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押镖路上遇诡异骑驴老夫妇,第一场镖委托人竟来自地府

[摘要]这第一次押镖就遇上这么多怪事,真得是让老张开了眼界,所以回去之后并没有打退堂鼓,依旧干起了镖局这一行,这一干就干了几十年。其间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留待下次有机会再和大家说吧。

文/解人颐

看武侠书或者武侠电影,常常会在里面听到一个个镖局的名字,什么振威镖局,肃远镖局,名字特别威风,给许多少年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实际上镖局这一行除了我们外面所看到的大旗临风,宝刀闪闪之外,更多是路途的凶险,人心之难测,以及在这一行里流传着的一些神秘诡异的故事。

押镖路上遇诡异骑驴老夫妇,第一场镖委托人竟来自地府

镖局(资料图)

第一次跑镖

老张家的镖局开在关外已经十多年了,说起这押镖的经历还真是不老少,今天就选两个说给大家听听。老张从小就跟着乡间的拳师们学习枪棒,成年后又走南闯北寻访过不少名师,练的一身好武艺,后来家乡日子越发艰难,老张又没别的本事,索性卖了几亩薄田,带上父母一起到关外去了,彼时的关外山货药材繁忙,大多都是销往关内,所以运送是个非常关键的行业,说是运送,更准确的说叫押运,尤其是一些珍贵的皮货,药材,必须要有专人保护运送,不然很容易半道上被人劫了,老张瞅准这是个好机会,就在一批闯关东的人里面选了好几位和他一样会拳棒的,就地竖了旗,名字就叫虎威镖局,说是镖局,总共就是四个人,一个老张使刀,两位用枪的吴家兄弟,还有一位常年在关内关外来往的师爷,姓刘,懂得识文断字,人称刘先生。

一个新的旗号,从没有走镖的经历,一开始市场上没人信得过,谁知道你们是镖局还是土匪下的套呢,赔了镖金还是小事,别把货给弄丢了,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来托镖,等了大半个月,终于遇到有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皮货商人来找到老张,说是有一批货要老张押送,运回关内,有生意上门,老张自然高兴的不得了,这可是开张的第一单生意啊,押送的是一批药材,数量不多,估计是别的镖局嫌弃钱少,不肯接,所以就找到了老张,老张并不在乎,赚不赚钱另说,有这么一两趟平安保镖的经历,这名号也就算是打响了,这以后才好做生意,所以非但开出的价钱公道,而且只先收一半镖金,另一半等安全送到之后才支付,这在镖行里是没有的事。写明白了具体的收货地点和人,老张选了个黄道吉日,他们四个人就出发了。

押镖的日子并不只是每天赶路,经过各大山头,还得拜会,尤其是老张这种新立门户的,更是少不了一份孝敬,也是因为老张运送的这药材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土匪胡子们拿了也没啥用,所以收了一些礼都放行了,倒没找什么麻烦,真正麻烦的是这路上的吃食和住店的问题。因为老张是第一次跑镖,哪里有店,哪里该停,心里没有一个准数,有时候看到路上有一家客栈想着休息,又想多赶一会儿路,结果多走了半个多时辰,天黑了,前不着店,后不着村,只能在野外路宿,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押镖路上遇诡异骑驴老夫妇,第一场镖委托人竟来自地府

骑驴老头老太(资料图)

索性去我们庙里住

这天,老张眼看天色就要黑了,路上望过去一个人都没有,正发愁晚上该住哪里呢,突然听到后面滴玲玲的有铜铃声响起,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回头一望,是一个干瘪老头,和一位胖胖的老太,两个人各骑一只毛驴,从他们身边经过,老张看到他们,赶快拦住,问问这附近科仪大车店或客栈什么的,晚上可以住宿。两个人听了老张说的话,嘿嘿一笑,对老张说,小伙子,这附近方圆十里都没有人家,你要找客栈可就更难了,不过我们两个是这里附近山上庙里看庙的,不过我们庙破,你们要是不嫌弃,索性去我们庙里住吧。能有地方住,老张他们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原先还没看到周围有什么山,这走了没几分钟突然就看到山了,山脚下果然有个庙,看起来虽不是金碧辉煌,倒也是清幽干净,老头老头先下了驴,把庙门一开,让老张他们进去,老张几个分头将货搬进了庙里安顿好,然后老头老太打来了热水和一盆干粮,让他们将就着吃了,晚上就在大殿边上的屋子里睡,几个人草草的吃了一点东西,也许是累了,再检查一边货物和门窗,就都进屋里休息了,屋里什么摆设都没有,只有五张黑乎乎的床,摸上去硬邦邦阴冷冷的,出门在外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和衣而睡吧。

押镖路上遇诡异骑驴老夫妇,第一场镖委托人竟来自地府

罗盘定方位(资料图)

做怪

睡到半夜,老张只觉得脖子上嗖嗖的冒凉气,耳朵里听到隔壁吴姓兄弟两个好像起身了,一步一步朝门外走去,自己想要起身,突然发现浑身都不听使唤了,不管怎么用劲都不行,眼看着他们两兄弟越走越远,都要出庙门了,老张却无可奈何,突然觉得浑身上下就那么一松,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悄悄地对老张说,“张头,这个庙有古怪”,声音是刘先生发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刘先生已经来到了老张的身边。还来不及细说为什么,刘先生和老张两人先去得把吴姓兄弟给找回来,两个人刚一出庙门,后面就传来了老太的声音,大半夜的跑什么呀,过来喝点水吧,话音刚落,老太太就赶到了老张他们面前,手里托着一个盘,盘子上放着两杯茶,茶的颜色血红血红的,透着一股腥味,两人见状哪里敢喝,一左一右,绕开老太,就往庙外跑,身后也随即想起了滴玲玲的铜铃声,要出山到道路,方向应该是朝东,可是两人朝东跑了一阵,怎么感觉是上山的路,两个人有罗盘,看了看方向确实是东,继续跑,还是不对,路变得越来越陡,根本不是出山的路,刘先生说,看样子我们进了迷魂阵了,而此时铜铃声从四面八方都传来,刘先生对老张说,我以前走江湖的时候,和一个算命先生学过点法术,也不知道灵不灵,今天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吧。说着就弯下腰去在地上捡了点小石子,然后割开自己的手指,每一粒石子上都点上那么一点,接着把石子拿在手上,嘴里念了一会咒,吹了口气在上面,接着哪儿听到铜铃响就往哪个方向扔,老张毕竟是学过功夫的,刚才是一时着了慌忙,现在稍微冷静下来,发现这声音是不断变化方位的,听音辨位,连打几个,终于听到哎呦的一声,刘先生也会点功夫,打了几下也打到一个东西,那东西被打倒后,明显速度慢了下来,老刘听到树林里窸窸窣窣,一个箭步抢上前,对准树丛里就是一刀,一声动物的尖叫,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此时天也渐渐的快亮了,两个人依旧不敢怠慢,拿着兵器坐了一夜,直到天亮才安心,搜索四周的树丛,发现血迹斑斑,在老张一刀砍下去的地方,还发现了一条动物的尾巴,被砍断挂在树上。想来晚上就是这个在做怪。

押镖路上遇诡异骑驴老夫妇,第一场镖委托人竟来自地府

貉(资料图)

这不像是狐狸的尾巴

两个人想起吴姓兄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自己的货,于是赶忙去庙里找,到了原先庙的地方一看,哪里有什么庙宇,一片乱葬岗,自己货就丢在一座大墓的前面,自己睡觉的地方到七零八落的散落了几具棺材板,大约就是昨晚睡的床了,老张让刘先生看住货物,自己到附近找找吴姓兄弟,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老张一个人吃力的托着吴姓兄弟回来了,两个人神志不清,迷迷糊糊的,肚子里不知吃了什么圆滚滚的,嘴边还流着口水,刘先生和老张将他们两个弄上了车,就这么着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继续上路,又赶了大半天路,总算看到了一个市镇。找了客栈安顿下来,赶快请郎中来看,郎中一看,说这是水饱之症,得赶快排水,于是又是按肚子,又是催吐,两个人足足吐出了几脸盆的水,这才终于恢复了清醒。据他们说,那天晚上,两个人听到有人招呼,身不由己的就出了门,到了一个河边,那个河水清澈见底,不知怎么的,口渴的不得了,就开始一捧一捧的喝水,喝饱了还是控制不住,后来看到自己遇到的那个老头,坐在河边的树梢上看着他们,自己心里知道不对,但是身体就是控制不住,还是不停的喝,后来天亮了,人也昏死过去了。直到现在,才醒过来。郎中问了他们到底了经历了什么,听到老张说的那个地点,才恍然大悟,说了声“万幸,万幸!你们经过的地方叫迷魂岭,这附近的人太阳一下山都不敢朝那儿走,不然的话轻则耍你玩,重则命都丢了,你们几位真是好运气呀”老张说“那东西也没什么,还被我砍掉了尾巴呢”,郎中先生请老张把尾巴拿出来一看,“这不像是狐狸的尾巴,到有点像貉的尾巴,你伤了他,下次可千万别经过那儿了”,说完,收了诊金就走了。

之后的路途就顺利多了,也没遇到什么怪事,顺顺利利地就把货物押送到了指定的地方,可是到了那里老张吓了一跳,原来老张押运的这批货物早在一年多前就该到了,可是后来打听到办货的人去世了,所以这批货也就没了下落,怎么又让老张给押过来来了呢,老张说了委托押运人的样貌,和去世的那个人一模一样,连南方口音都一样,不过好在货物到了,对方也不赖,按照实际镖银都支付给了老张。这第一次押镖就遇上这么多怪事,真得是让老张开了眼界,不过老张是个倔性子,越是困难,他就是越是要做出来,所以回去之后,并没有打退堂鼓,依旧干起了镖局这一行,这一干就干了几十年。其间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留待下次有机会再和大家说吧。

今天是周末,大家都放松放松,颐叔最后也不说什么大道理了,祝各位读者朋友周末快乐,生活幸福啦!

(编辑:孟淅)

押镖路上遇诡异骑驴老夫妇,第一场镖委托人竟来自地府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解人颐,腾讯道学专栏作者。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辽宁省人大常委代表团莅临茅山乾元观考察调研

    2018-06-14 09:44:44

    2018年6月12日上午,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康捷一行来到茅山乾元观考察调研茅山道教文化旅游发展情况,常州市相关领导陪同考察。乾元观主持尹信慧道长热情接待来访人员,积极介绍相关情况。

  • 每遇节庆倍思贤:端午日悼屈原,我们在追思什么?

    2018-06-13 10:58:30

    屈原倡导举贤授能,富国强兵但却被贬斥流放,但他依旧忠心不改,以身殉国,成为忠义的代表,受到后世的尊奉。正是这种风骨、功行使得屈原受到后世的敬仰和纪念,而这也正是道教信仰的核心所在。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沉浮与共

    2018-06-13 10:18:06

    天师道在宋元时代备受朝廷重视,龙虎山道教因之兴盛,逐渐统领三山符箓。元代,龙虎山高道辈出,既有张留孙自成一家,也有留居龙虎山者。明代,天师世家一度超越孔氏,但明中期后逐渐没落。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道教的挑战与嬗变

    2018-06-12 17:02:49

    明清两代的道教发展可以分为两部分:就正统道教而言,上清、灵宝两派归入正一但保持系统,全真道教则有清代王常月祖师中兴、崂山派建立;同时,政府鼓励民间宗教发展对正统道教形成冲击和影响。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身份的隐忧

    2018-06-12 16:27:38

    本文认为,朱元璋革天师道教主的天师名号而改称大真人的行为仅仅是出于政治考量,而无关其于道教的重视。自洪武至嘉靖,历代君王都对道士优宠有加,重视神仙方术,同时还尤重正一,胜于全真。

  • 道教传播:“邯郸学步”与“闭门造车”

    2018-06-12 15:52:24

    道教的一切教化必须适应固有的文化和其时的表现,绝不能垄断、骄矜,强不齐以为齐;这些更从来没有说过道教要考以术立教,以法拓土,更不能以祖师的名义欺凌同侪。

  • 又是一年端午节,说说道文化对节日风俗的影响

    2018-06-12 15:28:03

    每年到五月初五日,全国各地均有过端午节的传统。本文条分缕析,论述了道文化对端午节的影响。这些影响既表现在道医文化对“兰汤沐浴”等习俗的影响,也表现在道教重思想对“五毒月”的防范。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