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摘要]古琴之所以能给人以精神上的愉悦,在于其本于道。古琴最符合“大音希声”的审美。

文/止水

古人谈“四艺”,琴棋书画,琴为首。“琴棋书画”在文献中最早出现于张彦远的《法书要录》:“辩才俗姓袁氏,梁司空昂之玄孙。辩才博学工文,琴棋书画,皆得其妙。”

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曾举办过“太古遗音——龙美术馆藏唐宋古琴与文人清趣特展”。本文通过考察此次展览的部分展品来看唐宋时期古琴与道教音乐的发展,品味“太古遗音”中的曲境深长。

丝桐合为琴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龙升雨降琴 上海龙美术馆藏(资料图)

此次展出的古琴,主要以唐宋两代为主。流传至今的古琴,最早为唐代。展出的三张古琴,其中“太古遗音琴”为晚唐北宋琴,“龙升雨降琴”与“朱晦翁藏仲尼式琴”是宋琴。虽然三张琴都是仲尼式,但“龙升雨降”颇有道家的况味。

前两张琴,曾为近代琴家吴景略所藏。关于渔夫与樵夫的对话,《杏庄太音续谱》中写到:“古今兴废有若反掌,青山绿水则固无恙。千载得失是非,尽付渔樵一话而已。”

渔夫、樵夫,在文学、绘画、琴乐等艺术作品中,常常寄托着古人的隐逸思想。《琴学初津》中写道:“《渔樵问答》曲意深长,神情洒脱,而山之巍巍,水之洋洋,斧伐之丁丁,橹歌之矣乃,隐隐现于指下。迨至问答之段,令人有山林之想。”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朱晦翁藏仲尼式琴(资料图)

唐代的古琴因受胡乐的影响而逐渐落寞,白居易的《废琴》讲道:“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古声淡无味,不称今人情。玉徽光彩灭,朱弦尘土生。废弃来已久,遗音尚怜汾。”唐代是民族大融合的时期,所谓的胡乐包括西域传播过来的音乐。

“古声无味,不称人情”这样的千年感慨,放在今日,在大部分的年轻人之中也是存在的。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乐本于琴(资料图)

宋代,是中国历史上独具魅力的时代,古琴得到了较大的发展。《琴笺》记载道:“万物本于天地,天地本于太极,太极之外以至于万物;圣人本于道,道本于自然,自然之外以至于无为;乐本于琴,琴本于中徽,中徽之外以至于无声。”

古琴之所以能给人以精神上的愉悦,在于其本于道。古琴最符合“大音希声”的审美。

但识其中趣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司马承祯抚琴(资料图)

唐代也是道乐发展的繁荣时期,很多道教人士都擅古琴。司马承祯擅谱道乐,且古琴弹奏水平也相当高。他与李会元所作的《玄真道曲》和《大罗天曲》,以及时任工部侍郎贺知章所作的《紫清道曲》和《上圣道曲》等都是道教音乐史上的佳作。

司马承祯为其《坐忘论》谱有《坐忘引》,更有琴曲《蓬莱操》、《白云引》等。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听琴图(资料图)

宋代时期,古琴成为文人雅士的爱好。道君皇帝宋徽宗赵佶在其宣和内府设“万琴堂”,广罗天下古琴。此外,崇道的范仲淹也写道:“得琴之道,志于斯,乐于斯,垂五十年。清静平和,性与琴会”。

天人合一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真子飞霜镜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资料图)

笔者在《大唐风华:到国家博物馆看唐朝时期的道教发展》一文中曾跟大家介绍过一种铜镜——真子飞霜镜,其内容是唐镜最为普遍的题材。镜上描绘有闲云、野鹤、竹林,和一人抚琴。

“真子”当指“玄真子”,是古代传说中的神仙,“飞霜”取自“梦入仙楼戛残曲,飞霜棱棱上秋玉”。镜子刻画了一个世外仙境的场景,表达了人们对仙境的向往,和对“天人合一”的思想境界的追求。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天人合一(资料图)

天人合一的思想还表现在古琴的琴制上:“琴制长三尺六寸五分,象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年岁之三百六十五日也。”一把琴上,天、地、人,山河湖海、日月星辰都涵盖其中。明代《琴论》中有:“琴之颅曰龙额,长二寸四分,象二十四气。

中间所含,取象于凤舌;两旁所垂,取象于雁掌,又曰护轸。岳广三分,以象三才......长三尺六寸六分,象日三百六十有六。七弦以象七星。上下之音相合,七十有二,象七十二候......上为天统,下为地统,中为人统。”

古琴与道教的关系十分紧密,尤其是古琴的养生之效。嵇康在《养生论》中曾提及古琴的“无为自得,体妙心玄”的作用。

琴学深奥,不能穷举,大家可以先听,再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接触、学习。通过聆听,感受琴声中的起承转合,调节自己的情志,再通过学习,达到动静结合的境界。

(编辑:见石)

太古遗音,曲境深长:唐宋古琴与道教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止水。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