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慈爱济物:仁及鸟兽,德及微命的道家真人(上)

[摘要]在道教看来,尊重生命,善待万物,正是大道本身拥有的普济美德的最好体现,亦是做人的根本与修道的必须。通过将重生与成仙相互联系,道教发展出了自身独特而有效的生态伦理观。

文/李远国 李黎鹤

善待万物,慈心物命,这是道教千年一贯的优良传统。《三天内解经》说:“真道好生而恶杀。长生者,道也。死坏者,非道也。死王乃不如生鼠。故圣人教化,使民慈心于众生,生可贵也。”

慈爱济物:仁及鸟兽,德及微命的道家真人

真道好生而恶杀(资料图)

《度人经》说:“日月合明,昆虫遂性,至化无边。”《太清境太清经》说:“凡天下乡民均同是性,天性既善,悉生万物,无不置也;地性既善,养生万物,无不置也。圣人悉乐理天下而实法天地,故万物皆受其大功大善。神出真人助天地而不敢轻,尊之,爱之,佑之。”由此可见,生命关天,岂可轻视,任意暴殓。

统观各大宗教,道教对生命价值的肯定是相当高的。在道教诸经中,每每论及生命,都会提到“贵生”、“重生”等概念。在道教看来,人类财富的多寡,并不是以拥有多少金银珠宝为标准,而是以自然界的生命兴旺与物种多少来评判。

《太平经》中有《分别贫富法》,其中明确指出,所谓“富”,是指万物备足,生命尽其年,物种延续发展而不绝。它说,在上皇的时代,有一万二千多种物品生出,名为富足。中皇的时代物种略减,已不足一万二千种,故为小贫。

慈爱济物:仁及鸟兽,德及微命的道家真人

天性既善,悉生万物,无不置也(资料图)

至下皇时物种更少了,为大贫。此后,物种难以足万,为极下贫。天地为人之父母,此父母贫极,则人子亦大贫,结果天地人皆悉被伤,爲虚空贫家。早在两千年前,道教就提出了尊重生命、强调保护物种的思想,这是道教维护生态平衡、保护环境的一大思想贡献。

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道教要求人们爱及昆虫草木鸟兽,爱及山川河流,爱及日月天地,不要无辜伤害任何生命。《元始天王欢乐经》说:保护万物,应简朴自己的居室。廉洁克己,应远离酒色。保养形神,应常行仁德。安乐众生,应减少畋渔。放赎生命,应克制饮食。

《元始洞真慈善孝子报恩成道经》说:要教育世人,懂得慈爱恭敬,遵顺自然的规律,持守正道以保身形,怜悯万物而不伤害生命。这些道教经典,都异口同声地肯定了善待万物的必要性和道德价值,承认宇宙间的生命都各有其存在的价值,同人的生命一样,应当得到重视和保护。

慈爱济物:仁及鸟兽,德及微命的道家真人

天性既善,悉生万物,无不置也(资料图)

在道教看来,尊重生命,善待万物,正是大道本身拥有的普济美德的最好体现,亦是做人的根本与修道的必须。《素履子·履仁》指出:“好生恶杀为仁,爱人利物为仁,慈惠恻隐为仁,拯溺救危为仁”,“或救黄雀,或放白龟。惠封于伤蛇,探喉于鲠虎。博施无倦,惠爱有方。春不伐树覆巢,夏不燎田伤禾,秋赈孤寡,冬覆盖伏藏。君子顺时覆仁而功,仁功着矣”。

《刘子·爱民》亦说:“先生之治,上顺于时,下养万物,草木昆虫不失其所……草木有生而无识,鸟兽有识而无知,犹施仁爱以及之,奚况在人而不爱之乎。”由此可见,在道教重生思想包含着对天地万物的热爱及其慈悲仁爱的真情。ゴ缺仁爱,本爲道家千年优良传统。《道德经》说:“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赤松子中诫经》说:“人为天地之本,当为善。”

慈爱济物:仁及鸟兽,德及微命的道家真人

草木有生而无识,鸟兽有识而无知(资料图)

《抱朴子内篇·对俗》说:“人欲地仙,当立三百善;欲天仙,立千二百善。”《感应篇图说》指出:“慈者,万善之根本。人欲积德累功,不独爱人,兼当爱物,物虽至微,亦系生命。人能慈心于物命之微,方便救护,则杀机自泯,仁心渐长矣,有不永享福寿者乎!”

这些经文把行善积德与修道成仙明确地联系在一起。一个人要想成仙,就必须慈爱万物,积大功德。道书中载述的成千上万的仙真事迹,无论其面貌、神迹怎样神异离奇,但普遍具备符合时代特征的高尚德行,遂至感通上真下降,度升天界。在这里,神仙不仅是修道成功的典范,他们的人性亦完善到极点。

重生慈悲的道德取向,必然导致戒杀放生的行动。《感应篇图说》指出:“大抵慈是善,放生实养慈术也”,“放生功德浩无边,安得富人不惜钱。寒士寡财须爱物,先持戒杀贵心坚”。《太上宝筏图说》说:“细物宜存保护心,昆虫也解报藏金。初生草木休伐折,麟趾他年送好音。”

慈爱济物:仁及鸟兽,德及微命的道家真人

细物宜存保护心,昆虫也解报藏金(资料图)

《文昌帝君戒杀文》曰:“动植飞潜,皆含生意;卵胎湿化,具见天心。殊其形,不殊其性;异其类,不异其天……今劝仁人君子,破囊财以保物命,甘淡泊以怜衆生,坐卧立行,留心爱护;儿顽童耍,诃责伐生,善征福报,予不赘述。”

《文昌帝君阴骘文》亦说:“欲广福田,须凭心地,行时时之方便,作种种之阴功。利物利人,修善修福,正直代天,行化慈祥。”“或买物而放生,或持斋而戒杀,举步常看虫蚁,禁火莫烧山林,点夜灯以照人行,造河船以济人渡,勿登山而网鸟,勿临水而毒鱼虾。”如是则,“吉神拥护,百福骈臻,千祥云集”。

这是利用道德的力量,规劝人们珍惜生命,众善奉行。反之,对于那些暴殄天物、残害生命的各种恶行,道教给予了无情的揭露与严厉的批判。

慈爱济物:仁及鸟兽,德及微命的道家真人

欲广福田,须凭心地,行时时之方便,作种种之阴功(资料图)

《太上灵宝朝天谢罪大忏》卷三中详细论述了末世恶人们的所作所爲:他们或杀羊驴马猪禽之类,或杀麂鹿豹野兽之类,或杀鹊鸠燕雀飞禽之类,或杀虫蛇蜂蝎蝼蚁之类,或杀鱼鳖鱼虾水虫之类,或杀蜣螂螟蛉小虫之类,真可谓杀机大发,万物遭殃。

其手段亦非常毒辣,或飞鹰走犬,张罗布网;或放火烧山,穷林竭泽;或持弓矢刀杖,手揉足踏,坐按卧捺;或穿坑出土,折篱作障;或剖胎破卵,热汤泼地;或断其头足,剥袭皮毛;或猛火煎烧,沸汤烹煮;或生分子母,断其胎育;或固绝命根,令其永灭。

慈爱济物:仁及鸟兽,德及微命的道家真人

长行杀戮,行诸苦酷,不念慈心,杀害群毛(资料图)

凡此种种恶行,杀害无数生灵,罪孽深重,“长行杀戮,行诸苦酷,不念慈心,杀害群毛。”如行此类罪恶,皆爲逆天叛道,必遭报应,死后堕入九幽地狱,“丰都考罚,万劫方生。”

《太上感应篇》中亦指出了种种伤害生命、恶待万物的行爲。如“射飞逐走,发蛰惊栖,填穴覆巢,伤胎破卵”,“用药杀树”,“春月燎猎”,“无故杀鱼打蛇。如是等罪,司命随其轻重,夺其纪算,算尽则死。死有余责,乃殃及子孙”。

(编辑:柯恩)

溯源远古 惊天发现:新石器时代的太极图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李远国 李黎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