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离我们最近的神——从成语“六神不安”来谈谈道教的身中六神与家宅六神

[摘要]家宅六神作为家居保护神,一直在我们身边,虽然他们职位很小,却与我们息息相关。

文/解人颐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会用到“六神不安”、“六神无主”这两个成语,那么究竟这六神是哪六神呢?也许很多人还不是很清楚,今天我们就借着这个成语来谈谈我们身边的神——身中六神与家宅六神。

离我们最近的神——从成语“六神不安”来谈谈道教的身中六神与家宅六神

家宅平安(资料图)

成语中的六神无主与六神不安,意义相近。宋代高道张君房所编著的《云笈七签》中就有记载:“凡人卧,头边勿安放火炉,令人六神不安。”元代刘唐卿的杂剧《降桑椹》第二折也有写到“今有蔡顺的母亲,病枕在床,俺家宅六神不安”。那么这六神到底是哪里六神呢?从上面的例子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这六神其实分为内外六神,内六神指的是我们人身中的六种神灵,外六神则是指家宅六神。

身中六神

道教讲人体内各部位都有神居住,身中六神分别是“心、肺、肝、肾、脾、胆”之神,对于这些神的名讳与形状,道经中有都有明确的记载,道经曰,“心神名丹元,字守灵,形长九寸。肺神名皓华,字虚成,形长八寸。肝神名龙烟,字舍明,形长七寸。肾神名玄冥,字育婴,形长三寸六分。脾神名常在,字魂庭,形长七寸三分。胆神名龙曜,字威明,形长三寸六分。”

离我们最近的神——从成语“六神不安”来谈谈道教的身中六神与家宅六神

身中六神(资料图)

人体周身各有所镇之神,内至精血筋骨,外至肢百节都有所司之神镇守其间。大致为:精血三真,名无生君,字黄凝子玄,镇我两乳之下源。骨节二真,名坚玉君,字凝羽珠,镇我太仓之府,五肠之口。

如果神在身体就健康,神不在就会生病。要使身体健康,就要通过存想,以意念引导神按照一定的路径运行,使身体各部的神安居其处所。而在道教的一些法事中,也都有相应的咒语与存想呼唤身中诸神使之传言达信或护卫真身。

家宅六神

谈起家宅六神,则必须先从中国先秦时期的“五祀”说起,《礼记》载“祭五祀”,东汉郑玄注释为“门、井、户、灶、中溜”五种。两相参照,东汉班固《白虎通义》也有此记载:“五祀者,何谓也?谓门、户、井、灶、中溜。”此五祀,为后代门神户尉、井神、灶神、土神的滥觞,再加上厕神,合起来就是道教中的家宅六神。此六神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慢待不得。

离我们最近的神——从成语“六神不安”来谈谈道教的身中六神与家宅六神

家宅六神(资料图)

门神户尉

门、户含义原来并不相同,《字书》解释为“一扇曰户,两扇曰门。又在于堂室东曰户,在于宅区域曰门。”也有认为在外者称门,在内者称户。不管何种解释,门户皆是建筑中出入的地方,所以古人对其也特别的重视。先秦典籍《吕氏春秋》讲,孟春之月“其祀户”,仲春之月、季春之月亦然,秋季的三个月则祀门。为何有此分别,东汉高诱解释说,孟春“蛰伏之类始动生,出由户,故祀户”,“孟秋始内”,由门入,故祀门”,其根据是时序往复带给天地间万物的变化。后代门户之分已经没有那么严格,对于门户的祭祀,也成为了对门神的祭祀。

离我们最近的神——从成语“六神不安”来谈谈道教的身中六神与家宅六神

神荼和郁垒(资料图)

最早的门神,称为神荼(shēn shū)和郁垒(yù lǜ)。王充《论衡·订鬼》引《山海经》:“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索而以食虎。于是黄帝乃作礼以时驱之,立大桃人,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悬苇索以御凶魅。”日后百姓把他们视为捉鬼神差,将他们一同绘在门上,以保家宅平安。这就是两门神的典故。

离我们最近的神——从成语“六神不安”来谈谈道教的身中六神与家宅六神

秦琼和尉迟恭(资料图)

到了唐代,门神渐渐为秦叔宝(秦琼)和尉迟敬德(尉迟恭)所取代。据《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卷七记载,李世民即位后因早年杀人无数,夜夜梦恶鬼“寝门外抛砖弄瓦,鬼魅呼叫,三十六宫、七十二院、夜无宁静”。大将秦琼与尉迟恭请求夜晚戎装守卫宫门两旁,后来唐太宗不忍心二位大将夜夜辛苦劳累的守卫,命画师画下二将发威形像贴于宫门两旁。结果后世沿袭,遂二人永为门神,人们就将居左的称为门神,居右的则称为户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