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葛洪的养生思想:道医大师传秘方,备急千年救世人

[摘要]葛洪系统地总结了秦汉以来的各种炼养方术,认为应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养生方法,不偏不执,要懂得气法、导引、房中、饵药、金丹,才能延年益寿,达到长生的境界。

不伤不损的养生之道

葛洪指出:“夫陶冶造化,莫灵于人。故达其浅者,则能役用万物,得其深者,则能长生久视。知上药之延年,故服其药以求仙。知龟鹤之遐寿,故效其导引以增年。且夫松柏枝叶,与众木则别。龟鹤体貌,与众虫则殊。至于彭、老犹是人耳,非异类而寿独长者,由于得道,非自然也。众木不能法松柏,诸虫不能学龟鹤,是以短折。人有明哲,能修彭、老之道,则可与之同功矣。”

尤其可贵的是,葛洪清楚地看到了巫医迷信给社会造成的危害。他多次批判了那些妄言祸祟,专以问卜祭祷为业的巫祝,嘲笑了不精医术、不务药石的庸医,指出祈祷鬼神是毫无作用。

他说:“若乃精灵困于烦拢,荣卫消于役用,煎熬形气,刻削天和,劳逸过度,而碎首以请命,变起膏肓,而祭祷以求痊;当风卧湿,而谢罪于灵祗;饮食失节,而委祸于鬼魅,蕞尔之体,自贻兹患,天地神明,曷能济焉?其烹牲罄群,何所补焉?夫福非足恭所请也,祸非重祀所禳也。若命可以重祷延,疾可以丰祀除,则富姓可以必长生,而贵人可以无疾病也。”这种不信巫祝、不重祈祷的态度是正确的。

葛洪的养生思想:道医大师传秘方,备急千年救世人

葛洪移居图 王蒙 元代 纸本设色(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根据内修外养的养生思想,葛洪提出了养生的基本原则,在于不伤不损。他说:“养生以不伤为本,此要言也。”又说:“禁忌之急,在不伤不损而已。”对此,葛洪列举了十三项伤损之事,其中有:才所不逮,而困思之;力所不胜,而强举之;悲哀憔悴;喜乐过差;汲汲所欲;久谈言笑;寝息失时;挽弓引弯;沉醉呕吐;饱食即卧;跳走喘乏;欢呼哭泣;阴阳不交。他认为这类损伤之事积累多了会使人早死,“凡言伤者,亦不便觉也,谓久则寿损耳。”

接着,葛洪又列举了不伤不损的养生之道,包括:唾不及远;行不疾步;耳不极听;目不久视;坐不至久;卧不及疲;先寒而衣,先热而解;不欲极饥而食,食不过饱;不欲极渴而饮,饮不过多;不欲甚劳甚逸;不欲起晚;不欲汗流;不欲多睡;不欲奔车走马;不欲极目远望;不欲多啖生冷;不欲饮酒当风;不欲数数沭浴;不欲广志远愿;不欲规造异巧;冬不欲极温;夏不欲穷凉;不卧露星下;不眠中见肩;大寒大热,大风大雾,皆不欲冒之;五味入口,不欲偏多。

葛洪的养生思想:道医大师传秘方,备急千年救世人

“冬不欲极温;夏不欲穷凉”(资料图)

除了以上饮食起居的养生事项外,葛洪还特别强调精神的保养。他说:“人能淡默恬愉,不染不移,养其心以无欲,颐其神以粹素,扫涤诱慕,收之以正,除难求之思,遗害真之累,薄喜怒之邪,灭爱恶之端,则不请福而福来,不攘祸而祸去矣。”

汤用彤先生曾云:“张湛《养生集》叙曰:养生大要,一曰啬神,二曰爱气,三曰养形,四曰导引,五曰言语,六曰饮食,七曰房室,八曰反俗,九曰医药,十曰禁忌,过此已往,义可略焉。以上十项,当即《养生要集》内容之大要,由此并可窥得当时道教养生学说之梗概。”(《汤用彤学术论文集》)

整个道教养生学的大致面貌,确如以上所论。葛洪以长生成仙为目的而研习仙方术,特别是他的金丹术、医药学、气功和养生理论,为道教和中国科技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从而把养生学纳入古代科学宝库之中。

内修外养的性命法诀

葛洪系统地总结了秦汉以来的各种炼养方术,认为应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养生方法,不偏不执,要懂得气法、导引、房中、饵药、金丹,才能延年益寿,达到长生的境界。葛洪虽以金丹为大道之重,但实际上仍以气法的修炼作为延年长生的基本功。

葛洪的养生思想:道医大师传秘方,备急千年救世人

气法修炼以精气神为三宝,主张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葛洪已紧紧抓住精、气、神这三大要素进行修炼。葛洪说:“学仙之法,欲得恬愉澹泊,涤除嗜欲,内视反听,尸居无心。”便是修炼精、气、神的入手法门。

因为人不能恬愉澹泊,则识神用事,于是好恶心生,是非心生,名利心生,色欲心生,乃至神智昏乱,气息不定,精气流溢,后天之精、气、神动摇,伤及先天,人便会衰损速死。所以气功修炼之要,首先在于静定,人能恬静无欲,则识神退位,元神自生,于是心降而神凝,神凝则气聚,气聚则精生。

关于气法的效验,葛洪加以了全面的总结。他说:“善行气者,内以养身,外以却恶,然百姓日用而不知焉。吴越有禁咒之法,甚有明验,多气耳。知之者可以入大疫之中,与病人同床而己不染。又以群从行数十人,皆使无所畏,此是气可以禳天灾也。”

葛洪的养生思想:道医大师传秘方,备急千年救世人

“入山林多溪毒蝮蛇之地,凡人暂经过,无不中伤,而善禁者以气禁之,能辟方数十里上,伴侣皆使无为害者。又能禁虎豹及蛇蜂,皆悉令伏不能起。以气禁金疮,血即登止。又能续骨连筋。”应该承认,葛洪的这些记载许多是真实可信的,因为其中一些例证已为现代气功师所证实。

那时道士已可用“以意领气”的行气法治病,“凡行气欲除百病,随所在作念之,头痛念头,足痛念足,和气往攻之,从时至时,便自消矣。”(陶弘景《养性延命录》)除行气为自己疗病之外,还能以气与人祛病,这在当时谓之“布气”。《晋书·艺术列传·幸灵传》载:“吕猗母皇氏,得痿痹病,十有余年,灵疗之,去皇氏数尺而坐,瞑目寂然。有顷,顾谓猗曰:扶夫人令起!猗曰:老人得病累年,奈何可仓卒起邪?灵曰:但试扶起。于是两人夹扶以立,少选,灵又令去扶,即能自行,由此遂愈。”

葛洪的养生思想:道医大师传秘方,备急千年救世人

炼丹图 黄慎 清代 纸本设色(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这是道士幸灵用布气的方法给人治愈痿痹病的例子,描述得活灵活现。葛洪说:“虽云行气,而行气有数法焉”。“故行气或可以治百病,或可以入瘟疫,或可以禁蛇虎,或可以止疮血,或可以居水中,或可以行水上,或可以辟饥渴,或可以延年命。其大要者,胎息而已。”

当然,在众多的炼养方术中,葛洪最重视的是金丹(外丹)。他认为,延长人的寿命,主要依靠内修与外养两个方面。所谓“内修”,如上举的气法、导引之类。所谓“外养”,即指服食、金丹之类,而又以金丹最要紧者。他在《金丹》和《黄白》两篇中,具体地介绍了许多炼丹的方法,其详密程度是葛洪以前任何道书里没有的。

他所记载的许多现已失传的炼丹著作和大量的炼丹药物,对研究汉晋时期炼丹术的发展提供了可靠的史料。以《金丹》篇为例,它涉及的药物有铜青、丹砂、水银、雄黄、矾石、戎盐、牡蛎、赤石脂、滑石、胡粉、赤盐、曾青、慈石、雌黄、石硫黄、太乙余粮、黄铜、珊瑚、云母、铅丹、丹阳铜、淳苦酒等22种,这比《参同契》里提到的药物要多得多。可以说,是他奠定后世外丹术的基础,从而为南北朝隋唐时期道教外丹术的盛行开辟了道路。

(编辑:景卿)

溯源远古 惊天发现:新石器时代的太极图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李远国 李黎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七夕的浪漫精神传统与道教民间习俗

    2018-08-14 12:22:58

    如今的七夕节,相对于古代略显单薄了些。可是,在“磨喝乐”泥塑小人身上,我们似乎能看到古时七夕节的热闹;在现存的道教泥塑神像上,也同样能感受到中国文化传承千年的盎然生机。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是非成败转头空

    2018-08-14 10:59:53

    所谓英雄,身后常潜伏着不为人知的诡秘阴谋和骨肉残杀。宁王虽然饱读经史,当这些降临到自己头上时还是不知所措。无可兼济天下,只好自寻解脱,他隐约觉得佛道诸多教义在自己身上得到了印证。

  • 神仙幽隐,与世异流:修仙成道不能不读的神仙传记

    2018-08-13 16:32:05

    仙传是中国古代文学的重要题材,是后来这一类作品的滥觞。后来的文学创作,从小说、散文的仙道故事到神仙道化剧,从各种仙歌到民间故事传说,仙传提供了大量可资借鉴的原型和主题。

  • 道教与我们的“文艺复兴”

    2018-08-13 15:04:35

    西方的文艺复兴并未把一切都带回到希腊罗马时代,但它带来了人文精神的勃兴。道教将如何发展我们不得而知,但若能培育起健康的人文精神,带动文明的进步,就始终有不可取代的作用和伟大的意义。

  • 青箬笠,绿蓑衣:超脱自然的词中道境

    2018-08-13 11:43:59

    笔者生于汉水边,虽不善渔,却常有机会与渔者对话。记得收获较为深刻的一句话是:“最初钓鱼,真希望钓上一条大鱼。但渐渐的,你会发现,钓不钓到鱼,不是关键了。渔,是一种怡然自得的心情”。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万马齐喑究可哀

    2018-08-13 10:58:36

    方孝孺厉声质问朱棣:“成王安在?”朱棣称成王已自焚。方孝孺继续问道:“那为何不立惠帝的儿子为君呢?”朱棣答:“国赖长君。”方孝孺继续追问:“为何不立皇弟呢?”朱棣称:“此朕家事。”

  • 修行:从凡人走向仙道,在不完美中逐步前行

    2018-08-10 18:51:10

    马丹阳祖师最后的成功清楚地说明了修道者选择和坚持的重要性:不要因为一时的缺陷和曲折而苛求自己,放弃修行,修行本就如此,应该在不完美中逐步前行,从凡人的缺陷走向仙道。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