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彦頨:仲文献药揽三孤 宫女行刺坐凌迟

[摘要]真正让陶仲文得宠的,是陶仲文为嘉靖提供的春药。据说各种房中术、春药最发达的时期,恰好是嘉靖皇帝所在的明朝。

文/贾来生

可是,邵元节怎么也没有料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尚有强中手。他所贡献的房中术,还没有挠到嘉靖皇帝的真正痒处。例如他交给嘉靖皇帝的房中术无非是诸如“交接之道,固有行状,男以致气,女以除病,心意娱乐,气力益壮。

不知道者,则侵以衰。欲知其道,在安心、和志。精神统归,不寒不暑,不饱不饥,定身正意,性必舒迟,深内徐动,出入欲希。以是为节,慎无敢违,女即欢喜,男则不衰。”的思想。

嘉靖皇帝根本不是个读书的种子,一看到这些古奥的文字,便打脑门里往外疼!正在嘉靖帝苦恼时,一个人向嘉靖宣称有更加简单易行的好法子——春药。这个道士是邵元节的朋友,名叫陶仲文。

陶仲文(1475—1560),原名典真。湖北黄冈人,曾受符水于湖北罗田万玉山,与邵元节是朋友。少时为县掾,喜好神仙方术。嘉靖中由黄梅县吏为辽东库大使,秩满至京师,寓邵元节邸舍。

由邵元节推荐入朝,得到世宗信任。邵元节这一推荐不要紧,仅仅在两年之后,陶仲文便“特授少保、礼部尚书。久之,加少傅,仍兼少保。”少保、少傅、少保这三种尊贵的职位,统称为“三孤”。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彦頨:骄奢淫逸仲文献药揽三孤 民不聊生宫女行刺坐凌迟

明朝皇帝寝殿——乾清宫(资料图)

大家熟悉的挽狂澜于既倒,救万民于水火的名臣于谦,在瓦剌兵退后,也只是授了个“少保”而已。明代近三百年,揽“三孤”之名于一身的,“惟仲文而已。”

除此之外,陶仲文还官至特进光禄大夫、柱国、礼部尚书、恭诚伯录荫至兼支大学士俸。封号累进至“神霄紫府闸范保国弘烈宣教振法通真忠孝秉一真人”。

“见则与上同坐绣墩,君臣相迎送,必于门庭握手方别。”这种待遇,古今无双,“朝野骇异”。据说,陶仲文是会仙术的,但好像并不是很出色,比前辈高人差老远了。

其仙术计有:施法符水,“绝宫中妖”;庄敬太子患了水痘,请陶仲文来禳解,后来果然就好了。成功地预告了一场火灾,但没有成功地阻止它的发生。

真正让陶仲文得宠的,是陶仲文为嘉靖提供的春药。据说各种房中术、春药最发达的时期,恰好是嘉靖皇帝所在的明朝。邵元节先生是最得力的房中术推动者,而陶仲文更是郑重地向嘉靖皇帝推出了陶记的独门妙药:红铅丸!

据史书记载,中国最早的春药,应该是汉朝的“慎恤胶”,使用者是汉成帝和著名的美女赵飞燕。此后,著名的春药还有魏、晋的“五石散”和“回龙汤”。饮“回龙汤”,简单地说,就是喝童子尿。

魏晋之后,著名的春药有唐朝的“助情花”,据说,唐玄宗和杨贵妃靠的就是它。宋朝的有“颤声娇”以及“腽朒脐”。明朝以前,除“红铅丸”外,著名的春药还有“秋石散”,明朝的李时珍先生对陶仲文的“红铅丸”持轻蔑的态度。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彦頨:骄奢淫逸仲文献药揽三孤 民不聊生宫女行刺坐凌迟

嘉靖皇帝的噩梦——壬寅宫变(资料图)

他说:“愚人信之,吞咽秽滓,以为秘方,往往发出丹疹,殊可叹恶!”陶仲文“红铅丸”的原料好像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制作的过程相当的恶劣。它是用处女的月信为主要原料。

明人张时彻在《摄生众妙方》中说,“用无病室女,月潮首行者为最;次二、次三者为中,次四、五为下,然亦可用。”这是民间的标准。

嘉靖二十一年(1542)十二月二十一日深夜,明朝皇宫中发生了震惊史册的“壬寅宫变”!中国历史上,死在太监手中的皇帝,从秦朝末年的胡亥开始,算下来据说数目很是不少。

但宫女下手杀皇帝,千古以来,唯独“壬寅宫变”一次。那天深夜,趁着嘉靖帝夜宿端妃曹氏宫中,杨金英等十六个宫女,在世宗熟睡之机,以黄绫系其颈,合谋勒死之。

但她们一大群人却把绳子打成死结,让嘉靖皇帝逃过了这一大劫。杨金英等参与其事的宫女,以及倒霉的端妃等人,统统凌迟处死。昏庸而失去人性的嘉靖帝,丝毫不想是什么导致天真柔弱的宫女们起了杀人之心。

而是以“宫中不安全”为由搬出大内,在西苑永寿宫安营扎寨,修斋建醮,做起了道士。直到嘉靖四十五年(1567)十二月的一天,他服食丹药而死,成功地实现了自己最向往的一种死法。这一年,明世宗嘉靖皇帝六十岁。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彦頨:骄奢淫逸仲文献药揽三孤 民不聊生宫女行刺坐凌迟

移居永寿宫(资料图)

我们不得不说,嘉靖皇帝的身体底子真是非常的扎实!经过荒淫无度生活的折腾,无数稀奇古怪化学药品的侵蚀,居然还熬到过了一个甲子。

当时天下道德沦丧,几代天子都命丧于春药或者“仙丹”,著名的大臣们,包括张居正、戚继光等,也统统身陷其中,连号称千古贤相的张居正都是由于春药早早丢了性命,他尚且如此,更遑论其他世俗之人?

包括张居正在内的大量皇帝高官先后丧命于所谓道术的房中术,何以为证呢?沉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一《秘方见幸》曰:

陶仲文以仓官召见,献房中秘方,得幸世宗,官至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少傅少保、礼部尚书、恭诚伯、禄荫至兼支大学士俸,子为尚宝司丞,赏赐至银十万两,锦绣蟒龙斗牛鹤麟飞鱼孔雀罗缎数百袭。

狮蛮玉带五六围,玉印文图记凡四,封号至神霄紫府阐范保国弘烈宣教振法通真忠孝秉一真人。见则与上同坐绣墩,君臣相迎送,必于门庭握手方别。至八十一岁而殁,赐四字谥,其荷宠于人主,古今无两。

时大司马谭二华(纶)受其术于仲文,时尚为庶僚,行之而验,又以授张江陵相,驯致通显以至今官。谭行之二十年,一夕御妓女而败,自揣不起,遗嘱江陵慎之。张临吊痛哭,为荣饰其身后者大备,时谭年甫逾六十也。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张彦頨:骄奢淫逸仲文献药揽三孤 民不聊生宫女行刺坐凌迟

张居正(资料图)

张用谭术不已,后日以枯瘠,亦不及下寿而殁。盖陶之术,前后授受三十年间,一时圣君哲相,俱堕其彀中,叨忝富贵如此。汉之慎恤胶,唐之助情花,方之蔑如矣。

文中的“张江陵”,即明代宰相之首张居正,“不及下寿而殁”,显然是因为服药过度。同卷《进药》又明言:

嘉靖间,诸佞幸进方最多,其秘者不可知,相传至今者,若邵、陶则用红铅取童女初行月事炼之如辰砂以进;若顾、盛则用秋石取童男小遗去头尾炼之如解盐以进。

此二法盛行,士人亦多用之。然在世宗中年始饵此及他热剂,以发阳气,名曰长生,不过供秘戏耳。至穆宗以壮龄御宇,亦为内官所蛊,循用此等药物,致损圣体,阳物昼不仆,遂不能视朝。

今上保摄圣躬最为毖慎,左右亦无敢以左道进者,冈陵之算可决也。

沉德符所说的“今上”是万历皇帝,其实他对毒品的依赖,不下于其乃祖若父。他避居西内二十余年不见廷臣,使国家政治,处于半瘫痪状态。

未完待续······

(编辑:见石)

本文为腾讯道学获作者授权连载发布,文/贾来生,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