往至归,倏忽四日,蓦地回首,恍若一梦,隐约而生“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之感。回顾此次海南之行,除却饱览旖旎的海南风光,浸润丰厚的南宗道教文化。

文/崔华滨

2017年8月28日至31日,因缘际会,我参加了海南玉蟾宫主办的“‘一道一缘,百博百文’博士生国学体验之旅”活动。按照活动既定的行程安排,本次体验之旅于8月26日既已正式展开,我因芜事鞅掌,别有牵绊,迟至28日晚间才至海南。虽仅得亲身参与活动之后半程,遗珠之憾故自不免,然我对于海南风物、南宗道教文化之盎然兴味却并未随日程而同减,相反,一种时节如流、只争朝夕的紧迫感进一步激发了我对此次活动的兴趣和热情。故而,屈指检点,往来虽不过四日长短,然期间之所见所闻及引发吾人内心之所思所感正复不少。老子言:“大成若缺,其用不弊。”旨哉斯言!

百博回音丨“兹游奇绝冠平生”——记海南玉蟾宫国学体验之旅

“一道一缘,百博百文”博士生国学体验之旅(资料图)

鲲鹏图南:在飞往海南的飞机上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庄子《逍遥游》)

百博回音丨“兹游奇绝冠平生”——记海南玉蟾宫国学体验之旅

鲲鹏击水(资料图)

28日上午,我登上了北京飞往海南的航班。甫一起飞,但见舷窗外云海缥缈,氤氲聚散,凭窗送目,不禁心驰南天。海南独特的地理位置孕育出我国少有的热带自然景观,其气候宜人,物产丰赡,植被繁茂,椰林成阵,岛屿萦回,渚清沙白,是国内外观光者心仪的旅游度假胜地。自然环境而外,海南的人文资源亦复可观。虽僻居南国,地属岛屿,然海南历史上实不乏声名卓著之人物,仅举其特出者,如明代之著名清官海瑞,近现代之宋氏家族,革命史上之张云逸、周士第、冯白驹和红色娘子军等,皆名播四方,世所共知。

而且,海南还与道教这一我国唯一本土宗教有着颇深的渊源,此一渊源实关涉于道教史上一位重要人物——白玉蟾。据载,南宋时出生于海南琼州的白玉蟾真人乃是继张紫阳、石杏林、薛道光、陈泥丸等四位真人之后道教金丹南宗之第五代祖师,其晚年复又归隐今海南文笔峰下,偃仰啸歌,大阐玄旨,传习丹道,光大雷法,对于南宗正式开宗立派、递次弘布流传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此外,白玉蟾不惟修行高深、道法高妙,而且知识渊博、才华横溢,对于丰富和弘扬道教乃至中国传统文化均可谓厥功甚伟。夙闻海南省道教协会在陆文荣会长带领下,着意致力于南宗的传承和弘扬,下大气力,以大手笔,早在2006年既于文笔峰麓建成殿宇巍峨的玉蟾宫,以为传扬南宗之主道场。作为本次活动的主办方,也是本次“国学体验之旅”的一个主要活动基地,玉蟾宫玄妙的南宗文化和瑰丽的仙山楼阁都让人不由得心生向往。

百博回音丨“兹游奇绝冠平生”——记海南玉蟾宫国学体验之旅

美丽海南(资料图)

北宋大文豪苏轼晚年贬谪至海南岛儋州。面对此种不幸遭际,苏轼却表示:“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对于坎坷的政治境遇苏轼淡然处之,而他更为看重的是“奇绝冠平生”的海南之游。苏轼之达观,固可谓深得道家之旨趣矣;然海南之风物奇绝于此种达观谅必助力颇多。今天的海南,一派生机蓬勃、欣欣向荣之景象,早已非北宋时期所谓“南荒”可同日而语,然对于苏子所称颂的“奇绝冠平生”之游,我则不免心有同好,想望不已。

灵椿千岁:参观“亚洲榕树王”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庄子《逍遥游》)

百博回音丨“兹游奇绝冠平生”——记海南玉蟾宫国学体验之旅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资料图)

29日上午,在主办方的精心安排下,伴着淅沥的细雨,我们参观了位于定安县翰林镇章塘村委会后岭村的“亚洲榕树王”。这棵古榕树占地逾8亩,树龄达700多年,枝繁叶茂,冠盖如云,如一张巨大的圆顶穹庐,气势雄浑, 令人感叹。

据了解,这株“九世同堂”的古榕为元世祖至元三十二年(1295年)春,定安立县及县衙落成时,第一任县令王献之所移载。古榕为小叶榕树,一树为主根,其余均为树干,已入土长成的新树干就有近三百根,大体纠结为四组,构成一个如绿色房子般宽敞的空间。整株古榕顺山势而上,其主干上布满了块状根系,树杆上抛散出一束束气根,横柯上蔽,枝干交错,构成“独树成林”的奇特景观,诚为“海南一绝”。

百博回音丨“兹游奇绝冠平生”——记海南玉蟾宫国学体验之旅

亚洲榕树王(资料图)

有趣的是,古榕的主根因年岁已久,变得空心,新的树干从原树上垂直下来,扎根原主根的土壤里,古榕便重新长出新的主干,输送地表水分支撑整株大树,枯木逢春之后,更加绿意盎然。不但成为当地村民祈求庇佑的福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更是被它“独木成林”的气概所震撼。

树龄达七百余年的古榕树巍然矗立,经历了风尘的洗礼,见证了海南的历史。想起庄子在《逍遥游》中说:“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站在古榕树下,庄子言说的“小大之辩”于今而有实物可为佐证,则使人复不由得生出览看奇景之外的另一番思考和感悟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