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懋丞:朝政起伏中的自处

[摘要]张懋丞天师听到朝政如此混乱而被宦官专权,一种基于汉唐历史的血腥经验教训油然而生的忧患,在他这个饱读诗书的天师心中,蓦然升起。

文/贾来生

明代张天师的法箓,不但太祖、成祖、宣宗、英宗等明代皇帝喜欢,而且已经引起了当时中国周边国家国王大臣们的兴趣,特别是历史记载中琉球国王要求张天师授予其法箓。明正统三年(1438),琉球国王尚巴志致书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请求张天师给他授予正一法箓,张懋丞天师授予了他龙虎山的正一法箓,满足了他的请求,另外,明正统三年(1438)十一月,琉球国丞相怀机上书张懋丞,感谢其授箓之恩。明正统四年(1439),琉球国王尚把志去世,丞相怀机致书张懋丞天师除了报丧之外,还请求授给新国王正一法箓。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懋丞:朝政起伏中的自处

琉球国王尚巴志致书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请求张天师给他授予正一法箓。(资料图)

正统四年(1439)春天,命张天师分献东镇坛。2月,皇太后圣寿节时,命张懋丞专门建了祈福延寿的祝延醮于朝天宫内,礼成之后,赐金币。

正统五年(1440),为了显示皇恩浩荡,皇帝下诏锡诰封继室董氏为温静柔顺玄君。《封董氏为玄君诰》曰: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国家以道教有阴斓皇度之功,原其所始,用显其子孙,而复摧恩于室家,亦恒典也。正一嗣教崇修至道葆素演法大真人领道教事张懋丞,继室董氏,宜从夫贵,特锡之诰,封为温静柔顺玄君。尔其钦承荣命,永肃乃家。钦哉。

制诰

正统五年二月日

之宝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懋丞:朝政起伏中的自处

天师传承的信物天师印剑感兴趣的皇帝很多,以明英宗和元世祖最为突出。(资料图)

这虽然是按照惯例给予天师家室的一种荣耀诰命,但历史记载,张懋丞天师的继室董氏夫人,也是确实非常的有才能。张懋丞天师原配夫人早逝,生了一子名曰留纲,所以后来续弦了董氏夫人,两人又生一女。但董氏夫人贤惠异常,视留纲如同亲生儿子一样呵护疼爱,并为其娶妻高氏,生一子元吉。万万没想到的是,人算不如天算,留纲早逝,这董氏夫人和自己的儿媳妇高氏夫人又守孀抚孤,在张懋丞天师羽化之后,又顶住了各方面的压力,从天师道事业的大局出发,力排众议,以元吉为长孙,并孙承祖业,出任第四十六代天师。由此可见,这董氏夫人绝对算得上是女中豪杰。

同年3月,英宗命天师安祀玄帝金像,特醮于大内玄天祠。礼毕之后,英宗命张懋丞天师以祖传的“阳平治都功印”之玉印和“太上三五斩邪之剑”进览,英宗抚摩了很长时间,反复查看,啧啧感叹道:“神物灵异,果如是乎!”历史上对于大名鼎鼎的张天师家族役使鬼神,天师传承的信物天师印剑感兴趣的皇帝很多,以明英宗和元世祖最为突出。元世祖曾命第三十六代天师张宗演取其祖天师所传玉印、宝剑观之,对侍臣说:“朝代更易不知凡几,天师印剑传子若孙尚至今日,果有神明之相乎?”嗟叹久之。是啊!朝代更替,人事代谢,沧海桑田,而天师世家代代相传,生生不灭,薪火相传,累至数十代数千年之久,不能不让人感叹其神奇灵异。张懋丞天师后来赐宴而归。

正统六年(1441)正月,皇帝命张天师分献东镇坛吉祥醮于朝天宫,为国为民祈福禳宰灾。特准许给部牒五百二度羽士,厚赐而还。宣宗和英宗朝,前后两次分别给张懋丞天师各五百度牒,这在明代的历史上是给予度牒比较多的。不像太祖朱元璋和成祖朱棣时期,给的度牒少之又少,控制很严。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像沉德符等人认为,道教在明代的管理控制由严到松乃至泛滥成灾,应该早从仁、宣二朝就已经开始了。何以为证?因为据历史记载,到了仁宗、宣宗的时候,朝中受封为大真人、高士者渐渐增多。洪熙元年,封道士沈道宁为“混元纯一冲虚湛寂清静无为承宣布泽助国佑民广大至道高士”,阶正三品,仍赐道服,授刘渊然“冲虚至道玄妙无为光范演教庄靖普济长春大真人”。宣德元年,封张宇清为“正一嗣教清虚冲虚光祖演教崇虚守静洞玄大真人”。宣德三年,又封张懋丞为“正一嗣教崇修至道演法真人”,封周思德为“履和养素高士”。所以,正如沉德符所说“盖道教之崇,仁宣二朝已然。世宗朝之邵元节,陶仲文已权舆于此矣”。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懋丞:朝政起伏中的自处

一种基于汉唐历史的血腥经验教训油然而生的忧患,在他这个饱读诗书的天师心中,蓦然升起。(资料图)

正统七年(1442)冬天,张天师入贺,锡宴文华殿。正统八年(1443)春天,英宗命张懋丞天师分献星辰坛醮于朝天宫,进行祭祀,因为当时发生了一件朝野震惊的大事。当年,数声炸雷击坏了宫中奉天殿一角,英宗因遭此天灾,特下求言诏,要求群臣极言得失。在所上诏书中,翰林侍讲刘球看到英宗不理朝政,王振擅权不法,引起朝政紊乱,上疏提出“皇帝应亲自处理政务,不可使权力下移”等建议。当时大宦官王振已经羽翼丰满,权倾朝野。因为正统七年太皇太后张氏病逝,失去了对王振最有控制能力的人。而三杨中杨荣在正统五年病死,杨士奇因为儿子杀人引咎辞职,而杨溥也老了,又无心计,加上杨荣引入内阁的大学士马愉、曹鼐资历太浅,威望不够,王振擅权的一切条件终于都成熟了。而英宗本人是一个常常发昏的皇帝,他并不是贪求淫乐不理朝政,而是过于相信王振,凡是王振说的,他马上就相信,而且认为是最好听、最正确的。而在他晚年,他重用大学士李贤,朝政也是井井有条。因而他是一个时昏时明的皇帝。在这种情况下,王振决心杀一儆百,树立淫威。他看到刘球的建议有侵己之处,立即下令逮捕刘球入狱。这时,正值编修官董磷因自己要求任太常卿一事而被王振关进狱中之时,王振便想通过董鳞之事置刘球于死地。立即指使其党徒马顺用毒刑拷打、逼迫董磷承认他自己所请太常卿之事是受刘球所指使。刘球被逼不过,只好屈服。王振便以此下令处死刘球,并把刘球的尸体肢解。朝野大臣听说此事,皆不敢上疏言事了。还有驸马都尉石碌,一天在家里责骂佣人太监员宝。王振又有了兔死狐悲的感觉,把石碌投入锦衣卫大牢。

在奉天殿遭到雷击之后,有人就提到了请当时大名鼎鼎的张懋丞天师到朝天宫斋醮以祭祀神灵,求得神灵的宽恕,这才有了张懋丞天师的斋醮祷告活动。张懋丞天师听到朝政如此混乱而被宦官专权,一种基于汉唐历史的血腥经验教训油然而生的忧患,在他这个饱读诗书的天师心中,蓦然升起。不过,纵观其一生,这两年张天师相对来说,为国斋醮的活动略少一些。

未完待续……

(编辑:如风)

本文为腾讯道学获作者授权连载发布,文/贾来生,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