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正常:神权领袖和政权领袖的第一次会面

[摘要]哎,还是张养浩那篇《山坡羊 潼关怀古》揭示了千年来的历史真实: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文/贾来生

张正常天师和朱元璋之间君臣唱和,你来我往了几年之后,张正常天师觉得这时的朱元璋已经今非昔比,令人刮目相看了。拿下了陈友谅这个劲敌之后,前面的道路已经非常光明。至于张士诚这个盐商出身的草头王,似乎不思进取,估计不是朱元璋这个狠角色的对手。张士诚在当时虽然看起来势大,但没几个人看好他,就连他自己的亲生母亲,对他都不抱希望。据说后来在公元1366年,张士诚坚守的苏州城破之后的紧急关头,他的母亲竟然笑着对他说:“我儿败矣,我往日道如何?”可见张士诚之败于朱元璋,只是时间的问题。张正常天师觉得不能老是这样谨慎的躲在后面,该到前台演戏了。所以至正二十六(1366)年,他带上一干精心挑选的心腹弟子,去觐见吴王朱元璋。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正常:神权领袖和政权领袖的第一次会面

乱世是要用重典,从其手段选择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的。(资料图)

其实连张正常天师本人都对该如何和朱元璋这样一个即将登上历史舞台中心的人见面心中没底。因为人们口头传说中的他一半是魔鬼一半是天使。他既是反抗蒙元暴政,组织领导能力极其突出的罕见人才,因为没有几年红巾军首领郭子兴就将其养女马氏嫁于这位眼睁睁乌鸡变凤凰的将才,但是种种迹象又似乎让人觉得他有些残忍猜疑,包括杀掉胡大海的儿子和整顿军纪、树立权威的种种手段。乱世是要用重典,可是从为达到一种目的的手段选择,还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的。但是想想他的贫贱出身和悲惨经历,又让人不能不产生无限同情和敬佩之情。

但是他们两个的会面真是愉快的让人惊讶!这是张正常第一次觐见朱元璋,朱元璋虽然长的丑了点,但是谈吐不凡,颇有主见。朱元璋在雄伟的大殿接见了张正常先生,一见面便极尽溢美之词:“每闻天师,今为我见,快哉,一睹觌面,天师瞳枢电转,法貌昂然,虽不取事于朝廷,同我一时,岂不千载一遇也!”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正常:神权领袖和政权领袖的第一次会面

虽不职事于朝廷,同我一时,岂不千载一遇也(资料图)

后来还专门下了《赐褒天师旨》:

吴王令旨,夫天地之间,品类不等,生而无穷,惟人最灵。然而神圣之生,贤人所降,非常也,皆得天地至灵之气故然,亦世间圣贤之常也。有天假其能,因天授人之欤。或为帝王,或为将相。如释道焉,或为佛,或为仙。虽或天地正气所生,是由天假其能,故成数等。予闻汉祖天师,生而异常,眉峥须横,两目星驰电转,神威万倍。始西蜀,诣龙虎,役使鬼神,肇造玄坛。非独自己为能止了身心,实与国民有补焉。至是捍□大患,御大灾,明乎三界鬼神,相继留传。历代代代无有不崇者,何也,盖由天师灵而有益者是也。予自草莱,因天下变,为众所尊,不敢不竭心之诚,以安民庶。每闻天师,今为我见,快哉。一睹觌面,天师瞳枢电转,法貌昂然。虽不职事于朝廷,同我一时,岂不千载一遇也,可不奇哉。然而释道之玄,深有意焉,愚者未知,知者勿迷。敬常则吉,非常则祸,福增灭矣。悦天师法貌,其容同祖,故有赐。

上再召入对,乃赐宴及金币,还山

丙午年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正常:神权领袖和政权领袖的第一次会面

一个即将做皇帝的人对于一个方外之人,如此直言的夸奖,这是非常罕见的!(资料图)

在这则赐褒天师的话中,朱元璋为了表明对张天师本人和其家世的崇敬之情,甚至从人性论开始入手论证。他说,天地之间人为贵,但是那些神仙圣贤,都是禀天地之灵气所生,绝对非同一般凡夫俗子。这些人因为神禀异赋,所以为帝王将相或佛祖神仙。所以即使同样是假天地之灵气所生,也往往是分为三六九等,贵贱有别。他特别对汉祖天师崇敬之极。他说,祖天师生而异能,眉峥须横,双目炯炯有神,威风凛凛。他无论在西蜀还是到龙虎山,其所作所为不仅仅是为了个人修炼自己的身心,更为重要的是在于利国利民,捍患御灾。为什么即使朝代再怎么更替,岁月再怎么变化,人们都对其崇敬有加呢?是因为天师不但法术灵验,驱神役鬼,而且祈福禳灾,护佑国民。朱元璋这里还讲到了他自己。他说,我出身贫贱,因为兵乱累立战功为众所拥,但是我从来都明白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所以无不诚心尽力,以安定庶民百姓。

诏书中还浓墨重彩的讲到了这次激动人心的神权领袖和政权领袖的第一次会面。且看它是如何写的?朱元璋的话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哎呀!百闻不如一见,今天一见,真是激动人心!先生清秀俊伟,双目如同闪电一样炯炯有神,气度轩昂。先生虽然没有在朝廷任职,但苍天将我们生于同代,我们真是千载一遇,难得啊!这里朱元璋和张正常,竟然英雄之间惺惺相惜了!一个即将做皇帝的人对于一个方外之人,如此直言的夸奖,这是非常罕见的!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正常:神权领袖和政权领袖的第一次会面

所以朱元璋认为他对于道教之认识非常深刻,他提出的著名观点则是“敬常则吉,非常则祸”。(资料图)

最后,朱元璋还顺便讲到了他对于道教的看法。他说,释道二教,玄之又玄,博大精深,那些愚氓从来都不知道其深意,而有些了解其深意的人却又深深的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所以朱元璋认为他对于道教之认识非常深刻,他提出的著名观点则是“敬常则吉,非常则祸”。就是敬重道教并合理利用它,将其放在一个合理的地位和常态,就能利国利民,暗助王纲。但是如果将其地位过分抬高,任其泛滥,则会祸国殃民。这一点不能不说是朱元璋的清醒和高明之处!

至于大大的赏赐礼物金币和赐宴,自然不在话下。朱元璋如此厚待张正常,自然有他的利用价值!他深知张正常先生,不,确切的应该叫正一教主张天师,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伏尸百万的年代所具有的一呼百应的号召力和深不可测的法力。而张正常天师既然选择了投靠朱元璋,便马上马不停蹄的忙碌起来了。因为各路军阀混战,百姓士兵死伤极其严重,所以瘟疫不断。

哎,还是张养浩那篇《山坡羊 潼关怀古》揭示了千年来的历史真实:

峰峦如聚,

波涛如怒,

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是啊!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张正常天师看到了战争的伤亡惨重和瘟疫带给老百姓的死伤和恐惧。这一点朱元璋也是看到了,他还看到了由于长期的战争使得老百姓极其憎恨战争,渴望太平盛世的早日到来。可是在这战争之际,士兵的死伤都无法及时医治,更加没有足够的医生去顾及备受瘟疫侵扰的百姓。另外,当时财政的困难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连修段城墙都得去讹富商沈万三的银子,哪来足够的钱给百姓卖草药呢?可是瘟疫流行加上憎恨战争的情绪的蔓延极其危险,要是人心一垮,那可就一切都完蛋了。所以这时朱元璋马上就想起了张正常。而张正常也是很想在朱元璋建国的过程中,利用自己的本事和威望为其收服人心,从而一统天下。

未完待续······

(编辑:如风)

本文为腾讯道学获作者授权连载发布,文/贾来生,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罗天大醮:一种难以“戏说”的文化

    2018-09-20 10:56:53

    难以戏说,不能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增加谈资,于是就增强了对大型斋醮仪式的疏离感。所以,每一次罗天大醮的举行,实际上都是一个难得的真正了解一些“最中国”的文化的机会。

  • 香江传道,宝岛仙风:罗天大醮朝真、道德坛小记

    2018-09-20 09:42:32

    青城山罗天大醮的朝真坛法事由香港飞雁洞负责,而道德坛由台湾的高雄道德院、高雄关帝庙等宫观共同负责。两岸三地的道教组织多年来力行慈善,互相交流密切,借此罗天大醮的机会将齐聚青城山。

  • 人有太极生五脏,把握要领好保养(下)

    2018-09-19 18:13:00

    肝脏阳气初生,欲生发阳气,保养在于“达”;心为阳旺之脏,不可妄动,贵于“宁”;肺为娇脏,需得强壮;肾为固秘之处,“藏”字最要;至于脾胃,乃阴阳化生之处,以“运”字为保养要诀。

  • 人有太极生五脏,把握要领好保养(上)

    2018-09-19 16:19:32

    太极浑圆,运转不停,若有一处运转不畅,则气血不调,百病丛生。因此,欲保健养生,应心存一太极图,以反观审查自身五脏之气是否处在理想的状态,在此宏观把握之下,选择相应的方法时时调整。

  • 道医养生笔记丨平分秋色一轮满:秋分时节赏桂养生

    2018-09-19 15:04:36

    农历八月,雅称桂月,秋分时节也恰恰是桂香之时,正是赏桂的最佳时期。然而秋易生悲,常会使人引发悲忧之感,因此要学会在秋天收敛情绪、控制心情,保持不急不躁、平静自然。

  • 中秋月圆:修道之人应是心中月满乾坤

    2018-09-19 14:22:51

    世上的事情无非聚散离合,众人往往欣喜于团聚时的快乐,却不愿意承担分离时的苦痛。道家讲,万事万物都不过是阴阳的变化,聚为阳、散为阴,阴尽阳升、阳尽阴起,这是大自然都逃脱不了的变化。

  • 龙袍加身的神探城隍

    2018-09-19 12:59:47

    泉州五县中,最早建城隍庙的是位于安溪的清溪城隍庙。它不仅是泉州五县最早的城隍庙,而且是五县城隍中身世经历最奇特的。清溪城隍爷身披御赐的龙袍,持有御赐的玉印,封号为“清溪显佑伯主”。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