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谈笑鸿儒间

[摘要]青少年时期的张宇初,受到了良好的家学师承教育,并一生自青少年时即少年老成,皓首群经,加上交接儒士名流,终于学问与声誉日隆。

文/贾来生

据张宇初《岘泉集》卷三记载,王乐丘系福建长乐人,字亦显,19岁入龙虎山习道,礼崇禧院李见山为师。明洪武十四年(1381),为太上清宫住持,任二年,辞老。洪武二十二年(1389),复任太上清宫提点,是年九月卒,享年75岁。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谈笑鸿儒间

上清宫(资料图)

张迪哲,福建长乐人,字如愚,号朋山,16岁时入龙虎山学道,师事崇禧院孙山行,洪武十七年(1384)为太上清宫提点,任4年,于洪武二十二年(1389)卒,享年76岁。篆、隶书俱精。

胡矩庵,在明洪武十三年(1380),被升为玄贞法师、教门赞者、法录局都提点。在后来的洪武二十四年(1391),随侍张宇初入觐时被赐六品铜印。

方从羲(约1302-1393),字无隅,号方壶,又号不芒道人、金门羽客、鬼谷山人等。贵溪(今属江西省)人。生性喜结交,有“方外之交”之美誉。工诗文,善古隶、章草。画山水,多为云山墨戏,画风高旷清远。擅长水墨云水,师法董巨、米氏父子,但能突破成法而有所创造。所作大笔水墨云山,苍润浑厚,富于变化,自成一格。平生游历众多,真山水实景常摄入画中。在张宇初的《岘泉集》中,有多首诗词是写到了方从羲和他的诗画。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谈笑鸿儒间

元 方从羲 云表奇峰图(资料图)

而张宇初天师的渊博学识和巨大成就,还与他自青少年时代便开始的广泛交友有着巨大的关系。张宇初交友甚广,据可靠资料知道的就有皇室宗亲辽王、宁王,忠孝节义之臣程通、国子监博士王绅以及儒学士周孟启、倪日新。史料记载,张宇初后来还与著名的“黑衣宰相”姚广孝(道衍)来往密切。通过结识这些重要任务和饱学之士,张宇初无疑增长了学识,提高了阅历,而且,为自己日后事业的发展开拓了广阔道路。

辽王朱植(1377—1424),朱元璋十五子,齿序第十四子,母妃韩氏。洪武十年(1377)生,洪武十一年封卫,二十五年改封辽,就藩广宁州。三十五年十一月十九日迁荆州府。因为封地接近东北边境的缘故,朱植熟习军旅,屡树军功。建文时,燕王朱棣起兵,朝廷担心距离朱棣不远兼拥重兵的朱植叛乱,而召其至南京,改封荆州。朱棣夺得帝位后,埋怨朱植在靖难之变时不支持自己,所以不喜欢他。永乐十年(1412)削其护卫,只留下军校厨役三百人供他差使。永乐十年(1424)逝世,年48岁。辽王资助了张宇初文集《岘泉集》等书付梓出版。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谈笑鸿儒间

明成祖朱棣(资料图)

宁王朱权(1378—1448)明代道教学者、戏曲理论家、剧作家。善古琴。字臞仙,号涵虚子、丹丘先生。自号南极遐龄老人、大明奇士。朱元璋第十七子。年十五,封于大宁,称宁王。朱棣迫其结伙,恃“靖难”之变有功,颇骄恣。年二十五,改封南昌。后与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友善,拜之为师,研习道典,弘扬道教义理。曾于西山缑岭(今属南昌市)创建道观与陵墓,成祖朱棣赐额“南极长生宫”。隐逸学道,托志冲举。生平好宏装风流,群书有秘本,莫不刊布之。著作有《汉唐秘史》等书数十种,自经子、九流、星历、医卜、黄老诸术皆具。并编有古琴曲集《神奇秘谱》和北曲谱及评论专者《太和正音谱》。所作杂剧今知有十二种,现存有《大罗天》、《私奔相如》两种。道书有《天皇至道太清玉册》八卷,成书于正统九年,收入《续道藏》。其生平作品和论着多表现道教神仙思想。卒谥献,又称宁献王。

程通,字彦亨,其斋名为贞白。安徽绩溪人。洪武十八年贡入太学。曾上书太祖,清除其祖戍籍,由于用语甚为哀痛感人,竟获得批准。二十三年中举,授辽府纪善,进左长史。燕王在北方起兵反对建文帝,程氏曾上书《防御北兵封事疏》数千言,论战备之策。程通以忠孝闻名。永乐初被锦衣卫都督纪纲告发,永乐帝下诏将程氏与二子押送京师,死于狱中。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谈笑鸿儒间

忠孝的程通被锦衣卫告发处死(资料图)

王绅(1360-1400),字仲缙,室名、号继志斋,元婺州路义乌县凤林乡(今浙江省义乌县尚阳乡)来山村人。明太祖朱元璋朝翰林待制,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王祎之次子,宋濂弟子,有志于学,官国子博士,预修《太祖实录》。与方孝孺为同学,互为知交,相与友善。明太祖、惠帝时期著名诗人。明惠帝建文二年(1400)病卒于国子博士任上,终年仅40岁。撰有《继志斋集》12卷,收入《四库总目》行于世。

周孟启,倪日新等,均是明代著名儒士,与张宇初有诗文往来。姚广孝,明成祖朝著名谋士,人称“黑衣宰相”,和张宇初有诗文唱和,后面我们还要详细提到他和张宇初的来往及其对于张宇初事业的帮助。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谈笑鸿儒间

“靖难”有功的黑衣宰相姚广孝(资料图)

总之,青少年时期的张宇初,受到了良好的家学师承教育,并一生自青少年时即少年老成,皓首群经,加上交接儒士名流,终于学问与声誉日隆。可以说,这位天才少年,沉浸于漫卷诗书,求教于饱学之士,虽然一生勤于钻研,但无疑在青少年时期就打下的深厚基础,为其日后的飞黄腾达、中兴道门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奠基作用。

眉清目秀而又少年老成,沉浸典籍之中,聪慧机灵的张宇初天师从小就受到了父亲张正常天师的重点栽培。张正常天师深深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位长子,可是未来天师的合法继承人,祖宗经营千年的伟大基业,龙虎山上大大小小的公私事务,都得他未来单薄的双肩去担当。所以,不能因为自己一味的溺爱而毁了他,恰恰相反,要时时或明或暗的启发和引导,甚至亲手将一些重要道术传授与他。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谈笑鸿儒间

张天师一家的千年伟业将由年轻的张宇初天师继承并发扬光大(资料图)

而《汉天师世家》等书记载了张正常天师的悉心引导和教育。张宇初曾经陪侍冲虚公张正常天师于天师府的天心水月楼,本就道法有成的张宇初,在父亲做法的时候,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只见云雾从西北方开始慢慢升起并逐渐蔓延笼罩空中,突然云雾之中,一扇金光灿灿的大门打开,无色光芒闪耀不停,护卫天神,穿着明晃晃闪着寒光的铠甲,庄严整齐的列队排列,仙乐阵阵,神隐隐出现。老天师的这一招神役鬼的道术,自然是没有逃出当时还很有效地张宇初天师的眼睛。他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是自然是十分震惊。当老天师询问其所见时,宇初将其所见一一答出,冲虚公非常满意,告诫他千万别泄露天机,从此将家传秘书毫无保留的一一予以传授,并借机试验其功效。至此,张宇初的道术日渐长进,越发神奇。

正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未完待续……

(编辑:灵瑾)

本文为腾讯道学获作者授权连载发布,文/贾来生,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自古艰难惟一死:道家对生死的独特看法

    2018-08-15 11:30:49

    道家和儒家的两种人生态度并没有孰优孰劣的问题,不如以“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积极,去追求自我的完美;以“知之莫可奈何而安之若命”的平静,去面对世俗的生活。

  • 求姻缘、求子嗣、求功名,今天一天都搞定——七月初七,道德腊日祈福大吉

    2018-08-15 10:55:19

    七夕被认为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又是七娘妈和魁星的生日,所以在七夕这一天既可以求姻缘、求子嗣还可以求功名。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梨园宫徵慰残生

    2018-08-14 16:38:12

    结合朱权一生的经历,不难看出此中融入了他自己复杂的心情和辛酸的哀叹。他在写司马相如的坎坷遭遇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借题发挥倾吐了自己心头的感伤。

  • 七夕的浪漫精神传统与道教民间习俗

    2018-08-14 12:22:58

    如今的七夕节,相对于古代略显单薄了些。可是,在“磨喝乐”泥塑小人身上,我们似乎能看到古时七夕节的热闹;在现存的道教泥塑神像上,也同样能感受到中国文化传承千年的盎然生机。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宇初:是非成败转头空

    2018-08-14 10:59:53

    所谓英雄,身后常潜伏着不为人知的诡秘阴谋和骨肉残杀。宁王虽然饱读经史,当这些降临到自己头上时还是不知所措。无可兼济天下,只好自寻解脱,他隐约觉得佛道诸多教义在自己身上得到了印证。

  • 神仙幽隐,与世异流:修仙成道不能不读的神仙传记

    2018-08-13 16:32:05

    仙传是中国古代文学的重要题材,是后来这一类作品的滥觞。后来的文学创作,从小说、散文的仙道故事到神仙道化剧,从各种仙歌到民间故事传说,仙传提供了大量可资借鉴的原型和主题。

  • 道教与我们的“文艺复兴”

    2018-08-13 15:04:35

    西方的文艺复兴并未把一切都带回到希腊罗马时代,但它带来了人文精神的勃兴。道教将如何发展我们不得而知,但若能培育起健康的人文精神,带动文明的进步,就始终有不可取代的作用和伟大的意义。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