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元吉:规劝英宗 一语成谶

[摘要]本来张元吉天师乃方外之人,不必提到具体朝政。但是出于对英宗厚爱宠信的感激他借机以“慎起居,戒边防”规劝英宗。不知是天师未卜先知还是一语成谶,果然英宗遭遇了灭顶之灾,差点万劫不复。

文/贾来生

那么,面对如此庞大的工程,襄助邵氏共同校勘者,还有谁呢?陈国符先生列举了喻道纯和汤希文。《金陵玄观志》卷一周洪谟《潽济喻真人志略》:“真人姓喻氏,讳道纯,长沙清刘人。闻通妙邵真人在京师领道教事,天下学道者皆云集,遂诣谒。邵见而奇之,授以清微诸阶符法……正统甲子,邵奉诏督校大藏经典,真人乃预校雠。”江永年《茅山志后编·道秩考》:“汤希文,永乐间由副灵官,宣德、正统间历授道录,至灵官,钦取修《道藏经》,升左演法。”另外,还有邵以正的弟子守法真人。《续文献通考·仙释考·道家姓氏下》明确讲道,“守法真人字浩然,嘉定人……生有骨相,始学易,为儒生,常因病。适一黄冠至,识之,遂劝之入道,且曰:‘从我言,疾即愈,后当大振玄门。’从之,疾果平。已而从应元孙真人学,又学于通妙邵真人,尽得其术。寻以龙虎张真人荐,住持东岳庙。未几,奉诏偕天下高道校道藏经”。这三位得力助手三人皆与点校之工作。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元吉:规劝英宗 一语成谶

陈国符先生(资料图)

可是,如何区分现在的《正统道藏》中哪些是成祖时所编,哪些是邵以正领人在正统年间所编呢?这是一个需要认真论证的工作。分析历史资料,《道藏经序》明确指出永乐十七至二十年所纂修的道经共“五千一百三十四卷,计四百六十四函”,而许彬碑文载《正统道藏》为“五千三百五卷,通四百八十函”,可见正统十二年大量颁赐道观时的《道藏》较永乐纂成时多一百七十一卷,十六函。许彬说“于是重加订正,增所未备”,则这一百七十一卷十六函便是“增所未备”的具体经卷数,应是邵以正奉诏修《道藏经》和点校道藏经于禁中的具体工程。

很多学者都指出《正统道藏》在编排上的舛乱,尽管这是事实,但其总的原则是按循三洞四辅亦即洞真、洞玄、洞神、太玄、太平、太清、正乙七部之顺序,每部之下复以十二类亦即本文、神符、玉诀、灵图、谱箓、戒律、威仪、方法、众术、传记、赞颂、表奏之顺序类次的。

对照时间发现,《正统道藏》首函所刊神像后御制题辞的落款是“正统十年十一月十一日”,现知经版正统初已经刊毕,题识为何要到十年方始雕刻?英宗的御制题识曰:

天地定位,阴阳协和,星辰顺度,日月昭明。寒暑应候,雨旸以时,山岳靖谧,河海澄清。草木蕃芜,鱼鳌咸若。家和户宁,衣食充足,礼让兴行,教化修明。风俗敦厚,刑罚不用,华夏归仁,四夷宾服。邦国巩固,宗社尊安,景运隆长,本支万世。正统十年十一月十一日。

经对照王世贞的文集和《英宗世录》发现,原来“正统”年号,是缘于“适当建子天统之月”而取,是英宗的生日。十年(1445)十一月十一日,正是英宗登基后改元第十年、虚龄二十岁圣诞节,这无疑是一个吉祥而普天同庆的喜日,所以选择次日落款作为“正统道藏”的标志,是一个巨大的纪念。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元吉:规劝英宗 一语成谶

英宗极其看重《正统道藏》的编校工作(资料图)

所以,经过这样的考证,就对于英宗极其看重的巨大政绩工程《正统道藏》的编校工作的时间、主持和参与人物、内容有了明确的了解。综合来看,邵以正功莫大矣,在正统九年十月二日奉诏后所做工作主要是校核、补刻前此所刻的5134卷道经中经版错讹,将短卷道经视字数、版片多寡予以合并,使每一函厚度大致相等;搜辑、整理并增刻永乐时遗漏或事后陆续搜辑到的119种173卷道经,以及函首的神像和御制题辞等。因为寻访、搜辑需要一定时间,所以刊刻很可能以每函神像上御题吉日为始,而至正统十二年二月雕毕。由于邵以正的工作是在永乐所辑《道藏》已经刻成且已有数部颁赐道观之后,为与已颁《道藏》顺序保持一致,客观上也突出正统十年新刻的业绩,他没有将刻成的5134卷《道藏》加上自己辑校、整理所刊道经按三洞四辅重新编排,而是置于《岘泉集》之后。

英宗把这件事看的很重,所以既然刊刻《道藏》需要黄道吉日,那么,颁赐仪式也必须隆重举行,所以在正统十二年八月十日,英宗又专门下一道护道藏敕:

天地保民□□恭成皇曾祖考□□刊印道藏经典,颁赐天下,用广流传。兹以一藏安奉白云观永充供应。听所在道官、道士看诵赞扬,上为国家祝厘,下与生民祈福。务须祗奉守护,不许纵容闲杂之人私借观玩,轻慢亵渎,致有损坏遗失。违者必究治之。谕。

正统十二年八月初十日。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元吉:规劝英宗 一语成谶

这个护《正统道藏》敕文,将《正统道藏》安于白云观(资料图)

这个护《正统道藏》敕文,将《正统道藏》安于白云观,并要求严加看护。落款时间是“正统十二年八月初十日”,同日,还对张天师下发了《颁赐藏经旨》,将一套新印的《正统道藏》安于龙虎山上清宫。同样要求张天师要严加看护,不得亵慢。平心而论,这绝对是英宗朝的一件非常荣耀的政绩工程,特别是和他后面的昏庸比较起来,更有此感。

正统十三年(1448),英宗在大善殿召张元吉天师应对,应对很是称旨,有萃宝冠金文服之赐。正统十四年(1449)正朔,英宗命张元吉天师分献星辰坛。三月,天师辞归,谕留再三。夏天六月之时,雷击谨身殿,瓦击鸱吻,雨好久不止。谨身殿自从建立以来,一直是内阁重要的处理公务之所。群臣议论纷纷,以为不祥之兆,也很英宗惶恐,后来特召张元吉天师询问对策,张元吉天师处于对英宗的感恩,遂借机极其巧妙的以“慎起居,戒边防”规劝。史载张元吉天师为此在朝天宫大建祈晴醮,召雷神辟邪气,只见一只蓝距赤翅的巨鹰,裹挟大风而鸣于蓬莱门,然后攫檄排云而上,顿时天晴气朗,观者惊骇色变,目瞪口呆,英宗听闻,喜愕交集,急忙下令大赏。

本来张元吉天师乃方外之人,不必提到具体朝政。但是出于对英宗厚爱宠信的感激,他借机以“慎起居,戒边防”规劝英宗。因为当时的时局和边防在大宦官王振的操纵下,都极其危险。不知是天师未卜先知,还是一语成谶,果然英宗遭遇了灭顶之灾,差点万劫不复。

未完待续……

(编辑:如风)

本文为腾讯道学获作者授权连载发布,文/贾来生,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