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曾国藩:盛时常作衰时想 上场当念下场时

文/清江

曾国藩说:“盛时常作衰时想,上场当念下场时。富贵人家宜牢记此二语。”其实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这两句都是不刊之论,应时刻挂在心头。盛衰无常,风水轮流转,谁能保证富贵的常富贵,落魄的一生穷呢。若是在得意之时目中无人,也就难保失势之时被人所欺。有道是:“莫道东风常向北,北风也有转南时。”有忧患意识,才不致落得个一败涂地,无有下场。

盛时常作衰时想 上场当念下场时

盛时常作衰时想(资料图 图源网络)

“余死生早已置之度外,但求临死之际,存心可无悔憾,斯为大幸。”曾国藩正是因为长存忧患意识,原始察终,见盛观衰。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求一生无憾无悔,所以能够洁身自好,检束身心,成就不世之功业。他深知位高权重,树大招风,所以时刻提醒自己与弟弟:“古来成大功大名,除千载一郭汾阳外,恒有多少风波,多少灾难,谈何容易!愿与吾弟兢兢业业,各怀临深履薄之惧,以冀免于大戾。”要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不骄不躁,谦虚谨慎。

盛时常作衰时想 上场当念下场时

勇略震主者身危(资料图 图源网络)

古来功臣,大多难免《史记·越王勾践世家》所说“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除却君主猜忌残暴不论,臣子也缺少一点忧患意识和自知之明。范蠡曾劝说文种:“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但是文种还是没能像范蠡一样毅然离朝,终致祸殃。

盛时常作衰时想 上场当念下场时

狡兔死,走狗烹(资料图 图源网络)

韩信当初不听蒯通之说,三分天下,鼎足而居,“犹豫不忍倍汉,又自以为功多,汉终不夺我齐”。说什么“汉王遇我甚厚,载我以其车,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而不知“患生於多欲而人心难测也”,“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直到被吕后设计陷害而死,方才想起“恨不用蒯通计”。所以徒令太史公司马迁感慨道:“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这就是无有远虑深忧的悲惨遭遇。

盛时常作衰时想 上场当念下场时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资料图 图源网络)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忧患意识,这才是日日新,又日新的法宝,是长盛不衰的根基。对于个体而言,我想《红楼梦》中贾雨村在智通寺所见的对联值得我们深思:“身后有余望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时常想想这句话,也许能避免重复文种和韩信的悲剧人生。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