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师”泛滥,修行者尚有自知之明?

[摘要]道这个信仰也需要破除迷信,破掉了才更能看见原本的东西。一个真正信仰道教的人应该也是一个非常乐于见到科技进步和发展的人,因为它能给信众排除更多干扰,让他们更明白,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

文/三晚居士

现代科技越来越发达,许多原来只有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今凡夫俗子也能做了,比如“千里传音”(如:电话、微信等),再比如“飞天遁地”(如:飞机、地铁等)……也许正因为如此,所以现今“充”神仙的人也就开始多起来了。我不太喜欢一些总觉得自己已经“站在鄙视链顶端”的人,动辄拿“道心坚固”、“道法自然”这样的大词来压人。或者干巴巴讲一些大道理,实际上心得半点都没有,这样很没意思,只能说感谢网络让他们不必现本相。否则找几本不算太小的经,让台词功底好的演员演绎一下,效果没准儿更好,要这些“大师”又有何用呢?

“大师”泛滥,修行者尚有自知之明?

如果无所束缚,那么也就只是个挂名的信众而已。(资料图)

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如果只是亲近“道”这种文化,自己怎么去搞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所谓“道不远人”,要允许所有人有“重在参与”的这颗心。大不了最后被证明自己先前错了,至少不会耽误平时的生活。该吃吃、该喝喝,上班、上学都没什么影响。而假如你是个“信众”,那就又不一样。信众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是被信仰“束缚”了,会被“道”来约束言行。如果无所束缚,那么也就只是个挂名的信众而已。此外对于某些信众来说,另一个难关是寻找师父。你的认知、缘法乃至目的,在找师父这个过程中都会暴露无遗。

“大师”泛滥,修行者尚有自知之明?

再说回丘祖,他厉害的是,还能返回到一个世俗的境界中来。(资料图)

但如果“道”是你的毕生事业,或者退一万步说,是职业。那最起码不能像上面的一样。不管是为了传道还是弘道,踏踏实实地打基础是必须的。就比如全真的丘长春祖师,磻溪龙门加起来十几年的苦修,可以说就是在拼命,那种修法一般人是根本无法承受的。后人读他的诗,解读的角度不尽相同。但有一点能公认:不是为了出名。现在很多道门中人也很拼命,拼命秀文化、秀才艺、秀交友,仿佛这才是他们的职业,这个层次就低得多。一个自诩道门中人,最后出名的是发微博、画小画、拍照片,这跟不务正业的区别也不是很大。再说回丘祖,他厉害的是,还能返回到一个世俗的境界中来,这就更难了。比如七十多岁的时候还能去万里西行,整件事他的态度都很坚决,因为他几十年修行,什么苦没吃过?他已经不在乎这个了。

“大师”泛滥,修行者尚有自知之明?

“言清行浊休谈道,不顾天条法漫行。但依本分安神气,何虑仙都不挂名”。(资料图)

其实不是说你去修道了,就要做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态度,这也是偏颇。修行的一个关键要素是有没有自我约束和自知之明。就比如萨守坚真人和王灵官的故事,许多修道的人都知道。这个故事最精彩的地方不是萨真人用雷火劈了湘阴城隍庙,而是那之后十二年湘阴王城隍报仇未遂。《列仙传》的版本说:“我王善,即湘阴城隍也。向君无故焚我庙,我无依,因诉之上帝。帝赐玉斧,令我相随。遇真官有犯天律,便宜行事”。很简单,萨真人只要犯戒一次,就会被报仇。这个故事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结合萨真人的诗,就会很有意思:“言清行浊休谈道,不顾天条法漫行。但依本分安神气,何虑仙都不挂名”。前面说的是持戒必然是刻意训练的结果,也是修行的途径。而后面则是“依本分-安神气”,如此一来境界就又高了一层。已经不再去纠结“戒律”所带来的量化性的东西,都是依内心本分和自然的感觉来。这就好比国画的训练,最开始学的一定是一丝不苟的工笔:怎么勾线、怎么设色、怎么一层层地染,到最后才是大写意,“信笔扫将去,莫起一切念”。

“大师”泛滥,修行者尚有自知之明?

你以为你信了道,其实是着了道。(资料图)

当然这是个非常艰苦的训练过程,也需要找到适合的训练方式。这种自然的感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江南地方的人说一件作品好不好,喜欢说“灵不灵”,这是个很妙的描述。现在许多“大师”,不晓得背地里走了什么途径,最后到了台面上来,可以量化的东西都有,但就是“不灵”。好比之前说的那些秀才艺的,十有八九就是抖机灵。历史上道门之中善书者众,比如王羲之、颜真卿。善画者亦多,比如顾恺之、黄公望。但不是说信了道,就一定才艺如何,这里面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字迹潦草、“画风爆炸”的道教抄本在民间多得是。技艺只是表象,重要的是真诚。就像相亲角那里拿条件说话,待价而沽的爱情一样。你真要和“大师”们坐而论道了,也许什么都得不到。其实有时候最后对于“道”的感觉,是像在和未谙世事的小女孩或小男生谈恋爱,不管对方怎么做,身体和语言如何“理性”,那个眼神是藏不住的,一下子能读出来。但你如果自己就是个小男生或小女生,你却未必能读出来,反而会猜疑、迷惑。只有经历过一些事,有了基础,再看这些就一目了然,但时光是不能倒流的。所以如何把握这里面的度,如何面对时间中的自己,如何面对你所见到的,终将成为左右修行的一个关窍。搞不明白这些,到最后看也许就是:你以为你信了道,其实是着了道。

最后再回到文章伊始,为什么开始的时候要说科技发展。因为科技发展在什么时候都是好事,能够帮助破除迷信。道这个信仰也需要破除迷信,破掉了,才更能看见原本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一个真正信仰道教的人,应该也是一个非常乐于见到科技进步和发展的人,因为它能给信众排除更多干扰,让他们更明白,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

(编辑:如风)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三晚居士,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道医养生笔记丨端午名字中的禁忌,你都记住了么?

    2018-06-14 10:26:24

    端午节有众多别名,而每一个别名往往隐藏着养生的要点。端午名“端阳”,寓意这一日湿热深重,需要预防五毒,以艾草、菖蒲、佩兰等物祛湿散热。端午又名“归宁”,寓意需注意休息,免伤气血。

  • 辽宁省人大常委代表团莅临茅山乾元观考察调研

    2018-06-14 09:44:44

    2018年6月12日上午,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康捷一行来到茅山乾元观考察调研茅山道教文化旅游发展情况,常州市相关领导陪同考察。乾元观主持尹信慧道长热情接待来访人员,积极介绍相关情况。

  • 每遇节庆倍思贤:端午日悼屈原,我们在追思什么?

    2018-06-13 10:58:30

    屈原倡导举贤授能,富国强兵但却被贬斥流放,但他依旧忠心不改,以身殉国,成为忠义的代表,受到后世的尊奉。正是这种风骨、功行使得屈原受到后世的敬仰和纪念,而这也正是道教信仰的核心所在。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沉浮与共

    2018-06-13 10:18:06

    天师道在宋元时代备受朝廷重视,龙虎山道教因之兴盛,逐渐统领三山符箓。元代,龙虎山高道辈出,既有张留孙自成一家,也有留居龙虎山者。明代,天师世家一度超越孔氏,但明中期后逐渐没落。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道教的挑战与嬗变

    2018-06-12 17:02:49

    明清两代的道教发展可以分为两部分:就正统道教而言,上清、灵宝两派归入正一但保持系统,全真道教则有清代王常月祖师中兴、崂山派建立;同时,政府鼓励民间宗教发展对正统道教形成冲击和影响。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身份的隐忧

    2018-06-12 16:27:38

    本文认为,朱元璋革天师道教主的天师名号而改称大真人的行为仅仅是出于政治考量,而无关其于道教的重视。自洪武至嘉靖,历代君王都对道士优宠有加,重视神仙方术,同时还尤重正一,胜于全真。

  • 道教传播:“邯郸学步”与“闭门造车”

    2018-06-12 15:52:24

    道教的一切教化必须适应固有的文化和其时的表现,绝不能垄断、骄矜,强不齐以为齐;这些更从来没有说过道教要考以术立教,以法拓土,更不能以祖师的名义欺凌同侪。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