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信仰道教的“有用”与“无用”

[摘要]真的对于道教有兴趣的人,自当寻其可爱的地方。不因人因事如何,信仰的关键在于自己。如果道教这个信仰的内容,给你快乐,你就该去爱它。

文/三晚居士

很多时候,“有用”与“无用”的二分法,让生活变得简单,让目标变得明确,于是成了趋利避害的标准,权衡利弊的指南。但面对信仰问题的时候,这个划分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信仰道教的“有用”与“无用”

并不是一切事物都黑白分明,“有用”、“无用”的二分法在信仰上就不适用(资料图)

当然可以举出很多例子说明信仰帮助某某解决了多年的苦恼——这其实类似于心理医生。或者某人加入某个以信仰为纽带的社团获得了什么利益,这其实与当代对于信仰本身的理解关系不大了。在道教信仰这一点尤其明显。

有时候必须承认,道教真的没有什么作用。尤其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和时间节点,有着史无前例发达的手段,能够从资料中看到整个道教两千年来一路走来的历程:看到不同的教派演化,不同的修为方式,不同的思想和宇宙观。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财富。我们有时候会说,道士是古代的思想家兼科学家;同时现在越来越经常地能看到各种平台上的大肆宣传,说历史上的哪些很厉害的人物其实是个道士或者道教徒。我们确实能看到这些美好的过去,和那些非常光辉的荣耀。但是反过来,他们几乎没有消除过战争与贫困,也没有改变历史上的数次积贫积弱的状态。现在经常能看到有些人问,哪里又出现了大的灾害,为什么没有道教高人出来做个法,积个德。然而这些问题其实没法回答。相反,我们能直观感受的是政治对于人文的影响,经济对于社会的作用,以及科学对于生活的改善。道教在这里面发挥了多少作用呢?这其实没必要去掩饰,也掩饰不了什么。

信仰道教的“有用”与“无用”

作为中国文化的根基,道教一次次的帮助中华民族度过精神危机(资料图)

但即便如此,道教还“活着”,顶着各种各样的帽子,“活着”。所以有时候还是会想,道教其实还是“有用”的。

这个“有用”其实一方面在于我们一直在延续的文化根底,不论将来如何,至少现在仍在延续。有延续则有希望,在思想和精神的困境中,可以寻求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是这个不一样又不是全然陌生的,而是原本的来处,于是就不会让我们感到冷冰冰的无助。如果说抛却了所有的神秘主义,道教还能留下些什么的话,这种“熟悉的不一样”,也许就是其中之一。

信仰道教的“有用”与“无用”

作为宗教,道教的社会功用在于催人向善(资料图)

另一方面的用处则是因为道教作为一个信仰体系,本身存在着“信仰”;既是信仰,就天然意味着崇高。无论是出于公心,还是出于私欲。至少在去“相信”的那一个瞬间,信众的内心,升起的应该还是对于美,对于善的希冀和追求。这是道教作为信仰还有着强大生命力的基础——唤起人们内心的善所引发的愉悦。而如果在结果上,“客观地”应验了。那么这个希冀就会延续——这也是所有信仰道教的人,乃至所有正常的人所需要的。这个需求绝对主观,也绝对客观。从这个角度来说,道教不仅有用,而且大大地有用。

但即便如此,仍然不敢说,如果没有了道教,世界会如何?变得更好还是更糟?因为这些其实我们并不知道。但有一点我觉得可以明确的就是,道教不会取代其他,该有的政治与经济,爱欲与金钱,一样都不会少。但其他的也不会取代道教——信仰从不是可以一概而论的东西,不明晰的信仰也并不是盲从。当我们翻开道门先贤留下的文字和经历的时候,无论是谆谆教诲还是不言之教,一旦有哪些东西能让你体会到什么,进而能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幸福,那便是道教的“用处”。至于你领不领情,是否认识到这点,都不重要。

信仰道教的“有用”与“无用”

道教经籍玄妙莫测,如果从中体悟出让自己人生幸福的道理,便是道教的用处(资料图)

所以,真的对于道教有兴趣的人,自当寻其可爱的地方。不因人因事如何,信仰的关键在于自己。如果道教这个信仰的内容,给你快乐,你就去爱它,不管有多少渣滓和你有同样的信仰。毕竟再坏的恶人是饮食的,你并不因此就不吃饭了,对不对?

(编辑:灵瑾)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三晚居士,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