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重温余光中道教题材诗歌《中元夜》

[摘要]诗人超凡的想象力贯穿了幽冥与人间,使中元节这一亦阴亦阳,亦人亦鬼的节日变得可感可触,这一题材虽然是道教传统古典的,但是形式词汇却又是现代的,让读者有着情感的宣泄又带着知性的感悟。

文/解人颐

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重温余光中道教题材诗歌《中元夜》

诗人余光中先生(资料图)

12月14日,诗人余光中在台湾高雄医院逝世,享年89岁。他祖籍福建永春,1949年随父母迁香港,次年赴台。余光中先生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多世纪,涉猎广泛。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梁实秋曾赞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他的《乡愁》作为大家最耳熟能详的名作,代表着两岸同胞共同的心声,一直传唱了几代人。余先生一生写了许许多多的诗歌,而其中有一首诗歌却和道教息息相关,它的名字叫《中元夜》。

中元夜

余光中

月是情人和鬼的魂魄,月色冰冰

燃一盏青焰的长明灯

中元夜,鬼也醒着,人也醒着

人在桥上怔怔地出神

伸冷冷的白臂,桥栏拦我

拦我捞李白的月亮

月亮是幻,水中月是幻中幻,何况

今夕是中元,人和鬼一样可怜

可怜,可怜七夕是碧落的神话

落在人间。中秋是人间的希望

寄在碧落。而中元

中元属于黄泉,另一度空间

如果你玄衣飘飘上桥来,如果

你哭,在奈何桥上你哭

如果你笑,在鹊桥上在你笑

我们是鬼故事,还是神话的主角?

终是太阳浸侵,幽光柔若无棱

飘过来云,飘过去云

恰似青烟缭绕着佛灯

桥下粼粼,桥上粼粼,我的眸想亦粼粼

月是盗梦的怪精,今夕,回不回去?

彼岸魂挤,此岸魂挤

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

而水,在桥下流着,泪,在桥上流

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重温余光中道教题材诗歌《中元夜》

台湾基隆中元放水灯(资料图)

中元节是中国传统的民俗节日之一,道教道教经典记载,这一天,地官要拿出众生的簿籍,根据神仙、凡人、动物们的表现,勾画赦罪免刑。经文曰:“于是地官至七月十五日,即与狱囚地狱,受苦众生。除罪簿、灭恶根,削死名、上生籍,已去提、未去提,已提至、未提至,已结证、未结证,已发觉、未发觉,逢赦除之。”故每逢七月中元节前后,太乙救苦天尊广开宏恩,大赦地狱;地官赦罪解愆,鬼门大开而进行慈悲普施,广度鬼魂。此日为祭祀祖先,拔度孤魂,进行孝道的重要节日。

而民间此时人们也利用中元节的机会为自己的已故先人烧纸祭祀,诵经超度。清乾隆《普宁县志》言:“俗谓祖考魂中元节‘庙普’归,咸具神衣、酒馔以荐,虽贫无敢缺。”台湾作为祖国大陆的一部分,对中元节这一习俗特别的重视,每到七月十五中元节,无论是村落,还是城市,抑或是公司商号都会在中元节前后铺设供品香烛,普度大地孤魂,阴阳二界,同庆此节,而这一年复一年的祭祀习俗,也给余光中提供了无穷的灵感,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诗作。

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重温余光中道教题材诗歌《中元夜》

中元夜·奈何桥(资料图)

诗中的长明灯,奈何桥,脱胎于道教科仪与经典,为全诗营造了一个神秘迷离的气氛,而人间、碧落;碧落、人间运用修辞上的交替,读来使读者在平面的诗歌中有了一种音节的跳动,而这种空间的转换,又让诗歌立体起来。在诗歌中,诗人超凡的想象力贯穿了幽冥与人间,使得中元节这一亦阴亦阳,亦人亦鬼的节日变得可感可触,这一题材虽然是道教传统古典的,但是形式词汇却又是现代的,让读者有着情感的宣泄,又带着某种知性的感悟。

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重温余光中道教题材诗歌《中元夜》

对诗人的追念!(资料图)

不到四十,诗人余光中就留下《当我死时》,希望死后终将踏回故土。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今天我们无以为祭,就以这一首凄离悲伤的《中元夜》作为我们对诗人的追念!

(编辑:孟淅)

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重温余光中道教题材诗歌《中元夜》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解人颐,腾讯道学专栏作者。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