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作为“道系”青年,应该如何理智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

[摘要]当下中国存在圣诞节盛装打扮、元旦跨年热情等偏西化的现象,这固然有其合理性。但在面对外来文明时,如何与保持本土文化自尊相平衡,才是当代“道系”青年值得去思考的命题。

文/武当玄拙

刚刚经过了平安夜、圣诞节的狂欢,又要迎来跨年、元旦,过节——甚至过洋节——越来越成为青年人热衷的消遣方式。其实,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过节强调的是朝礼天地先祖,而非是受到西方文化影响的个性张扬。

作为“道系”青年,应该如何理智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

西方文化的渲染(资料图)

那么,作为一个传承了中华优秀文明的“道系”青年,应如何理智地去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呢?

“上帝”、“圣诞”等概念在中国语境中自古就有

初读道教经文,很多人都会奇怪地问,为什么在道教的经典中也会出现“上帝”、“圣诞”等西方宗教中的词汇。再深入研究下去却会发现,道教中所称的“上帝”、“圣诞”又与西方宗教中的概念有着明显不同。

于是又发出疑问,这些词语究竟是中国的,还是从西方借用来的?不仅如此,现如今多数人都会认为元旦是按照西历纪年而设定的节日,却不知“元旦”一词最早出于《晋书》,其一岁之首的含义早已经被沿用了几千年。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理解偏差,与外来文化进入中国后的本土化进程有莫大关系。一种外在的文明想要在中华文明强大基因下扎根生长,唯一可行的方法便是用中华文明来主动改造自己。

作为“道系”青年,应该如何理智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

传教士利玛窦(资料图)

聪明者如传教士利玛窦,当他看到佛教僧侣被百姓尊为修行者时,便以西僧的概念来装饰自己,试图从信仰方式上取得民间百姓的认同。但很快他又发现,在中国儒士才是具有话语权的阶层,于是他又脱去僧袍改穿儒装,从而把西教的文明经过儒家文化包装后带入了中国。

但利玛窦等传教士显然不是为了来中国做官而远赴重洋的,他的终极任务仍然是传教。为了最大程度上征得中国人在情感上的认同,就需要用中国人熟知的词汇来做翻译经文的工作,于是就把中国文化中早已存在的“上帝”、“圣诞”等词汇变成了西教中的特指名词,并一直沿用至今,从而造成了很多人的误解。

作为“道系”青年,应该如何理智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

在《诗经》中就已经有了对“上帝”的称呼(资料图)

如在翻译西教中至高无上的神“God”时,就用儒道文化共同尊奉的“天帝”或“上帝”的概念来代指。其实,早在《诗经》中就已经有了对“上帝”的称呼,《周颂·执竞》曰“不显成康,上帝是皇”,这里的“上帝”已经具备了人文的情感属性。在道教经文中,经常出现“玉皇高上帝”、“青华九阳上帝”等称呼,此“上帝”是对超越人间帝王的神明的尊称,并非是西教中对某一位神明的专有称呼。

在中国文化中,圣诞指的是圣人的诞辰。耶稣被西教尊为圣人,所以其诞辰日就称为“圣诞”。而作为中国本土信仰的道教,尊奉的神仙均是具有大功行的古圣先贤,因此在道教中,圣诞并不是特指,任何一位圣人的诞辰都可以称为“圣诞”。

作为“道系”青年,应该如何理智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

道教尊神圣诞法事(资料图)

又如西教在进行经典翻译的时候,《约翰福音》开篇第一章写道:“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我们现在的通行译本写作:“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单单从中译本来看,很明显可以猜度出其对道教之“道”的借用。但在道教中,道并不是神,而是炁化成神的本源。

反观这段经文,会发现其所要叙说的内容更接近于老子所说的“名”,而非“道”。译经者之所以用老百姓都理解的“道”与原始经文相连接,目的便是以改中国人更熟悉的方式使西教在中国传播。只有以中国人明白、理解的词语去宣传西教,西教才会用最快的速度征得百姓的情感认同,并使其具备了立足的可能。

文化的本土化是其异地生根发芽的基础

把一种文化、文明成功地进行本土化,这是其在异地生根发芽的基本前提。西教在中国本土化的传播并不是先例,比之更成功的则是从印度传来的佛教。

作为“道系”青年,应该如何理智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

文明成功地进行本土化是其在异地生根发芽的基础(资料图)

佛教在刚刚传入中原的时候,因其梵文经典难以理解,于是有大批的信奉者长期从事翻译经文的工作。当时,译经有两种不同的方法:

一种是直译,又称作音译,即根于梵文的原发音而写出与之相类似的汉语。如“佛陀”,梵文为Buddha,汉译又写为“浮屠”,很明显是音译。

另一种翻译方法称作格义,即借用汉语中原有的词汇来代指某些难以直接翻译的术语。格义本是一种类比理解的方法,有“比较”的意思。使用格义译经方法始于汉末魏初,当时康僧会与陈慧合撰《大安般守意经注》,把“安般守意”做了不同解释,其中就有一段说“安为清,般为净,守为无,意为名,是清净无为也”,这便是用了本土道教清净无为的学说来解释佛教经典。

作为“道系”青年,应该如何理智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

多种文化能和谐共生(资料图)

又如《阴持入经注》中也有用“无为”来格义“泥日(即涅槃的古译)”的例子。佛教讲究色空、苦乐,这些具有哲学思辨的词汇,也与儒道哲学中的阴阳、有无脱离不了干系。

佛教在传入中原的几千年时间中,早已经和儒道文化相互融合,共同构成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基石。在这个过程中,佛教文化也反哺着儒道文化,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维系社会稳定的作用。中华文化的魅力正在于对不同的文明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使各自均可以在中原大地上共同绽放光彩。

作为“道系”青年,应该如何理智面对西方文化的浸染?

理性看待,正本清源(资料图)

当下社会中圣诞节的盛装打扮、元旦的跨年热情等等偏西化的社会现象,固然有其合理的存在因素。但在面对一种外来文明时,如何与保持本土文化自尊相平衡,才是当代“道系”青年值得去思考的命题。

若是让节日的狂欢变成了数典忘祖,也就是去了中华文化生存的根基。唯有正本清源,明白为什么要过节、过什么节、如何去过节,才能避免被别有用心之人或无良商家牵着鼻子走。

(编辑:景卿)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武当玄拙,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