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氏碑文贡献不仅在书法 道教历史可觅其踪

道学苑中国道教网王宗昱2016-03-31 11:05
0

[导读]颜真卿作为一位书法家,他的文集中保留了许多宗教史料,值得后人重视。这些碑记有些是非常重要的,如魏夫人和张志和碑记,有些则反映了唐代某些地区的道教信仰。

文/王宗昱

颜真卿碑记是重要史料

颜真卿作为一位书法家,他的文集中保留了许多宗教史料,值得后人重视。

陈垣先生的《道家金石略》收录了颜真卿四篇碑记,其中《桥仙观碑》即《颜鲁公集》的《华盖山王郭二真坛碑铭》。但是,陈垣先生和《道家金石略》补编者并没有检阅《颜鲁公集》,所以仍然有几篇道教碑记没有能收入。这些碑记是:《东方先生画赞碑阴记》、《华岳庙题名》、《晋紫虚元君领上真司命南岳夫人魏夫人仙坛碑铭》、《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

颜氏碑文贡献不仅在书法 道教历史可觅其踪

书法家 颜真卿(资料图:图源网络)

这些碑记有些是非常重要的,如魏夫人和张志和碑记,有些则反映了唐代某些地区的道教信仰。

《东方先生画赞碑阴记》记录了东方朔故里对他的崇拜活动。由碑记可知《东方先生画赞》是晋朝夏侯湛所作,记录晋朝即于东方朔故乡河北乐陵有庙祠祀他,庙中有塑像。夏侯湛的文字于开元八年被刻为石碑,至天宝十三年字迹已经模糊。颜真卿重写后命人勒石,碑记即记录了这件事的原委。这篇碑记反映了东方朔在故乡受人崇拜的历史。

《华岳庙题名》很短,是颜真卿在唐肃宗干元元年(758)路过华山拜谒华山神金天王庙的题名碑。正史记载唐玄宗开元三年封华山神为金天王。金天王庙立于何时未曾考察,但是欧阳修曾收集华山题名有五百余人。与颜真卿同行者有监察史、华阴县令,可知在唐皇室崇奉道教的背景下,朝官的拜谒可谓多矣。

颜真卿碑记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上面这两篇碑记就目前的情势而言并没有很重要的价值。它们要在我们积累了大量相关的史料以后才能发生重大的作用。它们本身却还只是零散的记录而已。后面两篇则有着重要的意义。《晋紫虚元君领上真司命南岳夫人魏夫人仙坛碑铭》所记录的史实并不单一,有晋朝魏华存的传说,也有唐代的首都史迹。

李刚先生在写作《中国道教史》第二卷第五章时曾经用到它。

卿希泰先生主编的《中国道教史》第一卷在考察魏华存的生平时用了三件材料:《太平广记》第五十八卷"魏夫人条"、《太平御览》第六七八卷摘引的《南岳魏夫人内传》以及明代编辑的《顾氏文房小说》,没有使用颜真卿的碑记。

《太平广记》第五十八卷的文末称"《集仙录》及本传"。《集仙录》当是杜光庭收集的女仙史传《墉城集仙录》。今存《正统道藏》本中没有这个内容,当是亡佚。将《顾氏文房小说》和《太平广记》对比,两文基本相同,文字出入甚少。可知《顾氏文房小说》抄录了《太平广记》。目前我见到的魏夫人传记的引文并不多。最长的一段当数《太平御览》所引。然而以之与颜真卿的碑记相比,无论文字还是内容都相去甚远。

颜氏碑文贡献不仅在书法 道教历史可觅其踪

颜真卿勤礼碑真迹图(资料图:图源网络)

唐代道教类书如《三洞珠囊》和《上清道类事项》也有小段引文。

《道家金石略》收录了唐代路敬淳写于武则天垂拱四年(688)的《木涧魏夫人祠碑铭》,其中引用了魏华存传记的少许文字。相比之下,颜真卿的碑记反映的内容最多,也是年代较早的。

《太平广记》特别提到了这篇碑记,可见它受到了当时人的重视。

《太平御览》的文字内容不及颜真卿碑记丰富,相同内容的次序也有不同。既称引自《南岳魏夫人内传》,当是持之有据,或为不同版本。《太平广记》的某些文字与颜真卿碑铭不同,却与《太平御览》引文相同。

这种现象可能有两种原因,一是由于它依据了传记原本,而颜真卿可能是据本传改写文字,二是也有可能颜真卿和《太平广记》依据的版本有不同,这些文字的出入说明《南岳魏夫人内传》在唐代流传渐广,且在流传中有版本差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taoismyao]

热门搜索: